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张爱玲研究

从《十八春》的修订看解放初期的张爱玲

收录:2011-12-11  作者:杜英  来源:《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0601  点击:2686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张爱玲的修订除了对内容做删改外,还在形式上做文章。形式的变动主要表现为全知叙述者的淡出。形式变动和内容删改是相辅相成的。两者都为了避免外在因素对小说的过多干扰。我们均可将之视为张爱玲思想变动在文学上的投影。

原文中,全知叙述者在时间维度上频繁游走,历史现场的氛围被打破。修订本中,全知叙述者的淡出,使追忆者和追忆的场面被封闭在历史现场的时空维度上。将原文和修订本中的开端部分对照,即可感受到审美效果的差异。

他和曼桢认识,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算起来倒已经有十八年了——真吓人一跳!马上使他联带地觉得自己老了许多。日子过得真快……尤其对于中年以后的人,十年八年都好像是指顾间的事。可是对于年青人,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他和曼桢从认识到分手,不过几年的工夫,这几年里面却经过这么许多事情,仿佛把生老病死一切的哀乐都经历到了。

世钧这个人是不大爱说话的,他这些事当然也从来不去对别人提起。他的朋友叔惠是多少知道一部分的。叔惠虽然不说什么,恐怕对于他也不十分谅解。他有一个时期很想长长地写封信给叔惠,因为他自己心里很苦闷。但是信写了一半,自己看看,觉得完全不是那回事。其实他的文笔并不坏,从前在学校里作文常常吃“优”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真情实事,一落笔写到纸上,马上成为浮泛的套语,而他自己的感情仍旧还是他心里的一个秘密。

小说的开场白几乎布满了时间的印迹,多年前、十八年、中年以后、三年五载、一生一世、这几年,这让整个小说获得了一种回溯、纵深的时间感。第二段“世钧这个人”、“其实”这类词语标志着主要是从叙事者的视角对所观察内容作全知全能的报道。“当然”、“仍旧”隐含的是全知叙事者的判断,凸现的是全知叙事者的声音。修订本中,第二段被删除。这样,开篇主要是从回忆者世钧的视角进行追述,避免了全能叙述者的外在干扰,使读者很快进入并沉浸于回忆者的内心世界。

全知叙述者的淡出,使行文增加了流畅感。全知叙述者静态的描述和体味逐渐减少。比如原文写到世钧为叔惠和曼桢拍照以及两人对坐的场景:

世钧脑子里仿佛另有一只照相机,“嗒”地一响,把这一个印象摄了进去了。人的记忆力是很奇异的东西,不知道怎么一来,那机械“嗒”地一响——也许是一桩极不相干的小事情,就此记了下来,永远不会忘记了。而且随着岁月的消逝,那印象只有更清晰起来。

……

以后,他们(注:世钧和曼桢)许久没有说话,也不向谁看,只是微笑着坐在那里,沉浸在一种空气里面。有一种沉默是有音乐性的,正如电影里没有对白的部分,是配上了音乐的。然而静默得太久了也不行,隔壁房间里的人听见了要觉得奇怪。

从《十八春》的修订看解放初期的张爱玲 共有10页,您还有5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5/10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