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

叶灵凤的“记忆的花束”

收录:2011-12-14  作者:陈子善  来源:《博览群书》2009年3月7日  点击:1538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陈子善评论集  

叶灵凤著《晚晴杂记》

据《郭沫若年谱》(1992年10月天津人民出版社初版)记载,郭沫若1924年11月自日本重回上海后借住环龙路(现南昌路)四十四弄八号。叶灵凤在《郭沫若早年在上海的住处》中介绍郭沫若环龙路故居时,特别提到他当时常把“偷师学习”英国比亚兹莱黑白装饰画而作的小饰画送请郭沫若批评,也就特别有趣。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个奇特的现象,许多作家都对这位早夭的天才画家情有独钟,尤以鲁迅和叶灵凤最为突出。照例两人应该惺惺相惜,却在比亚兹莱问题上仍然针锋相对。鲁迅嘲讽叶灵凤“生吞比亚兹莱,活剥路谷虹儿”,早已成为批叶名言。叶灵凤晚年在《读郑伯奇先生的〈忆创造社〉》(载《晚晴杂记》)中提及,还有点耿耿于怀。此文所谈郭沫若当时对叶灵凤创作比亚兹莱风格小饰画表示“高兴”,以及“鼓励”叶灵凤为《洪水》半月刊创作比亚兹莱风格的封面和内文补白小饰画,都是文学史家以前所不知道的。对待叶灵凤学比亚兹莱,由于关系的亲疏,鲁迅和郭沫若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应该补充的是,郭沫若也是中国最早介绍比亚兹莱的新文学作家之一,他1920年11月所作的新诗《蜜桑索洛普之夜歌》最初在次年3月《少年中国》第二卷第九期发表时有副标题“此诗呈salome之作者与寿昌”(收入《女神》时删去),歌咏的正是比亚兹莱为王尔德著名剧作《莎乐美》所作的同样有名的插图。

在《海洋文艺》连载了两期三束“记忆的花束”之后,叶灵凤的“记忆”无以为继,再过一年半,他就溘然长逝了。“记忆的花束”是叶灵凤“最后的专栏”(引自黄俊东《丝韦编〈叶灵凤卷〉评介》,载1995年香港青文书屋初版《香港文学书目》),尽管只有寥寥三束,不及他晚年为香港读者所称许的“霜红室随笔”专栏影响大,而且差点被遗忘,但是充满了怀旧情愫,提供了值得关注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现代文学若干史实和研究线索,同样馥郁芬芳。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尾页  页次:5/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