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古代文学

明清时期通俗小说的读者与传播方式

收录:2011-12-11  作者:潘建国  来源:《复旦学报》2001年第1期  点击:3238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明清时期兴盛的说书、戏曲表演,既然如此受到民众欢迎,其所演内容又多取材于通俗小说,它自然也就成了文盲、半文盲民众与通俗小说之间的联系桥梁:那些喜爱通俗小说故事却又苦于无法阅读文本的民众,当他们随着说书艺人“尺木”“筠筒”的声响,倾听一段段精彩故事时;当他们在赛神会上观看《寡妇征西》、《曹大本收租》等戏曲表演时,他们便不啻于是在阅读着《隋唐》、《西游记》、《杨家将》、《龙图公案》、《三国》等小说,从而成为通俗小说的间接读者。实际上,若与版籍传播相比,明清通俗小说的曲艺传播,其作用十分独特且不可替代,因为通俗小说文本必须粗解文字才能阅读,而民间曲艺则有目共睹、有耳同闻,所谓“茶肆酒坊,灯前月下,人人喜说,个个爱听”(清俞万春《结水浒全传引言》),“专心留意,无非《扫北》,熟读牢记,尽是《征西》,《封神榜》刻刻追求,《平妖传》时时赞羡,《三国志》上慢忠义,《水浒传》下诱强梁”(清白山《灵台小补·梨园粗论》),其传播面与传播力度均远胜于版籍传播。明清政府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他们防范曲艺更甚于小说文本,对它的挞伐亦猛于小说,在王利器先生辑录的《元明清三代禁毁小说戏曲史料》一书中,“禁演戏”、“禁搬演杂剧”、“禁演唱淫词小曲”、“禁止开设戏院”、“禁迎神赛会搬演杂剧故事”、“禁淫词艳曲”之类的法令告示、乡规民约、家训女诫,触目皆是,其篇幅已超过了有关通俗小说的文字。

三、结语

至此,我们不妨对上文的论述稍作总结:明清通俗小说的读者,包括直接读者与间接读者两类,直接读者通过阅读小说文本来接受小说内容,其获取文本的方式主要有购买、转借及租赁;间接读者则依靠听书、看戏等途径,间接接受通俗小说的内容。直接读者与间接读者,又分别确立了明清通俗小说两种基本的传播方式——版籍传播与曲艺传播,这两种传播方式,其受众有一定的叠合,但更有明显的区分:版籍传播的对象,必须具备相当的识字能力,其社会身份主要为商贾(包括其子弟)、官宦(包括其子弟)及部分知识分子;曲艺传播的对象,则以“村哥里妇”、“儿童妇女”为主,他们一般都没有能力直接阅读通俗小说文本。为了比较清楚地说明问题,我们画出了读者与明清通俗小说传播方式之间的关系图:

值得指出的是,明清通俗小说的读者构成及其由此形成的传播方式,对明清通俗小说本身的文学面貌与社会地位,产生了相当大的负面影响:为了增加直接读者的数量,拓宽版籍传播的渠道,书坊主不得不想方设法压缩成本、降低书价,于是盗版挖版、抄袭拼凑、任意删改、语言鄙俚、印制粗糙等弊病,俯拾即是;为了迎合间接读者的欣赏口味和审美心理,便于曲艺传播的顺利进行,明清通俗小说不断重复地演绎着种种落入俗套的故事情节与发展模式,以至于“千人一面”、“千部一腔”,它们还时常打着“戒淫”的幌子,填塞进许多男女交欢的段落,因此又被扣上“诲淫”的帽子。这样一种打上了社会底层烙印的文学品种,即所谓“通俗演义一种,尤便于下里之耳目”(明兼善堂本《警世通言识语》)、“城市乡街多于传诵,士农工商欣于听闻”(清忏梦庵主《英雄小八义赘言》)、“农工商贾妇人女子,无不争相传诵”(清许宝善《北史演义叙》)云云,自然也就无法在受精英文化掌控的明清社会中获得较高的地位。

明清时期通俗小说的读者与传播方式 共有10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页次:8/10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