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张爱玲研究

从《十八春》的修订看解放初期的张爱玲

收录:2011-12-11  作者:杜英  来源:《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0601  点击:2686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画线部分可见全知叙述者的身影,这会造成怎样的审美效果?曼桢和世钧相对而坐,流动着的场景、时间、对话都给人一种停滞或中断的感觉。这种时间的终结感为二人世界营造了一种地老天荒、生生世世的暖意。而原文中,全知叙述者大有“君临天下”的味道,俯瞰众生,感慨造化。全知叙述者的介入不仅打破了情人世界的私密性,还冲淡了追忆情境的温暖。读者还要在第三人称与全知叙述者的视角中辗转,并随全知叙述者在过去与现在的时间维度中穿梭。修订本中,画线部分被删除,回忆更具有历史现场感和私密性。修订本中类似的处理还有不少,比如原文第六章写到世钧与曼桢围炉谈天,听弄堂里那卖豆腐干的老人苍老的呼声渐渐远去:

关于他一生中的这一个时期,有许多事情都是他以为永远不能忘记的,可是现在竭力追想起来,却一点影子也没有了。他很确定它总在那里,总有一天会出现的。就像家里的几本旧书或者几只图章,明明记得收起来的,这种东西佣人也不会要偷,孩子们也不会顺手拖去玩——总在什么地方,随时可以找到的。他一直这样想着,但是他那些遗失了的岁月,却从来没有再找到。

“现在竭力想起”标志着叙述者追忆的时间起点,“一直”标明了回忆过程的持续性。“关于他一生中的这一个时期”则表明了叙述者游走于历史现场和现在之间。这些词语标志着倒叙层面插入了现在时的预叙,凸现了现时回忆的强烈时间感。这里,“他”(世钧)在历史现场和当下之间滑动,时空由此打开,回忆者所处的“现在”与回忆中的“过去”并列铺展在读者面前。而全知叙述者和现时回忆者立足于当下,以回溯的目光看过往,大有一种世事沧桑之感。这些都打断了那个过往的叙事链,扰乱了现场氛围。张爱玲在修订本中删除之,使故事回到历史现场,避免了干扰和枝蔓。

《十八春》的修订体现了张爱玲自我反省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可能是在经济、文化的危机感中得以引发和深化的。张爱玲要立足新上海,最重要的是要拥有表达声音的文化空间。1950至1952年期间,目前发现的张爱玲作品《十八春》、《小艾》、《〈亦报〉的好文章》均发表于《亦报》。除了小报,她在上海很难找到发言的空间(具体论证限于篇幅删除),她的处境和《亦报》的命运息息相关。

上海小报拥有相当数量的读者,解放后全部停刊。在夏衍的提议下,唐大郎等人于1949年7月创办了小报《大报》和《亦报》。夏衍试图通过改造小报来改造落后市民,也帮助一批小报文人解决生计问题(11)。这是符合当时的文化政策的,市民通俗读物在新上海尚拥有短暂的合法性(12)。张爱玲的小说只宜于在此类小报上连载。上海解放初期尚有相对宽松的话语空间让张爱玲以发表作品来谋生,同时还有上海文艺界头面人物夏衍的赏识。《十八春》连载时引起了夏衍的关注(13)。他为张爱玲撮合婚姻,并为其暗中安排工作(14)。唐大郎也为《亦报》向她约稿,柯灵、龚之方等人也很看重她的才华(15)。《十八春》连载时反响很好,牵动了许多读者的心弦。《亦报》陆续选登了几篇《十八春》的评论,但缺乏较高水准的文章。而大多数读者只是被曼桢过于悲惨的境遇所吸引。1951年11月,《十八春》修订本由《亦报》出版社出版,初版两千五百册。1951年11月《亦报》刊载了十余次单行本的广告,1952年2月再次刊载广告(16)。较之当时《亦报》出版的《三凶传》单行本,《十八春》卖得并不太好。《三凶传》初版五千册一周即售罄,亦报社不得不赶制二版。上海解放初期,出版界没有统—的稿酬制度。上海解放初通货膨胀,收入多以折储单位计算。在上海,折实储蓄单位于1949年6月14日由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开办,是用货币折成实物为单位的“折实牌价”进行存取的一种储蓄。每—个折储单位包含白粳一市斤,生油一市两,龙头细布一市尺,煤球一市斤,由人民银行逐日按市价计算并挂牌公告(17)。据1950年新华书店总管理处书稿报酬暂行办法草案,书稿基本报酬定为每千字8个折储单位(18)。而人民文学出版社为每千字印万部8至12个折储单位。三联的稿酬比人民文学出版社低(19)。据傅雷的计算,新版税税率平均按照十个单位来计算,1950年至1952年底,一般作家的书销量在三五千册,版税率比解放前降低了三分之二强,新社会作家的收入较之旧社会降低到50%以上。傅雷对此颇有意见(20)。另据1950年12月《亦报》主笔齐甘的《可羡慕的连环画家》,普通稿费约为每千字十个折储单位,多数著者都是卖绝著作权的(21)。再据1951年5月他的《对稿酬有兴趣》,中国出版界稿酬标准约每千字四点四至十一个单位,著作权卖绝制普遍存在(22)。单行本《十八春》约二十五万字,按照平均标准每千字十个单位来估算,她的收入约2500个单位。再参照《大报》和《亦报》特约撰稿人的收入,大体可以推测张爱玲的经济状况。两份小报均为私营,每日四版,价格相同。由于物价不稳,两报连价格调整都同步进行。小报同人多在两报都开设专栏,比如平斋、柳絮、孟勤等。如果两报稿酬差距较大,很难会出现—个作者同时偏爱两报的现象。再据平斋的日记,1949年11至12月,他同时为两报撰稿,《大报》每半个月稿酬为35个上海折储单位,《亦报》为30个单位。《大报》比《亦报》的底数多(23)。由此推测,《大报》的稿酬比《亦报》稍高一点。1950年2月4日,雷红于《大报》提倡以一日稿费购买公债,但每日所写一方块不足一分公债(24)。此文后附编者按:“关于稿费购公债一事,我们曾经计议及此,旋因致酬菲薄,故不敢倡导”(25)。雷红每日于《大报》写一篇小品文约四百至五百字。1950年2月上旬人民胜利折实储蓄公债牌价一分为19139元,二月上旬折储牌价在4819至5888元间浮动(26),由此估算,雷红一日稿费尚不足四个单位。2月8日,平斋响应雷红倡议,提出将自己十篇左右的稿酬,由《大报》代买公债五分(27)。平斋的小品文也约四五百字。由此推算,《大报》的稿酬约千字近四个上海折储单位。另据雷红的《从排工想起》:一般印刷所排新五号字千字约6个单位,排六号字约7个单位,而普通稿费只能抵排工收入的百分之六十左右(28)。由此推算,普通稿费为千字近四个单位,《大报》的稿酬与普通稿费标准大致相当。按此标准粗略推算,张爱玲连载的《十八春》收入近于1000个单位。《〈亦报〉的好文章》字数短少,忽略不计。1951年11月4日《小艾》连载,约五万余字。1952年《亦报》维持尚且艰难,这种情况下,稿酬理应不会提高,《小艾》约合200个单位。可以想象,由于单行本《十八春》并非畅销,也未发现旧作重版,张爱玲解放后的收入大约不会超过3700个上海折储单位,平均月收入约一百个单位。她的实际收入可能更少。《十八春》在《亦报》发表过,而当时卖绝著作权是普遍的,因此她能否得到单行本的稿费尚不能确定。当时上海华东财委的工业部中,一个打扫厕所的工友月收入约百多个单位,临时工每天两个单位(29)。同时为《大报》和《亦报》写专栏的凤三,自叹不如邻居工人每月收入三百八十个单位(30),后因写稿所得难以养家,1950年离沪去港。1950年平均每日都于两小报连载小说的张恨水,经济状况都很窘迫。1950年周作人为《亦报》写专栏,生活极其拮据。可以想像,张爱玲解放后的生活大约不会宽裕。

从《十八春》的修订看解放初期的张爱玲 共有10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页次:6/10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