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城市叙事的自觉写作

收录:2010-7-14  来源:《南方文坛》  点击:142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在内涵丰富的前提下,良好的叙事技巧就是决定如何能把一块上乘的布料做成精美的衣服。夏商的这种精致叙事不仅仅是体现在简约之上,而是在叙事的过程中设置了一个个的吸引读者读下去的谜团,让读者在简约的叙事中体会猜谜的快乐,在谈到文学的语言时,夏商说,“在我看来,准确是语言最基本的美德之一,拒绝准确,意味着自己不好好讲话,还去斥责听众的弱智,这是毫无道理的”。他认为,“文本只有在被阅读时,才能生成意义,文学史只有在读者的参与下,才能完成。漠视读者只能将文学引进死胡同”。简约但并不晦涩,让读者猜谜却不为难读者,这就是夏商的风格。短篇《沉默的千言万语》和《孟加拉虎》是这类作品代表,夏商在对日常生活的细化并不比新写实小说差,但在这些日常的故事中,他的叙事是迂回的,在《沉默的千言万语》中,先写夫妻俩桂小龙和胡菊红对刚刚出狱的刘永表现出似大难临头的表情:

桂小龙说,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你怎么会又旧事重提呢。

胡菊红说,可是我根本就没有忘记那件事。

桂小龙说,那你总不能连我也告了吧,你再想想,这些年来我对你怎么样。

胡菊红说,这次刘永被放出来,把我的计划都打乱了,原本想动迁以后搬得远远的,让他再也找不到我们。可是他怎么就在这个时候出来了,他不是还有两年吗?

这是夫妻俩知道刘永被放出来的一段对话。其中他们和刘永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们之间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是在随后夫妻与刘永的遮遮掩掩对话中,继续猜测着,直到小说的最后,读者才隐约知道这桩与桂小龙和胡菊红有关的强奸案。《孟加拉虎》写了常小雄一家和李朝一家的恩怨是非,围绕李朝口口声声说小雄一家欠了他们家一条人命,却遭遇勇敢的小雄伤害。而最后李家是否真的欠了常家一条命,在李朝的妈妈陈翠萍平静地对待常小雄一家逃脱法律制裁而失踪的事件,最后两段写了陈翠萍的记忆,一百五十多个字就能让读者隐隐得猜到上一代人之间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件——暧昧、偷情与意外的死亡。在读者就像站在窗外眼巴巴看着到底是什么样的故事,作者始终冷静站在一个展现者但不参与解释的角色,他不会站出来告诉读者发生过什么,冷静精致的叙事就是抓住读者的心去破解一个个的生活谜底。

夏商精致叙事还体现在用简短文字把多重情感的运用巧合的方法,自然流露艺术化的文本给读者带来一种沉重而又深厚审美视角。《日出撩人》写了一群年轻人去沙滩看传说中的美人鱼, “我”抱着海龟蛋与在沙滩上两个少女搭讪后,怀孕的姚红却走来说,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我”矢口否认并毫不留情侮辱了她的尊严:“那时你的情绪那么激烈,那么反常,难道只和我一个人上了床?”最后导致姚红出事(死亡),使得白色沙滩上又出现了一个传说:一个女人分娩了一只巨大的蛋,壳上沾满了鲜红的血。

城市叙事的自觉写作 共有5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尾页  页次:4/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