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认同性政治建构的东方想象

收录:2009-5-1  作者:左春和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128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左春和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汤松波在完成了省际分封的文化描述、二十四节气的古老时光聆听之后,又把诗意的文化想象构筑在“多元一体”(费孝通语)的现实格局之中,从而开拓性地把这种现实政治意志进行了登峰造极的诗意化安排。汤松波笔下的“东方星座”是由于地缘政治、部族关系、历史交融、国族观念、多域文化、国家意志等多重复杂因素重叠而成的“合理”图景,并用文化意义上的“中华民族”对政治概念上的“国家”进行了爱国主义化约。为了构筑宏大的历史主题、现实意志和未来图示,汤松波自然考虑的是“多元一体”格局的逻辑推演,放弃规范性价值追问可谓躲避当下局限的一种路径。在这种灿烂的、铺张的、文化的描述之下,“东方星座”成为了一簇只盛开鲜花的云团,任何历史符码都是参与其中的认同性力量,他的笔下每一种力量又都是前所未有的、怀抱内在号召的幸福和微笑。“东方星座”让我再次体验了其中浪漫主义的建构气质,流淌着千年不朽的族性文化,拒绝着当今异域价值的浴风沫雨。不但是一种现实意志合法性的强调,还是在想象性价值上对于族性成员生存和发展的利益指向及其利益配置的关怀。因此说这本诗集不应该仅仅放在严格的诗学意义进行考量,其中的浪漫气质、意志张力、族国担当、革命情怀和拒绝对规范性价值的回眸都让我感到它跨越了诗学的边界。它迥异于当代以来的诗歌阅读经验,它是刷新的、是令我们目瞪口呆的燃烧起来的语词聚合。

“东方星座”表达的是一种认同性政治建构的现实意志。与参与性政治建构和分配性政治建构不同,认同性政治建构在中国主要有它的历史需要和现实需要,各族成员的国家认同才是现实政治的利益基础。因此,在现实政治构建过程中即有对于族性文化身份的政治模糊,又需要在一定范围内对于族性历史、文化渊源和价值偏好的妥协。虽然不能看作是现实政治的利益取向,但也是现实意志在当前条件下的一种政治曲线,因为任何族群之间、族群与族国之间利益平衡的打破都将是国家框架所面临的最大危险。因此,汤松波在诗中浓墨重彩地给予了每一个民族的历史合法性和文化合法性,正是不同族群的历史和文化合法性的存在才构成了现实政治合法性的基础。这不仅是利益共同体的形式架构,还是共同体在历史形成过程中逐渐历史化的客观事实。在一系列的历史风险面前放弃合法性建构、参与性建构和分配性建构的追问已经是一种族性传统,传统所带来的习惯面前,利益的风险规避往往会消解了规范性价值的深度置疑。众所周知,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每一个民族都有着自身的血缘、神话、信仰、文化习俗和价值偏好,每一种族性文化符号的传承不仅有着族性认同的历史动力,还是族性自身归位、界限于其他族性的独异性表达。然而“东方星座”的形成是对一组族性特异表达的整合,它的价值共识是利益机制的建构,从而通过非政治化的目标合并,最终既实现泛政治化的利益追求,又回避了族际之间、族际与共同体之间的龌龊和纷争。汤松波在诗中贯穿始终的热情其实是一种梦想的号召,这里不仅有着鲜花填满历史往事的美好记忆,还有着自身对于族性与共同体之间的和谐嘉许,同时在诗中嵌满了对于历史遗憾的想象性修补。在“东方星座”中这一云团的形成似乎是造化之功,让每一族性都开出独异的颜色都是为了对于云团的装点,而每一花朵的向心之力便是历史传承、现实利益和未来期许。诗意化的“东方星座”又是对于拒绝遗忘的立场的放弃,同时又逃离了美丽灾难的瑾慎意识,只留下对于现实开放领地的执著和热情。于是在这个巨大的东方云团中看不到任何压迫性悲剧,每一朵鲜花的盛开不但有着历史根基的支撑,还有着共同意志的全面拥抱。当然我们并不是希望看到共同体之内的文化恣意,也不是要求共同意志的形式软化,而是在此惊叹于汤松波用文学之笔解决了“多元一体”的结构性难题,为我们呈现了一种政治隐退的星云范式。历史以来“多元一体”一直成为政治试卷中的费解难题,在处理族性文化与共同体利益之间的帕累托效率一直成为政治智慧的挑战。虽然现在的行政变迁已是沧海桑田,但面临的个体与族群、族群与族国问题与两千年前相比并无实质不同。如果说历史中的族群竞合是战争威胁、自然风险、权力扩张等多种因素的结果,那么今天星云的壮观显然增加了进步性程序。原因是现代社会早已走出了单一中心的、刚硬和固定的、统一和普遍的国法压制时代,公共治理由于众多的社会子系统的形成造成了功能分化。如此一来,由于信息和政治成本的限制,任何社会共同体也不得不去发挥族群系统的自治功能。所以说,现实中族群文化的灿烂异彩并不能完全说明现实意志的时代文明,而是现实意志利益权衡之后的公共选择。看来,汤松波深谙这种当代利益的主体角力,只有在一定场域内实现主体间性才能避免公共利益被多元利益肢解的危险。由于族群的历史任性致使其文化偏好在任何时代都可能斗志旺盛,甚至以蔑视一切世俗利益的方式存在,从而造成挑战公共利益的主要因素。如果平衡这些利益因素远非靠爱国号召能够有效解决,虽然单个族群并不去过多拷问利益共同的先验正义,但文化张力则是多元一体结构的主要预设。所以汤松波在诗中淋漓尽致地张扬了每一个族群的文化构成,诗意地表达了族群参与建构的文化权利,最后把共同体文化的灿烂归结于民族主义的驱动。

认同性政治建构的东方想象 共有4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认同性政治建构的东方想象》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认同性政治建构的东方想象》点赞!
精彩图文
天下长津湖
天下长津湖
争议与热潮:串起2009阅读记忆的脉络
争议与热潮:…
魅力所在
魅力所在
韩美林的文化担当
韩美林的文化…
建筑家的眼睛 诗人的心灵
建筑家的眼睛…
女作家孙喜玲3年走访40个“荒村”
女作家孙喜玲…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