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鲁迅研究

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收录:2011-12-14  作者:房向东  来源:《书摘》2009-04-23  点击:185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鲁迅研究专题、或者房向东评论集  

我想,若是用日常生活的语言来表述,鲁迅是被鬼缠上了。鲁迅的每一句话都要放到显微镜下,被放大无数倍,从中挑剔出可以攻击的内容。攻击鲁迅成了苏雪林以及苏雪林们一生生活的内容。

鲁迅去世以后,对非议、诬蔑鲁迅的,我们不能不首先从政治上看问题。鲁迅去世时,当时的国民党政府虽然也有一些要人加入了追悼的行列,比如,孔祥熙就送过挽联,然而从总体上看,当局对悼念鲁迅的活动一是持沉默的态度,二是持反对的态度。当时的国民党宣传部曾发过一个通知,肯定鲁迅的小说创作,攻击鲁迅参加的革命活动,对鲁迅杂文持否定态度。

与国民政府的沉默相反,中共中央立即发出唁电,给了鲁迅极高的评价。不久,毛泽东又发表《论鲁迅》等文章,称鲁迅为现代中国的“第一等圣人”。

从这样的背景出发,我要说,鲁迅去世以后,在很多的时候和很多的情况下,鲁迅不是国家的鲁迅,不是民族的鲁迅,而只是政治集团的鲁迅,是某一政治集团的朋友,是另一政治集团的敌人。“鲁迅”二字成了政治符号。

说起侧重以政治的眼光来看鲁迅这一点,我以为,当首推苏雪林。我以为,苏雪林是喜爱鲁迅的作品的,早年也对鲁迅怀有敬意。她曾在鲁迅面前谦称为“学生”,这应是诚心诚意的。

鲁迅去世不久,她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拐弯。这是为什么呢?我觉得,苏雪林在关系到“党国”利益的时候,就只能牺牲她心目中的鲁迅了。虽然卑劣,但她对“国民政府”的忠诚却是始终如一的。苏雪林的骂鲁迅,出于政治的考虑是最主要的。

另一种情况,也是与政治有关但却与鲁迅基本上无关的。建国后,凡是被鲁迅“骂”过的人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有了不幸的命运。于是,他们骂鲁迅,是因为他们要洗刷不白之冤。然而,这是鲁迅的不幸呢还是时代的不幸呢?我以为,鲁迅不能为他死后的事情负责任,鲁迅也不是当权者,他说的话也不是组织、人事部门下的结论。被鲁迅批评了几句,便有了不幸的命运,这只能是时代的不幸。

这一类情况比较典型的是夏衍。今天,我们站在善意的立场理解他们,我觉得,与其说他们对鲁迅不满,不如说是对极左分子的不满。应该说,他们主要攻击的,似乎还不是鲁迅,而是神化、利用鲁迅的人们。换言之,他们针对的是当代中国的鲁迅,而不是鲁迅本身。尽管这样,可是,谁又能否认得了,夏衍以及夏衍们客观上伤害了鲁迅呢?!

第二种情况是价值观念的不同,也可以说是世界观的不同。这一点,我要以闻一多对鲁迅的态度来说明问题。

闻一多和鲁迅一样,也是正直的人。没有人对闻一多的人格表示怀疑。

闻一多留学美国。回国后,因为有着共同的文学兴趣和审美倾向,他自然和留学英美的梁实秋、徐志摩等人“泡”在一起。鲁迅在与梁实秋、徐志摩论战的时候,闻一多正是他们的好朋友。虽然目下没有资料表明鲁迅、闻一多有过交往或有过笔墨官司,但从闻一多的自述中,我们可知他曾经与新月派取同一立场,早期的闻一多是不把鲁迅放在眼里或并不理解鲁迅的存在对于中国的意义的。

鲁迅逝世的时候,清华大学文学研究会于当年10月24日举行了一次追悼会,会上,闻一多发表了演讲。在这样严肃的场合,闻一多仍然按捺不住地说出了他对鲁迅的带有新月色彩的偏见。他说:“鲁迅因为个性的关系,仇人很多,和他认识的人,除了那些喜爱他那种性情的人以外,十有八九都是他的仇人。”>

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共有5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尾页  页次:4/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