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现代派文学

通俗的现代派——论徐訏的当代意义

收录:2011-12-14  作者:吴义勤  来源:《当代作家评论》1999年第1期  点击:378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现代派文学专题、或者吴义勤吴义勤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主持人的话 对于“无名状态”下文学批评的特点及其开设该栏目的意义在上期主持人的话里已作了简要说明。现在想说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文学批评与研究的当代性问题。“当代性”是任何时代的文学批评和研究都应该重视的,把握了“当代性”的应有内涵就找到了批评、研究的价值立场与出发点。所谓“当代性”就是对文学批评和研究所应有的一种“当代”思考和态度,这种当代性不是凝滞不变的,而是在当代社会的发展过程中不断地调整和变化。在九十年代“无名状态”下文学批评的当代性明显地出现了“民间性”与“个人性”的特点。“民间性”意味着回到当代社会的日常民间生活中,从中体验、发现源于人们内心的精神追求、情感世界、生存状态,而不是回应某种预设的观念、思想;“个人性”强调从个人的叙事立场出发,不必认为自己代表社会的某种力量说话,说的只是自己想说的话。“民间性”与“个人性”是密切相关的,没有民间性的价值立场,真正个人的思想难以表达;没有个人的言说方式,也难以体现民间世界的丰厚内容。这种“民间性”与“个人性”的当代立场,使我们有可能打破以往文学史的封闭系统,获得更加广阔的文学空间,对那些文学史上被忽略的重要作家予以重新认识和评价。我们的目的正是在开放的民间价值立场上,对作家作品进行扎实、认真的研究,表达真正属于自己的一点想法。本期原初打算安排的是青年评论家吴义勤论徐訏和周伟鸿论黄碧云的文章,所论的两位作家都是香港作家,在以往的文学史中都少有论及,但由于周伟鸿论黄碧云的文章未能在发稿前完成,只得延至下期安排,把原先安排下期发稿的柳珊论严歌苓的文章提到本期,严歌苓是位大陆作家,近年一直在海外发展,通过严歌苓的创作可以看到大陆、港台及海外华语作家的某些共同特点及相互融会的趋向,把徐訏和严歌苓放在一起也正是源于这种考虑。希望这两篇文章能引起大家的阅读兴趣。

引 论

徐訏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曾经红极一时但却又被湮没尘封了近半个世纪的著名作家。1966年至1980年,台湾正中书局出版了《徐訏全集)共十八集,其中小说十集,散文与文论四集,新诗二集,戏剧二集,再加上未收入全集的文学作品和学术著作,总计有二千万言,称得上著作等身。徐訏于1950年由上海移居香港。对于中国最广大的作家来说,1950年无论如何都是有特殊意义的年头。许多作家既为社会天翻地覆的变化而欢欣鼓舞,又不能迅速调整自己的创作心理以适应这种变化,因而有时不免手足无措,出现了创作断层现象,茅盾、巴金、老舍、曹禺等现代文学史上的大家都曾有过这种困惑。相反,徐訏大概由于身处香港,与“十里洋场”旧上海的政治文化环境反差不大,反而在创作上出现了一个持续而稳定的创作高潮。就小说而言,他就有《彼岸》、《江湖行》、《时与光》、《悲惨的世纪》等长篇小说和《盲恋》、《痴心井》、《炉火》等一批中篇小说,此外还有《鸟语》、《结局》、《花束》、《有后》等许多短篇小说集。1961年,香港的上海印书馆出版了徐訏的长篇小说《江湖行》。在此之前,这部小说已在香港的《祖国周刊》等几家大期刊上连载过,受到了读者和评论界的热烈欢迎。司马长风认为:“《江湖行》尤为睥睨文坛,是其野心之作。”[1]赵聪也说:“《江湖行》是他来港后的巨构。据说曾构思三年,又经过五年的写作与修改,然后才定稿的,这部《江湖行》应是他的代表作,远远超过以前的《风萧萧》。”[2]陈纪滢则推崇它为“近二十年来的杰作”[3]。萧辉楷称它为“足以反映现代中国全貌的史诗型伟大著作”[4]。而徐訏本人对《江湖行》亦有偏爱,自称:“我最喜欢《江湖行》。……这部小说虽然缺点很多(原因是搁搁写写,不够统一,连笔触都不一致),但内容结实。”[5]显然,长达一千多页的《江湖行》不仅是徐訏创作生命的高峰,也是对他人生经验的最全面、最深刻的总结。它不仅对于徐訏个体的生命和文学历程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而且还具有更为深远的文学史意义。比较同时大陆当代文学日益狂热的政治化倾向,《江湖行》这样的充满个人性、抒情性和艺术魅力的纯文学作品无疑是对中国当代文学史的特殊馈赠。大致看来,香港时期徐訏的小说题材主要有两类:一类是以回忆为主,写大陆上的生活,以《江湖行》为代表;一类是写香港移民的生活,以《女人与事》、《结局》为代表。总的来说,徐訏香港时期的创作呈现出的是典型的现代主义特征。但同时,由于徐訏一直把香港当作一个漂泊地,他的怀乡情结使他对香港的现实也有了特殊的体验,这某种程度上也加强了他小说的现实性。比如他的小说中就有写江湖传统的《传统》;有借对神偷的描写暴露旧中国黑暗的《神偷与大盗》;有表现香港社会拜金主义、“文化沙漠”的《失恋》;有写人心势利、世态炎凉的《舞女》;有写在香港找不到职业,用玩具手枪行劫被捕的《手枪》等等,这些具有“现实主义”特征的小说即使从今天的眼光来看其现实意义和认识意义也仍然是巨大的。这里尤其应该提到的是作者写于1960年前后的收在短篇小说集《小人物的上进》中的一组直接反映大陆社会现实的小说。一般论者由于政治原因皆对其忽略不论,而我认为,公正地说,这些小说自有其特殊的认识价值和审美价值。徐訏向来讲究写作“距离”和“情感过滤”,大陆当时的社会生活对徐訏来说虽没有时间距离,但有着显而易见的“地理距离”和“文化距离”。站在今天的历史或艺术的高度审视当时大陆的当代文学作品,我们必须承认其对社会现实的反映是违背现实主义的真实性原则的,而且还带有极浓的“伪饰”倾向。而徐訏对当时中国大陆的大跃进乃至抗美援朝等重大事件的反映以及大陆人婚姻状况的描写,却具有相当的真实性和深刻性。按照现在评论界的分析,大陆文学对大跃进那段历史的认识是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伤痕文学和反思文学中才真正达到公正和客观的。如果我们把徐訏的《康悌同志的婚姻》与鲁彦周的《天云山传奇》作一比较,就会有许多有趣的发现。两部小说虽然同样表现政治权力对于爱情婚姻的主宰以及由此而来的人性异化,但写作时间上前者却整整早了二十年。有人称徐訏为一个具有“超前意识”的先锋作家,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另外,写于1966年,脱稿于1972年的长篇小说《悲惨的世纪》,以寓言的形式描写大陆的“文化大革命”,避开其政治偏见不谈,其最早用文学形式表达了“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灾难的思想,这无疑也是具有先锋性的。

通俗的现代派——论徐訏的当代意义 共有9页,您还有8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9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通俗的现代派——论徐訏的当代意义》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通俗的现代派——论徐訏的当代意义》点赞!
精彩图文
延安“文抗”创建始末以及相关问题
延安“文抗”…
黄苗子和邵洵美文图同题的《真心话》
黄苗子和邵洵…
郭沫若:时代的肖子
郭沫若:时代…
叶灵凤的“记忆的花束”
叶灵凤的“记…
艾青:土地之子
艾青:土地之…
《幸福》杂志中的唐弢书话
《幸福》杂志…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