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城市叙事的自觉写作

收录:2010-7-14  来源:《南方文坛》  点击:142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把日常生活用或是很多人都会遇到的矛盾用短篇小说的形式表现出来,极易引起读者们的反思与对话,这就是短篇小说的成功。“只有那些真正从自然,从生活中直接汲取来的杰作才能和自然本身一样永垂不朽,而长得有原始的感动力。”《二分之一的傻瓜》就写了一个家庭生活场景,在这种场景中又使得矛盾集中化,蔡这是个善良的男人,有个智商不是很高的弟弟蔡那,他常常因为妻子陈亚娟对待蔡那恶劣的态度而与之发生争吵,陈亚娟嫌弃小叔子吃白饭、出去“指挥交通”丢人,恨不得他被车撞死,不过在申请营业执照非得以小叔子蔡那的名义才申请得到,这时,蔡那终于在可以报复一次的心理中安心地笑了。夫妻因为对方家庭成员而发生的矛盾、小市民的势力、恶劣女人的爱嚼舌头、下一代人与上一代人的不在表面却难以割舍的亲情,这何尝不是围绕人类共同的的困境?《集体婚礼》就是写了婚礼的一幕,这其中通过作为其中一名新郎的主人公季有成在集体婚礼的所见所想引发出一系列的故事,而其中的困扰在于:他所知道当年那个腼腆的、穿米黄色连衣裙的姑娘,已经和自己的朋友同居的姑娘,今天他却发现她成为另外一个男人的新娘。这不能不说是集体婚礼的一个闹剧,叙述是平缓的,“他不知道她的名字,却是她一段隐私的知情者”。“他对他自己眼下的处境感到茫然,他不知道该以如何的表情去面对她的眼睛……他们都不愿意在这样的场合遇见对方,对原本就是陌生的人来说,永远不见面是避免尴尬的唯一方式。”文章最后出现的是“我”的这个曾经拥有过这个腼腆姑娘的朋友荆一丁穿着他那身永远洗不干净的牛仔服倒在血泊中。读者总是可一从中推测出其中故事的同时,也会引发出一系列的思考。这种创作采取虚构主义的态度,存在是虚构的存在,现实也是虚构的现实,在虚构中以非同化经验、戏仿叙述故事,通过偶然制造情节,运用交错描写人物,却不代表虚构的现实不曾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发生过或可能发生,或者未尝不是存在于人类头脑中对于现实的一种想象的情感。

《正午》则描写一个交错相聚与集市的画面,郦东宝为阻止流氓欺侮阿财并抢劫其钱财的恶行,却因此丢失了宝贝女儿嘟嘟。夏商对善的存在的诘问,是在人性的深层次上展开的,去思考善的如影随形的另一面,这种思想还体现在他著名的中篇小说《八音盒》中,这是被很多批评家提及的一篇作品,叙事的语言简洁,日常的伦理教化中,我们往往以道德为尺度去衡量善、恶、美、丑,“道德范畴中谁都不能认为善良也是一种弱点,但在实际生活中它的确是,有时甚至是缺点”。个人的崇善与济世有时是无力的、无益的,甚至是有害的。欧阳亭从未在语言上标榜自己是善的精神传统的继承者,但他是善的,对妻子的恩爱深情,对女儿的呵护宠溺,对弱者的关怀救助形成了欧阳亭式的“救世情结”。他企图拯救小叫化子春花,希望通过一己的努力给她带来安定、舒适的生活的愿望是善良的。可事情的发展却是:小姑娘因挽救的欧阳亭施舍八音盒而遭遇车祸,失去了双臂,使得整个美好期待局面越来越失去了控制;正义、善良的结果是失却自己最宝贵的,形成了善的悖论。夏商小说注重披露存在本相,充满了对世界的怀疑和检讨,但是如果说夏商是对“社会人生有价值东西的逐渐消退和毁灭,发出了对社会、人生理想的带血的呼唤。主体意识是在自觉地拒绝着传统观念和宗教宣谕中“善有善报”的训导”是有失偏颇的,对于善举是否一定带来善的结果,这不是在现代社会才出现的,他只是发现了伴随善可能出现的后果,而不是否认善良存在的价值。《正午》对待见义勇为,完全要权衡一下财与人的重要性,为挽救一个乞丐的一点钱财打抱不平,就置自己的女儿于不顾,是不正确的施善方法,孔子还曾说过:“仁者爱人,亲情为大。”《八音盒》我们不妨这样理解,对待一个在寒冷中冻僵的小鸟,我们不是不应该去施舍,而是不该把它马上放到火炉上。现代成功女性杨澜有言:“凭什么认为单单有良心就可以做慈善?爱不仅是一种意愿,也是一种能力。”其实,夏商也许在这里诘问的不是“该不该有善”,而是“怎样施善”。

城市叙事的自觉写作 共有5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3/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