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文化综合

当代作家笔下的“文革”日常生活

收录:2011-12-15  作者:樊星  来源:《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2006年第3期  点击:267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樊星樊星评论集  

又岂止王安忆、阿城和马原这些知青作家!王蒙不是也在长篇小说《狂欢的季节》中这么表达了自己对“逍遥派”的认识吗?

在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中出现了那么多“逍遥派”,这不是东方哲学东方政治的奇迹吗?……那么多的人在其忧如焚的同时其乐逍遥,不上班,不斗争,不学习,不汇报,饱食终日,无所用心……

……

“文革”中后期……家家耽于烹调的高峰期……万般皆伪劣,唯有吃饭真!

真诚的与忘我的革命家。……他们并不总是成功的……比如毛主席,如果他多一点庸常的心态,多一点对于平凡的世界的俯就而少一点天马行空的大手笔,对于他本人,对于中国人,该是多大的福气!

这样的思考的确发人深省。王蒙有过“少共”的经历,1957年却被打成了“右派”。在劳动改造的漫长时光中,他开始重新打量世俗人生。在他回首“右派”生活的作品《失态的季节》中,主人公钱文在磨难中发现理想的幼稚,“也许世界上原没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我们只是太善良罢了”;“改造”的荒唐,“改造的主要任务是认罪,认罪的主要目的是改造;改造的主要标准是认罪,认罪的主要标志是改造……”然后回归世俗人生,终于发现“最重要的是(妻子)东菊……他活着的依托是东菊”的人生感悟。我们也不难从作家回忆伊犁流放生活的系列小说《在伊犁》中窥见作家对于农民的重新思考:“什么是农村?什么是农民?什么是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人们的生活,辛劳质朴的欢乐与单纯的梦?反正不论‘史无前例’也好,‘横扫一切’也好,‘一天等于二十年’也好,‘办成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也好,老爹和大娘总是一样地辛劳终日,克己守法,苦中求乐”,“我常从回忆他们当中得到启示、力量和安抚,尤其是当我听到各种振聋发聩的救世高论,听到各种伟大的学问和符号,听到各种有关劳动人民的宏议,或者这些年也相当流行的对于劳动人民的嘲笑侮辱或者干脆不屑一顾的时候”(《虚掩的土屋小院》)。《在伊犁》中有一篇《逍遥游》,也写出了大家在“文革”中唱“语录歌”、跳“忠字舞”,从中取乐的往事。王蒙曾经自道:“我是一个入世的人……出世的要求又相当强”,“我的作品有许多真实生命的体验”[4](p597,610)。从一个革命浪漫主义的“少共”到一个理解农民的出世智者,王蒙走过的道路,他所经历过的精神巨变,无疑是相当有启示意义的。当伟大的“革命”越过了理智与人道的界限滑向极左的深渊时,平平淡淡的世俗人生就赋有了拨乱反正的积极意义。平民百姓的世俗生活,是“文革”的疯狂终于随风而逝、新时期中国终于重返人间正道的重要社会基础。那些在“文革”的疯狂中“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的“逍遥派”,因此竟然阴差阳错地成为乱世人文精神的守护人。

在“逍遥”与应付之间

“文革”中有一句非常流行的“革命箴言”:阶级斗争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

如此说来,那些无意“革命”,却由于种种原因而不能不卷入“革命”洪流的人们,他们的命运是否注定难逃沉沦的劫数?

不一定。中国人在长期的复杂政治斗争中,早就总结出了一整套应付的世俗哲学:“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楚辞·渔父》);“天下有道,则与物皆昌;天下无道,则修德就闲”(《庄子·天地》);“内直而外曲”(《庄子·人间世》);“内藏精明,外示浑厚”(《增广贤文》)。中国人不吃眼前亏,讲究“以柔克刚”。

当代作家笔下的“文革”日常生活 共有9页,您还有5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4/9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