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古代文学

明清时期通俗小说的读者与传播方式

收录:2011-12-11  作者:潘建国  来源:《复旦学报》2001年第1期  点击:323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值得指出的是,偏高的售价,对明清通俗小说的版籍传播,也产生了极为严重的负面影响。为了克服这一价格障碍,明清以降的南北书坊,尝试了种种办法,以求压缩成本,刺激销售。一部通俗小说,从编撰到出版,需要经过许多环节,每一道发生费用的环节,均可提供一个成本压缩的空间:譬如在编撰环节,书坊可以采用抄袭他人之书、缩短小说篇幅等手段,以逃避或节省稿酬支出;在雕版环节,书坊可以采用租借、挖改现成书版,或选用廉价板材、使用便利的匠体字进行雕刻等手段,以提高经济效益;在印刷、装订环节,书坊则可通过选用廉价纸张、缩小书籍开本等方法,来减低成本。实际上,降本销售,乃是一面双刃剑,它在刺激销售的同时,也导致了通俗小说艺术质量的大滑坡。通俗小说书价的整体回落,乃与印刷技术的近代变革紧密相联,道光之后,西方之石、铅印刷术传入中国,并迅速取代传统雕版印刷术而成为印刷业的主流,印刷成本急剧降低,小说至此方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通俗书,关于此,笔者另文详述。

第二、转借、租赁。

转借,指向已经购买了小说文本的亲友借阅;租赁,则指向专门的书铺租借文本阅读,这些人理所当然也是明清通俗小说的直接读者,而且,从数量上讲,应该还会超过前文所述购买文本的直接读者。转借之事,既出于人之常情,亦多有发生,譬如吕抚向旷轩借阅《三国志》、俞樾向潘祖荫借阅《三侠五义》等等,可不必赘述。兹就租赁一事,稍作考索。

资料表明,至晚在清初,小说租凭业就已颇为兴盛,其主要的营业方式有两种:1、刊刻书单供人选择租借,清琴川居士《皇亲奏议》卷二十二载康熙二十六年(1687)刑科给事中刘楷奏:“臣见一二书肆刊单出赁小说,上列一百五十余种,多不经之语,诲淫之书,贩买于一二小店如此,其余尚不知几何,[10];2、直接将小说摆列市肆出租,乾隆三年(1738),广韶学政王丕烈上奏请求禁毁淫词小说,在奏折中声称当时有人收买各种小说,“公然叠架盈箱,列诸市肆,租赁与人,供其观看”[11]。

出租小说读本的书铺,清代又称“税书铺”,此“税”字盖指“租费”之意。由于资料的匮乏,当时通俗小说租赁的具体租费为多少、租赁的手续如何、税书铺的利润又为多少,今天已难一一详考。不过,鉴于租赁通俗小说的书铺常常兼租唱本,我们不妨来考察一下唱本的租赁情况,或者藉此可以窥见小说租赁的若干情形。据李家瑞先生《清代北京馒头铺租赁唱本的概况》研究,清代北京的馒头铺(如永隆斋、永和斋、兴隆斋、集雅斋、隆福斋、吉巧斋、聚文斋、鸿吉斋、保安斋、天顺斋、崔记、福盛斋、三美斋等)多兼营唱本租赁之业务,在这些出租的唱本封面上,印有长文图章,譬如永隆斋钞本《福寿缘鼓词》上印长章云:“本斋出赁四大奇书,古词野史,一日一换,如半月不换,押账变价为本,亲友莫怪。撕书者男盗女娼。本铺在交道口南路东便是”;兴隆斋钞本《大晋中兴鼓词》上印长章云:“本斋出赁钞本公案,言明一天一换,如半月不换,押账作本,一月不换,按天加钱。如有租去将书哄孩,撕去书皮,撕去书编,撕纸使用,胡写、胡画、胡改字者,是男盗女娼,妓女之子,君子莫怪”。据此可知租书的手续,“是先拿相当钱文,交给馒头铺作押账,然后取书一本,限一日看完,第二日再来换第二本,倘或你取去半月了也不来换,就把你交的押账没收了。若过一月还不来换,那把你押账没收以外,还要按天加钱”[12]。每本唱本的租费,光绪元年(1873)三美斋《天赐福》封面所标为九文钱;聚文斋钞本《三国志鼓词》上有一章,文云“失书一本,赔钱一吊”,则每本唱本所交的押金当亦在一吊(即制钱一千文)左右。

明清时期通俗小说的读者与传播方式 共有10页,您还有6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4/10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