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

叶灵凤的“记忆的花束”

收录:2011-12-14  作者:陈子善  来源:《博览群书》2009年3月7日  点击:1538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陈子善评论集  

更可注意的是,《大陆新村和鲁迅故居》首句“一九五七年秋天,我第一次回到解放后的新上海”,这大概是叶灵凤1949年以后唯一的一次重返上海。上海是叶灵凤文学和美术生涯起步之地,阔别二十年,他一定感慨万千,会晤文坛老友是题中应有之义,叶灵凤见到了施蛰存、邵洵美等几位。叶灵凤晚年书房中一直悬挂着的施蛰存所书条幅,应是这次重逢时施蛰存所赠送的吧?然而,谁能想到这一见面竟惹出一桩后果严重的文坛疑案。

叶灵凤逝世三十年之后,2005年6月,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了邵洵美女儿邵绡红所著《我的爸爸邵洵美》一书,第五章“地狱日夜不关门”中说:

叶灵凤从香港来上海。他是爸爸的老朋友,是战前常为爸爸办的刊物撰稿的文学家之一,也是《万象》、《文艺月刊》和《文艺画报》的编辑,这时在香港是《星岛时(日)报》副刊《星座》的主编,是香港的文化名人。爸爸约请他来家里吃午饭,还请了好友施蛰存和秦瘦鸥来共聚。那天席上叶灵凤谈起项美丽在美国的近况。爸爸便想起了1946年去纽约,项美丽曾向他借过一千美金。本来,老朋友向他借了不还是常事,他也一直不放在心上。现在小叔叔急需医药费,爸爸就想到让项美丽把那一千美金的旧账转送给小叔叔治病。于是问叶灵凤要项美丽的地址,好写信给他,叶灵凤说他身边没有带来,让爸爸把信交给他,待他回香港后待发。不料,叶灵凤走后没几天就情况有异:爸爸出门,总有两个便衣跟随;爸爸回家,他们便守候在家门口。爸爸知道,一定是那封信出了毛病!

“接下来,‘反右’运动开始了”,邵绡红又回忆了她哥哥当时的分析:“问题很明显,那封托叶灵凤带出去寄给项美丽的信给有关方面拿到了,爸爸又用了英文别名,引起了怀疑。”结果当然很不美妙,邵洵美不久就被安上“外国特务”的罪名被捕,身陷囹圄四载。尽管邵绡红下笔谨慎,从中还是可以看出她认为邵洵美这次无妄之灾实因与叶灵凤见面时,委托叶灵凤代转致项美丽的信所致。叶灵凤回忆他是“一九五七年秋天”访沪,邵绡红则写作1957年“反右”之前,具体时间有些出入,但此事发生在1957年应是可以肯定的。此事的来龙去脉到底如何,叶灵凤取走邵洵美致项美丽信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由于叶灵凤生前并未留下片言只语,也由于相关档案尚未开放,现在还是一个难解的谜。叶灵凤已不可能看到邵绡红的批评并做出回应,因此只能录以备考。但从1957年内地的严峻形势推测,发生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叶灵凤如果知道邵洵美的不幸遭遇,也想必会生“吾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之叹。

1974年6月,《海洋文艺》第一卷第二期接着刊出叶灵凤“记忆的花束”专栏文字,即《郭沫若早年在上海的住处》,只有一束了,但篇幅稍长,也照录如下:

郭沫若早年在上海的住处

我最初认识郭老,《创造周报》还未停刊,仍在由泰东书局出版。当时大约是一九二五年左右,我还在上海美专学画,住在哈同路民厚南里叔父的家里。这时郭老也住在民厚南里。

叶灵凤的“记忆的花束” 共有5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3/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