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多维批判话语的构建——论析老舍文化批判精神的特性

收录:2010-11-26  作者:张满锋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1616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老舍并未把自己的小说创作视野完全局限在具体的社会现实问题上。在关注人民穷困、政府腐败、社会黑暗等种种所谓隶属“感时忧国”的现代范畴之外,老舍同时也在努力去探索挖掘人性的病态。这种关注人性、欲望,走向人类内心的最具代表性的范本是《骆驼祥子》,此外也包括《离婚》、《月牙儿》等传世佳作。这些故事的基本框架是在一个生存环境对于个体的绝对控制的景况下,人物执拗于某种欲求并奢望通过奋斗加以争取,最终导致个体悲剧的发生。祥子就是在经历了这个过程后最终在绝望中走向人性崩溃的。其实,在《骆驼祥子》中为某种欲望所控制并最终步人绝境不仅是祥子,虎妞、刘四也遭遇了同样的悲剧。在小说中,他们3人都近乎非理性地沉溺于私自欲望的追求与满足(祥子之于车、虎妞之于性欲的渴求、刘四对于财产的迷恋),而全然不顾及其他。在性欲、车、钱环环相扣而达到的暂时平衡被打破后,他们便开始显现灵魂中丑恶疯狂的一面,恶毒地相互报复,并促成了各自悲剧的最后发生。老舍在《我怎样写<骆驼祥子>》里说“要由车夫的内心状态观察到地狱究竟是什么样子”,在这里地狱应不仅指代黑暗的社会现实,更应包括人性、心灵世界的地狱。在整部小说结束时老舍也并未说是社会毁了祥子,反而说是一个“个人主义的末路鬼”。可见,老舍在写作中有意无意地透露出这样一种信息:人性的自私以及进而导致的人与人之间的隔膜状态,才是人生苦难的更深层源头。同样,在《月牙儿》中最让读者感到触目惊心的不是母女二人迫于生计去卖身的行为本身,而是作品中年迈的母亲充当老鸭的角色给女儿揽客时所表现出来的麻木无情。在被夸张、放大了人生苦难中,人性素质的黑暗面暴露无遗。老舍在介绍对自己影响颇深的康拉德小说时说他的人物多是“被环境锁住而不得不堕落的”,而老舍则想通过创作对康拉德有所补充,他认为是人性中的丑陋因素暗合了“锁人的”环境,二者共谋扼杀了人性中美好的东西。在其他几部小说中,老舍也在对病态人性进行考究。《离婚》中张大哥对于介绍婚姻的热衷,也只是为了体验自己的庸俗哲学得以实践之后的一种畸形的满足感。他对于处于名存实亡婚姻中的人们的痛苦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而只求想方设法让他们敷衍凑合下去,这就是他的胜利。他那种冠冕堂皇的“热心”,实质上却只是另一种病态形式的残忍与自私。《文博士》并非老舍特别出色的作品,但在其中老舍却苦心营造了一个充满维多利亚时代性压抑气息的所在:杨府。由于男人们都出去浪荡,整个杨府变成了一座“女儿国”。“国君”杨老太太是一个《沉香屑·第一炉香》中梁太太一般的人物,幽怨而病态。不过她排解性压抑的渠道更加怪异:通过两个妓女来勾引年轻俊美的男子,通过对这种充满青春、健康气息的生命的鉴赏来获取快感。这种带有几分残酷自虐色彩的行为使她呈现出鲜明的异化倾向。

面对这些人类灵魂上的不洁、人性上的弱点,老舍没有强化作家自我的精英姿态与俗众苍生的形同水火,而是像指引“迷路羔羊”的牧师那样,努力以自己的创作去帮他们探寻救赎之路。虽然老舍本人从未表露出清晰的“原罪”意识,也未将作品完全导向对于人生意义的“终极关怀”,但他社会底层的生活经历使他并不缺乏宗教的那种宽容与理解精神。老舍一直坚信“穷人的狡猾也是正义”。对于他们身上存在的先天及后天不足,老舍并没有表现得像所谓“道德家”一样义愤填膺、怒不可遏,而是采取了一种温情主义的姿态:“幽默”。“他是由事事中看出可笑之点,而技巧的写出来。他自己看出人间的缺欠;于是人人有可笑之处,他自己也非例外,再往大处一想,人寿百年,而企图无限,根本矛盾可笑。于是笑里带着同情,而幽默乃通于深奥。现在学界越来越关注宗教对于老舍一生创作的影响,但正如胡掣青所言,老舍之受宗教影响并不拘于形迹,更重要的是他从耶、佛、儒中提取到一种应对人生苦难的精神支持。将佛教的“慈悲为怀”、基督教的与人为善和救世的精神、儒教的“舍我其谁”的社会历史责任感融汇贯通为自己的精神储备。在此精神烛照下,老舍在《黑白李》中开出了自己理解中的济世良方。这篇小说表面上是在比较黑、白二李两种全然不同的生活态度,很多批评者也沿此思路去揣度老舍对于二人的褒贬。其实这不过是生性幽默的老舍和大家开的又一个玩笑。在他笔下李氏兄弟模样相同,只是黑李脸上多出一个“瘩子”。黑李信奉基督,白李代表儒家思想。故事结局是黑李为白李而死,而后者仍然在砸“地狱”的门。二人统一于一种“为他”和“自我牺牲”的精神。黑李在烧掉“瘩子”后面貌变得与白李完全一样,其实就是在隐喻这一点。老舍坚信人与人之间的隔绝孤立与人性恶化之间是一个恶性循环,而“为他”的思想却能够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黑李和白李就是这种思想的实践者,也是老舍笔下光辉形象的代表。“伟大人物中必有一颗伟大的心,必有一个伟大的人格。这伟大的心田与人格来自写家对他的社会的伟大的同情与深刻的了解。除了写家实际的牺牲,他不会懂得什么叫同情;他个人所受的苦难越大,他的同情心也越大。可以看出老舍同样把作家本人的责任理解成为以自苦和自我牺牲的方式,以博大的同情之心,去启迪和激发缺失了灵性的人们。

多维批判话语的构建——论析老舍文化批判精神的特性 共有5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尾页  页次:4/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