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文化综合

当代作家笔下的“文革”日常生活

收录:2011-12-15  作者:樊星  来源:《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2006年第3期  点击:267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樊星樊星评论集  

不要小看这些从俗入流的心,这心才是平常心,日日夜夜其实是由它们撑持着。这城市的繁华景色也是由它们撑持着。

《长恨歌》的王琦瑶一生追求生活情趣。即使是在革命年代里,门外的世界天翻地覆,可王琦瑶就能营造出一个温情脉脉的私人生活空间。她有意疏离政治,苟全性命于乱世。可她不曾想到,她所坚持的其实是上海市民的精神,现代生活的精神。当那场天翻地覆的革命随风而逝时,上海市民的精神又成为人间正道。这样的命运发人深省:个性是可以超越时代洪流的;市民的精神也许才是人间正道。在这部为上海市民的精神树碑立传的作品中,有对上海民魂的礼赞,还有对革命的反思。而当我们注意到作品中这双重主题时,也是可以产生出对于个人与时代、小人物与大时势、日常生活与政治运动的一系列深长的思考的。有时候,时代的力量十分强大,但个人却不是注定要被时势压垮的;小人物的活法似乎微不足道,但其中却往往蕴涵了人间正道。就在《长恨歌》问世的同年,王安忆还发表了《寻找苏青》一文。在那篇文章中,她写道:

苏青是有一颗上海心的,这颗心是很经得住沉浮,很应付得来世事。……

张爱玲是绝望的,苏青却不肯……

理想和沉沦都是谈不上的。

说是自私也可以,总之是重视个人的经验超过理性的思索。……

这城市能撑持到现在,……都是靠苏青的精神挺过来的。

不难看出王安忆对“改造国民性”的思想主题的疏离,对于“重新认识市民精神”的思考。

由此可见,对朴素世俗生活的重新审视,使王安忆、阿城这样的作家对政治运动的反思显得相当独到。他们与那些主张“改造国民性”的作家不一样。在他们看来,消除政治狂热最简单的做法,就是返朴归真,回归世俗人生。

还有他们的同龄人马原。他当过知青,写过多篇回忆知青生活的小说,1982年发表的短篇小说《海边也是一个世界》写那个压抑的杀狗故事,1987年发表的短篇小说《错误》、长篇小说《上下都很平坦》写那些打架、性乱、冤死的故事,都写出了人生的难以理喻和知青生活的压抑和空虚。他还写过《零公里处》(1985)和《旧死》(1988)那样的少年回忆:前者通过十三岁少年大元在“大串联”中纷乱的琐事记忆揭示了“生活会教会你”的成长哲理——在奇怪的生活现象和“直接的生活经验”面前,“真理和自身都在溶化”。马原真切地写出了生活无情、生活琐事足以引发对于“真理”怀疑的生命体验。《旧死》则讲述了在“文革”那个“乱七八糟的年代”里少年的性蒙昧、性压抑以及悲剧性的结局,揭示了“许许多多琐碎的往事”如何促成了悲剧的无可挽回。从马原的自述来看,他对于“文革”和“绝对真理”的怀疑不像张志新、遇罗克那样是出于对政治问题的敏感,不像郑义那样是因为林彪事件的刺激而猛醒[2],而是来自自己的生活体验。马原的父亲,一个“百分之百的中国革命者……他在家里低声讲的话完全可以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送”,可是,他“一辈子要求入党没入上”,就因为他出身有问题。这件似乎不合情理的事也许是马原走上怀疑之路、非理性之路的重要心理动因。因此,他干脆选择了另一种活法:“我比较迷信。信骨血,信宿命,信神信鬼信上帝”,还“信俗谚,信又老又旧的中国式格言……”[3]马原的精神历程可以证明:日常生活也通向怀疑,通向非理性主义,通向现代派思潮。

当代作家笔下的“文革”日常生活 共有9页,您还有6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3/9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