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体制外写作:命名与正名

收录:2011-11-6  作者:周伦佐 周伦佑 龚盖雄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8247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周伦佑:那时候对创生成还是存在,但那是主流和非主流的对创生成,而不是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对创生成。那个时候就是主流和非主流的对创生成,"体制外写作"将变成大尺度体制内的非主流。

龚盖雄:对。这样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以往我就是坚持向这个倾向说,但是说得不准确,体制的泛化不准确。

周伦佑:大尺度体制,小尺度体制就可以解决这个理论难点了。

龚盖雄:也就是一种发生学原理上的对创生成。

周伦佑:当文学回归到它的常规状态,不再有体制文学和"体制外写作"之分的时候,也还会有竟争,但那是创造的竞争,符合艺术规律的竞争,而不是权力参预其中的这种无规则的游戏。

龚盖雄:也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对创生成而不是对抗生成,因为体制内对体制外有对抗成分。体制内是一种权力话语,权力话语对于非权力话语的剥夺,是有政治意图在里面的。

周伦佑:主流和非主流也存在话语霸权。之所以成为主流,它有霸权才成为主流,但它不是政治霸权。

龚盖雄:非主流和主流之间的这种对抗叫做张力的对抗,它不会剥夺你的生存权、写作权。

周伦佑:作为个人言说的文学,从来就是与任何体制话语特别是极权体制话语不相容的。就其本质的意义来考察,文学是本然的属于体制外的,写作的制度化造成了文学的全面异化。我们今天在中国谈论和实践"体制外写作",就是要正本清源,把文学写作从体制意识形态的控制下解脱出来,还原它独立、自由的品质。我们谈了那么多,论证的实际上是自由写作的合法性。文学的自由创造是天经地义合法的。关键是合法性、非法性的问题。我们今天提出和命名"体制外写作",就是要恢复自由写作的合法性(伦佐:自由从来就是合法的,艺术从来就是合法的)。文学而体制,写作而体制内,是一种扭曲的畸形的非正常状态。我们要彻底改变这个状态。我们要和思想界、文化界的学人一起做这个工作。为"体制外写作"命名,就是要为真正的文学和自由写作恢复它天然的合法性,为自由写作的文学正身,正魂,正名!

首页 上一页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尾页  页次:33/3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