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张爱玲研究

论张爱玲家族叙事的独特情调

收录:2009-7-4  作者:曹书文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1183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张爱玲研究专题、或者曹书文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关键词:家族 荒凉 情调

摘 要:张爱玲的小说创作尤其是家族叙事的篇章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它的无所不在的荒凉感,而荒凉的叙事情调主要来源于没落家庭梦魇般的生活经历给作者带来的心理与情感伤痛,动乱的时代与毁灭一切的战争更加剧了作者凄凉的人生体验,因此,她无论写人叙事,都有一种古老氛围的笼罩,悲凉情怀的寄托,她对过去与将来的双重失望暗示了她对世俗人间情怀的关爱。

张爱玲的小说创作尤其是家庭叙事的篇章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它的无所不在的荒凉感,不管个别的艺术细节如何热闹,整个主题都指向悲观,造成一种曲终人散,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式的苍凉,衰败的物象,惆怅的音乐,回忆追述的语调,人与人之间的隔膜,人的内心的孤独共同营造了这种凄凉的气氛,而荒凉的叙事情调主要来源于没落家庭梦魇般的生活经历给作者带来的心理与情感伤痛,动乱的时代与毁灭一切的战争更加剧了作者凄凉的人生体验,因此,她无论写人叙事,都有一种古老氛围的笼罩,悲凉情怀的寄托,她对过去与将来的双重失望暗示了她对世俗人间情怀的关爱。

张爱玲的家族叙事给人最深的印象便是无所不在的荒凉感,这种荒凉首先呈现为一种外在世界的衰败,人的生存环境缺少生命气息的枯寂,“他家是一座大宅。他们初从上海搬来的时候,满院子的花木,没两三年的功夫,枯的枯,死的死,砍掉的砍掉,太阳光晒着,满眼的荒凉”(《茉莉香片》)。家的衰败首先是具体家园的荒凉,《倾城之恋》中的白公馆则像“唱歌唱走了板,跟不上生命的胡琴”,家的封闭与置身于其间人的青春的逐渐暗淡是同步的,“白公馆有这么一点像神仙的洞府:这里悠悠忽忽过了一天,世上已经过了一千年。可是这里过了一千年,也同一天差不多,因为每天都是一样的单调与无聊。流苏交叉着胳膊,抱住她自己的颈项。七八年一眨眼就过去了。你年轻么?不要紧,过两年就老了,这里,青春是不稀罕的。……一年又一年的磨下来,眼睛钝了,人钝了,下一代又生出来了。”与家园的荒凉相对照的是象征家庭破落的场景,古老的旧宅,祖传的玻璃翡翠鼻烟壶,清朝的服饰,发了霉的旧皮货,停了多年的机括早已坏掉的珐琅,失去生命节拍的胡琴,麻将桌子,无不给人以萧索之感。不仅如此,一向在诗人笔下富有诗意的月光也给人以荒寒之感,“这两天月亮升得很晚,到了后半夜,月光蒙蒙的照着瓦上霜,一片寒光,把天都照亮了……鸡声四起,简直不像一个大城市,而像一个村落,睡在床上听着,有一种荒寒之感”(《半生缘》)。富有情感的音乐也少有生命的欢快,传达的多是苍凉的人生况味。潆珠雨天在情人毛耀球屋里所听到的华尔滋曲子也没有了惯常的轻松,“华尔滋的调子,摇摆着出来了,震震的大声,惊心动魄,几乎不能忍受的,感情上的蹂躏。尤其是现在,黄昏的房间,渐渐暗了下来,唱片的华美里有一点凄凉,像是酒阑人散了”(《创世纪》)。《倾城之恋》中四爷的胡琴“咿咿呀呀拉着,在万盏灯火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给人平添一种惆怅与感伤,作为现代文明象征的电车不仅没有给人带来希望与活力,反倒成为一种原始的荒凉,“一辆空电车停在街心,电车外面,淡淡的太阳,电车里面,也是太阳——单只这电车便有一种原始的荒凉。”荒凉几乎成了张爱玲家族叙事的独特情调。

景色的荒凉是由于个人主观的感情因素所致,即“一切景语皆情语”。张爱玲作品中的荒凉是人与人之间的隔膜、无法沟通、孤独的表征。张爱玲笔下的人物之间常常陷于孤寂的困境,人虽然充满着苦闷但却找不到一个倾诉的对象,人们生活在一个狭窄的圈子,沉浸在自己的悲欢之中,对他人的悲喜难以产生共鸣,即便是生活在同一家庭的亲人亦是如此,《创世纪》中的潆珠在家里一方面处于无足轻重的边缘角色,一方面又时时感受到动辄得咎的痛苦,心理充满诸多的委屈和苦闷,“这样也不对,那样也不对;书也不给她念完,闲在家里又是她的不是,出去做事又要说,有了朋友又要说,朋友不正当,她正当,凛然地和他绝交,还要怎么样呢?”《倾城之恋》中的流苏离婚后重新回到娘家,而当兄弟们挥霍掉她手中的钱之后,却劝她为离婚多年的前夫奔丧,借维护旧的伦理来掩饰他们的自私与虚伪。四奶奶不仅不顾骨肉之情,反倒把家庭败落的责任全都归之于流苏的晦气,“我早就跟我们的老四说——我说:老四,你去劝劝三爷,你们做金子,做股票,不能用六奶奶的钱哪,没的沾上了晦气!她一嫁到了婆家,丈夫就变成了败家子。回到娘家,眼见得娘家就要败光了——天生的扫帚星!”三爷也把股票的残败归罪于妹妹的加股,一向讲究礼义廉耻的白公馆却上演着“同室操戈”、骨肉相残的战争,这里缺少的是亲人之间的理解和同情,有的只有赤裸裸的利益冲突。《十八春》中的曼璐为了自己婚姻的稳固,不顾姐妹之情与丈夫共同密谋侮辱妹妹曼桢,母亲为了一点蝇头微利对此置若罔闻,《金锁记》中的曹七巧因自己感情上的不幸,她把自己压抑的不满和痛苦都发泄到自己的家人身上,导致儿女一生婚姻与感情的失败,《茉莉香片》中的聂介臣没有得到妻子的爱,为寻找心理上的平衡,他对儿子进行精神上的虐待,《沉香屑——第一炉香》中的梁太太以自己的侄女为诱饵来诱惑男人,以满足自己心理与肉体的空虚,人与人之间的了解似乎只存在于处于两情相悦的特定时刻,《倾城之恋》中整个城市的陷落才促成了男女主人公短暂的理解,“仅仅是一刹那的彻底的谅解”,“够他们在一起和谐地活个十年八年。”瞬间的谅解与旷日持久的隔膜自然给人一种苍凉的感觉,作者以其对人性与人的心理的深层透视显示出其创作所特有的深度,同时也是她的作品艺术魅力之所在。

论张爱玲家族叙事的独特情调 共有5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论张爱玲家族叙事的独特情调》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论张爱玲家族叙事的独特情调》点赞!
精彩图文
开启另一种“文本”的阅读空间——以《新潮》杂志为例
开启另一种“…
这才是一等一的大诗人大手笔——毛泽东诗词的三个艺术特点
这才是一等一…
屡被误读、删削的《荷花淀》
屡被误读、删…
茅盾及现代文学的经典意义
茅盾及现代文…
民国女作家:被走红与被误读
民国女作家:…
鲁迅的美术之缘
鲁迅的美术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