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从胡兰成到杨键:汉语之美的两极

收录:2011-7-9  作者:柏桦  来源:诗论坛  点击:220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柏桦评论集  

下面让我们再来看一首杨键写的诗《一个在公园里唱戏的人》,此诗并非他最好的诗。选这首诗出于如下考虑:为了与胡兰成的这节短文形成互文,因杨键这首诗也是写戏文的(当然我认为杨键整部《暮晚》的每首诗都处于同一优秀水平):

一个女人敲鼓,一个女人敲梆,

一个男人拉二胡,一个男人拉胡琴。

两男两女配着一副嗓子,

一副嗓子,越唱越激昂,越唱越慷慨。

当他回到了家里,

又变得软弱和沉默,

软弱,像一条虫子,

沉默,像山上的墓穴,

在每天早晨的公园,

在每天傍晚的公园,

是他暴跳如雷的老婆让他慷慨激昂,

是他暴跳如雷的老婆让他趋于激烈。

当他回到了家里,

又变得软弱和沉默,

软弱,像一条虫子,

沉默,像山上的墓穴。

1999

这首诗的句子非常规范(杨键所有诗的句子都很规范,属正常汉语,不玩西式语法和修辞花招),我以为只有深懂汉语之美的诗人才会写出如此平易自信的汉语。众所周知,当西洋译文引入汉语后,汉语已变得极为不堪重负,甚至扭曲、变形、丑恶,许多文人在翻译体的影响下写出了车尔尼雪夫斯基式的、别林斯基式的、黑格尔式的、马克思式的、德里达式的……等汉语(指对翻译体模仿的汉语),唯独没有不受污染的汉语。而此诗在形式上所追求的就是要恢复正常的、本来的汉语之美,绝不故作文词表面的“深刻”(汉语自古以来就不以此“深刻”取胜)。在这一点上,杨键与胡兰成是相通的,二人都不扭捏造作,更不会用翻译体去折磨汉语。他们从各自的命运出发,在各自的人生经验中将汉语单纯的美推向极至,并使之形成一个互为因果的张力。前者是道德良心与责任担当之美,后者是流连光景、缠绵风月之美。如作一比喻,可以说,杨键是来自左边的汉语之美,而胡兰成是来自右边的汉语之美。

从胡兰成到杨键:汉语之美的两极 共有7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尾页  页次:6/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