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张爱玲研究

从《十八春》的修订看解放初期的张爱玲

收录:2011-12-11  作者:杜英  来源:《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0601  点击:2686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1951年,张爱玲修订《十八春》。对此,我们要理解张爱玲“修订了什么”,还要廓清“如何修订”的策略和“对谁修订”的语境。修订本背后隐藏着张爱玲与之对话的诸多文本,其中主流话语是最为重要的潜文本。新中国语境下,她多以删除为方式,集中对解放前曼桢等人思想作修订,这有其避重就轻的隐衷。以下从《十八春》内容的修订看张爱玲对主流话语有所保留的态度,并探索这种思想变动对于小说形式之影响。

内容的修订主要表现为曼桢等人政治思想的淡化和诸多人物阴暗面的隐去。修订本中,浓墨重彩的舞会和具有政治意味的对话均被删除。如此,解放前的世钧和曼桢并无意去边区工作,而叔惠去西北解放区也是受同事的影响。张爱玲不仅彻底改写了三人解放前政党认同的明确性,还抹平了这种认同的主体自觉性。她不仅删除了原文中涉及曼桢和世钧政党认同的文字,还增加了以下细节:

叔惠笑道:“你先别夸奖,也许我结果还是吃不了苦跑回来(注:从解放区跑回上海)。”曼桢想起从前天天在一起的时候,他那些疙瘩脾气,又那样爱漂亮,她不禁微笑了。但是她说:“我相信你不会的。”

修订本中,叔惠对于自己去解放区的决定缺乏信心,这说明此种选择背后主体缺乏强大的精神动力。叔惠并非出于对共产主义思想的信仰而投奔解放区。在他的思想中,政党认同与地域选择几乎处于可以互相置换的位置。也就是说,叔惠是出于对上海政治环境的失望转而选择解放区。对他而言,去解放区更多的是一种选择而不是意识形态上的认同,这种选择落实到实践层面可能出现种种问题。主体对于这种选择并无足够的信念,对自我并无确定的把握。曼桢对叔惠去解放区的决定心存保留,自己更无如此打算。

修订本中,张爱玲对政党认同和阶级观念的删除,意图是一目了然的。而对“讲卫生”的处理则蕴涵着丰富的历史内涵和其对文人改造的反思。叔惠立志去边区,这种选择涉及到生活方式转变等问题,关于“讲卫生”的对话最清晰地触及了这个层面。当曼桢、叔惠和世钧第一次去吃饭时,叔惠嫌饭馆脏,曼桢笑道:“许先生,你这样讲究卫生,你到乡下去怎么过得惯。不是听见说,你将来要到边区服务的吗?”后来,叔惠真要去西北解放区工作,曼桢听后很佩服:“我以为你看见苍蝇就失掉勇气了。”修订本中,这些关于“讲卫生”的对话均被删除。

对于曼桢,一个三四十年代上海都市平民来说,都市与边区(或解放区)生活方式格格不入,“讲卫生”的都市人因此难以有勇气去边区。张爱玲的想像确乎符合现实状况。1944年6、7月间,赵超构随中外记者西北参观团赴延安采访,边区文协负责人柯仲平曾向他讲述了下乡经验:苍蝇和虱子是乡农的好朋友,每—个下乡学习的人,也就得有勇气和它们成为朋友。从大都会来的知识分子要克服小资产阶级品性,被农民认为是自己人,才能对农民宣传政策。“不讲卫生”在柯仲平的表述中是接近群众、宣传政策的一种策略手段,而不卫生也确乎是边区的普遍状况。据当时小说描述,边区一村庄,卫生一点也不讲,人们天天不洗手洗脸,养娃娃到牲口圈里养。边区农村的卫生状况由此可窥一斑。不仅边区农村不讲卫生,城市的卫生条件也同样糟糕。据赵超构记述,全延安只有两家馆子,他尝试过其一,菜刀上的苍蝇如同黑布,再也不敢领教。而另一家只是稍微干净一点。

从《十八春》的修订看解放初期的张爱玲 共有10页,您还有7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3/10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