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中外艺术[专题]老舍研究

老舍话剧之魅及其当代影响

收录:2009-1-14  作者:李春雨 刘勇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3133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第四是语言风格上的承传。老舍不止一次地说过。“我无论是写什么,我总是希望能够充分 地信赖大白话”,深入浅出,“用顶通俗的话语去说很深的道理”[5]。老舍对白 话与口语化 的追求,与曹禺等人有明显的不同。曹禺的话剧语言常常从自己的舞台演出经验出发,追求 强烈的艺术效果和舞台感染力,人物语言比较舒缓、有文采,体现出鲜明的“舞台性”。如 《日出》中陈白露对方达生的一段道白:

不,不,你不懂。我告诉你结婚后最可怕的事情不是穷,不是嫉妒,不是打架,而是平淡, 无聊,厌烦。两个人互相觉得是个累赘。懒得再吵嘴打架,直盼望哪一天天塌了,等死。于 是我们先只见面拉长脸,皱眉头,不说话。最后他怎么想法子叫我头痛。他要走一步,我不 让他走;我要动一动,他也不许我动。两个人仿佛捆在一起扔到水里,向下沉,……沉,… …沉,……

但老舍却不愿意模仿这样的“舞台语”!在老舍看来,“这种‘舞台语’是写家们特制的语 言,里面包括着蓝青官话,欧化的文法,新名词,跟由外国话翻译过来的字样……这种话 会传达思想,但是缺乏感情,因为它不是一般人心中口中所有的。用这种话作成的剧中对话 自然显得生硬,让人一听就知道它是台词,而不是来自生活中的”[6]。他认为, 自己的语言 虽然会使一部分说不惯或说不好地道的北京话演员感到困难,但其更大的价值是使演员们 能从语言中找到剧中人的个性与感情,帮助他们把握到人格与心理。如《方 珍珠》中方老板(艺名破风筝)的妻子方太太出场时的一段台词:

[方太太叼着烟卷,走进来]

方太太:谁呀?大早起的就山喜鹊似的在这儿乱叫?

白花蛇:(忙立起)师姐!我!

方太太:我猜也不能是什么好人!

白花蛇:(忙给她搬椅子)师姐!您越长越漂亮啦!

方太太:别扯淡!你是不是又在这儿欺负他(指筝)呢?

白花蛇:您是怎么说话呢?师姐!我再长出一个脑袋来,敢欺负他?

破风筝:我们这儿闲谈,你不用管!

方太太:我不用管?一物降一物,非我管教不了他!二立,你有天大的本事,是我爸 爸教给你的不是?

白花蛇:那还能有错吗?

方太太:我爸爸“过去”以后,你对师姐尽过什么孝心?我吃过你一个糖豆没有?说!

白花蛇:我这不是听说您回来,马上来看您吗?

方太太:你来看我?那才怪!

破风筝:他倒真是来看你的!

方太太:你护着他干吗?二立,听我告诉你!

老舍话剧之魅及其当代影响 共有14页,您还有10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4/1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