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专题]曹禺研究

一篇极难做的大文章——从曹禺最看重的一封信谈起

收录:2011-4-25  作者:张帆  来源:中国文化报  点击:1776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曹禺研究专题、或者张帆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上个世纪末,我曾给曹禺先生当过一年多的助手,后来也常去他家。一次,我在他家墙上显眼的位置发现多了一个镜框,镜框中镶的是著名画家黄永玉写给他的一封信——一封充满友情的批评信。把一位好友的批评信郑重地挂在墙上,这的确是一件新鲜而又引人注目的事,我自然要仔细地读。信中有这样的话:

你是我极尊敬的前辈,所以我对你严!我不喜欢你解放后的戏。一个也不喜欢。你心不在戏里,你失去伟大的灵通宝玉,你为势位所误!从一海洋萎缩为一条小溪流,你泥溷在不情愿的艺术创作中,像晚上喝了浓茶清醒于混沌之中。命题不巩固、不缜密、分析得也不透彻。过去数不尽的精妙的休止符、节拍、冷热、快慢的安排,那一箩一筐的隽语都消失了。

谁也不说不好。总是“高!”“好!”这些称颂虽迷惑不了你,但混乱了你,作践了你。写到这里,不禁想起莎翁《马克白》中的一句话:“醒来啊马克白,把沉睡赶走。”

你知道,我爱祖国,所以爱你。你是我那时代现实极了的高山,我不对你说老实话,就不配你给予我的友谊。

如果能使你再写出二十个剧本需要出点力气的话,你差遣就是!艾侣霞有两句诗,诗曰:“心在树上,你摘就是!”

信,快写完了,回头一看,好像在毁谤你,有点不安了。放两天,想想看该不该寄上给你。

祝你和夫人一切都好!

晚 黄永玉 谨上

这的确是一封充满了友情、充满了爱,但言词又很中肯、很犀利的信。

那么黄永玉所说的曹禺解放后所写的戏是哪几出戏呢?即《明朗的天》、《胆剑篇》和《王昭君》。这三出戏的首演都是由北京人艺完成的。当时演出的效果都还可以,但黄永玉先生不喜欢。事实上,这三部剧作确也不是曹禺本人所喜欢的作品。为了说明问题,我们先回忆一下这三出戏的产生背景。

先说《明朗的天》。该剧创作于一九五四年,首演于当年的十二月十二日。次年又参加了由文化部组织的第一届全国话剧观摩演出会演,并一连荣获演出、导演、舞美设计、制作管理、舞台(灯光)创造发明等五个一等奖,主演刁光覃获表演一等奖。

《明》剧上演至今已有五十六年!今天大约七十岁以下的人是不大可能看过该剧的。故事发生在解放前至抗美援朝战争爆发这段时间,是一出配合党对知识分子进行思想改造的说教戏。也可以说这是一出“主题先行”的戏,是从概念出发的戏。

要写自己熟悉的东西。这是曹禺的一贯主张,自认为熟悉知识分子的曹禺选择了写医务界的教授们,他的这个选题曾经是被他南开的校友周恩来总理肯定了的,于是他的创作热情被燃烧起来,但当他深入生活、采访结束后,却又感到有些茫然了,感到无从下笔,他觉得他似乎又不太熟悉知识分子了。创作给他带来的不是兴奋而是痛苦。苦就苦在创作方法与过去不同。过去写剧本,出现在他脑海中的首先是一些人物、一些动人的场景,至于整部戏是什么样子,他似乎都还想不成熟。比如他写《雷雨》,他首先想到的是鲁妈在暴风雨的夜晚逼着女儿四凤“起誓”的那场戏,然后他再构思这场戏的前因后果,他也并未明确地想到要写一出“反封建”的戏。主题是在观众看过演出后悟出来的。但他写《明朗的天》可就不同了,写之前曹禺就明确了自己的创作意图——要写党对知识分子的改造,其所有的构思都要服从这一总的意图。说白了,就是要编造紧贴这个主题的人物和故事。而当时的时代背景又是什么情况呢?一九五四年,思想战线正在开展批判胡适思想的运动。这之前的四年里还有“三反”“五反”运动、批判电影《武训传》运动、整风运动、“肃反”运动等等。可以说运动一个接着一个。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知识分子还敢说真话吗?曹禺对知识分子的所谓“采访”能得到真正的收获吗?他真的熟悉包括他自己在内的知识分子吗?因此他说:“我写《明朗的天》时觉得很难写,我在协和(医院)搜集了不少素材,但是怎样提炼这一大堆材料,很吃力。要知道,我当时也是要思想改造的,我也是个‘未改造好的知识分子’嘛。那么我写别的知识分子怎么改造好了实在是捉摸不透彻。”“尽管我当时很吃力,但仍然是很想适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是硬着头皮去写的,但现在看来,是相当被动的,我那时也说不出是怎样的一种味道。”(曹禺同田本相谈话记录,一九八二年十一月三十日)

一篇极难做的大文章——从曹禺最看重的一封信谈起 共有5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一篇极难做的大文章——从曹禺最看重的一封信谈起》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一篇极难做的大文章——从曹禺最看重的一封信谈起》点赞!
精彩图文
《狼密码》:李迎兵的叙述策略
《狼密码》:…
教育就是爱+耐心+孩子能明白的方式
教育就是爱+…
一树树盛开的汉字繁花——读廖文豪《汉字树》
一树树盛开的…
感受信仰的力量——读《向延安》
感受信仰的力…
另一种角度看《棋王》
另一种角度看…
命运不会对同一个人微笑两次
命运不会对同…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