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

叶灵凤的“记忆的花束”

收录:2011-12-14  作者:陈子善  来源:《博览群书》2009年3月7日  点击:1538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陈子善评论集  

记得那年参观时,我会见了老朋友谢澹如先生,他是当时的馆长,从楼梯上下来接待我时,彼此见了都喜出望外,因为过去在上海时,大家都喜欢逛旧书店。有一个时期,澹如自己还在虹口开了一家旧书店。

景云里

景云里在闸北宝山路横滨(浜)路口,是鲁迅先生曾经住过的地方,因此可说也是他的故居之一。

我未曾查阅过先生的日记,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住在那里的,但一定是在搬到大陆新村之前,是可疑议的。

景云里的弄堂很小,只有一排房屋,围墙外面就是“淞沪铁路”,往来闸北和吴淞的小火车一天要经过好多次。

横滨(浜)路是横跨过这条铁路的,路局在两边设有木栅,有专人看守。每逢火车要经过时,就事先将木栅关闭,阻止行人穿过横滨(浜)路。

由于景云里邻近铁路,如果要到宝山路恰巧遇到这种情形,就要站下来慢慢的等候,未免有点不便。但是在另一方面,景云里的地点,即很邻近虹口公园,另一方面又距离宝山路底的商务印书馆编译所不很远。

由于有这样有利的条件,地点又闹中取静,租金一定也不很贵,因此在三十年代初期,有许多文化人都在景云里住过。据我所知道,沈雁冰先生住过景云里,戴望舒,施蛰存等也住过景云里。

景云里的房屋并不多,鲁迅当年所住的是那一号,未见有人提起过,不知日记里有记载否。

叶灵凤专栏“记忆的花束”

《海洋文艺》是当时香港的左翼文人创办的,叶灵凤被尊为顾问。现在还健在的罗孚也是该刊的中坚之一,以“吴令湄”笔名在该刊发表不少散文佳作,被文学史家所称道的《猫鼠之什》(刘登翰主编、1999年4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初版的《香港文学史》第九章第二节《吴其敏、丝韦等的散文创作》有专门评价)最初就发表在《海洋文艺》上。《海洋文艺》创刊号刊出“记忆的花束”专栏时,编者在后记中特别提到叶灵凤已久不作文,近来身体稍有起色,重新握管撰写专栏,请读者留意云云。

有意思的是,叶灵凤这个新专栏开首两篇都是写鲁迅,虽然是侧写,只写了鲁迅在上海的先后住所。众所周知,叶灵凤与鲁迅在20年代末30年代初曾数次交恶,最为有名的是叶灵凤在小说《穷愁的自传》中写主人公魏日青“将十二元铜元从旧货摊上买来的一册《呐喊》撕下三页到露台上去大便”,鲁迅则在《革命咖啡店》中讥刺叶灵凤为“齿白唇红”的“革命艺术家”。但到了晚年,据罗孚回忆,“当六七十年代朋友们有时和叶灵凤谈起他这些往事时,他总是微笑,不多作解释,只是说,我已经去过鲁迅先生墓前,默默地表示过我的心意了”。“记忆的花束”专栏这两篇短文或许也可看作叶灵凤晚年对鲁迅的一点“心意”?叶灵凤的回忆是平实的,客观的,但是透过字里行间,还是感受得到作者情感的涌动。

诚然,时隔多年,叶灵凤有些记误在所难免。“千爱里”不是鲁迅藏书处,千爱里三号是鲁迅好友内山完造的寓所;鲁迅的“秘密藏书室”则在狄思威路(现溧阳路1359号二楼)。此外,鲁迅在景云里先后住过23号、18号和17号,鲁迅研究专家早已考证得一清二楚。据施蛰存晚年在《我们经营过三个书店》中回忆,他和戴望舒1929、30年间办“水沫书店”时,并没有在景云里居住,而是在景云里旁边的大兴坊租住。在景云里居住过的现代作家,除了鲁迅和茅盾(沈雁冰)之外,还有叶绍钧、柔石、冯雪峰等。貌不惊人的景云里真可称得上中国现代文学的福地之一。

叶灵凤的“记忆的花束” 共有5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