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老舍与国民精神

收录:2011-12-11  作者:孔庆东  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社版200505  点击:2467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老舍研究专题、或者孔庆东评论集  

第三,特别需要加以说明的,是老舍的眼睛受过西方文明的洗礼。

1924年夏,老舍由燕京大学英籍教授艾温士推荐,赴英任伦敦大学东方学院华语讲师。在此之前,他同北京缸瓦市基督教福音堂有过较多的联系,并在博爱主义的影响下,于1922年受洗入教。1929年6月,离英回国,途径巴黎,在法、德、意等国游历三个月,并在新加坡短暂停留,任一所华侨中学的国文教员,于1930年3月回到上海。[6]

五年多的海外生活,大大开阔了老舍的眼界,使他在同其他民族的对比中,更清晰、更准确地看到了中国这个古老民族的特性。这种比较在《二马》中表现得十分突出。他通过小马——马威的口说:“帝国主义不是瞎吹的!……不专是夺了人家的地方,灭了人家的国家,也真的把人家的东西都拿来,加一番研究。动物,植物,地理,语言,风俗,他们全研究。这是帝国主义厉害的地方!他们不专在军事上霸道,他们的知识也真高!知识和武力!武力可以有朝一日被废的,知识是永远需要的!”[7] 老舍由此感叹到有点消极的地步:“想打倒帝国主义么,啊,得先充实自己的学问与知识,否则喊哑了嗓子只有自己难受而已。”[3] 老舍赞美西方民族的科学态度和进取精神,反对中国的愚昧迷信和因循守旧。他认为,西方人按法律、契约办事,严肃认真,而中国人按人情、面子办事,敷衍马虎。像老马——马则仁那一代的国民,人没老,心先老了,其人生哲学就是“好歹活着”。老舍愤怒地指出:“完全消极,至少可以产生几个大思想家。完全积极,至少也叫国家抖抖精神,叫生命多几分乐趣。就怕,像老马,像老马的四万万同胞,既不完全消极,又懒得振起精神干事。这种好歹活着的态度是最贱,最没出息的态度,是人类的羞耻!”[7]

另一方面,老舍并没有在西方文明面前五体投地,他同样看到了西方人不如东方人的精神面貌。冷冰冰的金钱关系,使他对大杂院市民间无私互助的生活非常留恋。老舍在伦敦时,有一次房东的女儿声明要减半收费教老舍跳舞,老舍指出:“把知识变成金钱,是她,和一切小市民的格言。”[3] 英国人的盲目自大、民族歧视,使他感到祖国五族共处、和睦友好的温暖。同时,他也看到西方人同样有懈怠、懒惰的毛病。这些使老舍认识到,中国的国民精神并不是不可改变的,也并不是一无是处的。

到了新加坡,老舍“思想猛的前进了好几丈”。从那些华侨身上,他看到了中国人民内在的伟大创造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中国人能抵抗一切疾痛:毒蟒猛虎所盘踞的荒林被中国人铲平,不毛之地被中国人种满了菜蔬。中国人不怕死,因为他晓得怎样应付环境,怎样活着。中国人不悲观,因为他懂得忍耐而不惜力气。”[3] 从这里,他看到了东方的希望。“英国中等阶级的儿女根本不想天下大事,而新加坡中等阶级的儿女除了想天下大事什么也不想了。”[3] 在《小坡的生日》这部童话体长篇中,老舍通过现实与梦境的混合描写,表达了他对下一代国民良好精神状态的理想和热望,那就是团结、抗争、友好、和睦。至此,老舍在思想上构成了对国民精神问题认识的总的基本框架。

由上可见,老舍眼中的国民精神即是现实生活中的国民精神。老舍的思维是艺术型的——他在《我怎样写〈老张的哲学〉》一文中说:“现在我认明白了自己:假如我有点长处的话,必定不在思想上。我的感情老走在理智前面,我能是个热心的朋友,而不能给人以高明的建议。感情使我的心跳得快,因而不假思索便把最普通的、浮浅的见解拿过来,作为我判断一切的准则。在一方面,这使我的笔下常常带些感情;在另一方面,我的见解总是平凡。”[3] ——这样,老舍便将他脑海中的国民精神都形象地付诸笔下的作品中去了。

老舍与国民精神 共有11页,您还有8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3/11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