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论郭新民的土地诗

收录:2010-9-6  作者:熊辉  来源:中国作家网  点击:214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熊辉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20世纪80年代以后,诗歌艺术性立场的回归理应预示着文学人文关怀的复苏,但继之而起的经济浪潮却使许多诗人的主体意识和人文立场迅速地淹没于物质追求的洪流中。在价值观念迷乱和精神信仰空白的时代里,在部分知识分子的写作立场内缩到只关注自我的语境中,郭新民却用他的土地诗固执地言说并建构着我们的精神家园,其在土地上的存在和精神之思渗透出强烈的理性精神、人文关怀以及社会忧虑,从而使作品显示出较高的人文和艺术价值。

农业生产孕育的传统文化赋予了“土地”厚重的内涵:土地不仅是我们的衣食之源,而且是我们的精神之源,在地理和精神的双向维度上为我们建构起栖居的处所。因此,与土地(尤其是故土)相关的情感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心理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它历经各代诗人的歌咏而逐渐演变为具有普遍意义的情感和文化符号。郭新民的诗情来源于“土地”,是对大地之上的“庄户人”、“粮食”、“羊群”、“麦地”和“种子”的歌唱和思索,而不是对乡村风土人情的“镜相”反映或对乡土情感的简单抒发。乡土情感是“故乡的一棵老树、一条小溪所引起的情绪,不会跟其他树木和溪涧一样;怀念童年时故乡的一个友伴,也跟成长以后怀念一个朋友的感受不尽相同。”[1]乡土情感是复杂的情感集合体,它最显著的特点是与故乡特定的人事相联,进而折射出乡土情感与其他诸种情感的差异。由此推断,郭新民的土地诗不是乡土诗,更不是来自黄土高原的区域文学,因为其诗歌中的土地情怀已经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演绎成知识分子应有的且具有普遍意义的人文之思。比如诗人对“谷子”的深刻体认就远远超越了一般乡土诗歌对谷子的观照,作品的思想内涵也深邃得多。且看下面的诗行:“在季节的边缘我无比兴奋/认真斟酌如何向谷子请教/谷子的脚步响在塬上/谷子的气息扑面而来/他们生前发生过什么/他们身后还会出现什么/有某种声息隐约响起/是寒风幽幽的叹息/还是严冬狼一样凶险的眼光”。(《面对谷子》)很显然,诗人关于“谷子”的情思不是与特定的乡村事物相关的乡土情感,诗情在历史经验和现实体验的基础上跨越了乡土情感的藩篱而上升到了“普适”的高度,“谷子”成了某种精神的象征符号而非乡村物象。郭新民的许多土地诗不但不能归入乡土诗的行列,而且也不能单纯地理解为一般意义上的抒情诗,毕竟其间充溢的浓情和哲理足以超出诗歌文本的承载能力。例如《亲近土地》、《认识镰刀》和《珍重粮食》等诗篇所蕴涵的理念是很多呆板的说教和长篇大论所不能言喻的,即便是很多叙事作品也难以在思想和艺术上与之媲美。“土地”是郭新民诗歌中的主体意象,传递的是诗人对土地和劳动的浓烈情感,对“庄户人”生活的忧思以及生命存在的“天问”。总体而论,郭新民土地诗的思想情感早已逾越了乡土文学和区域文学的拘囿,显示出普遍的人文价值和独特的艺术价值。

土地是郭新民生命中最可亲近之物,对于向往生命本真存在状态的诗人来说,亲近土地就是亲近生命的本源,亲近土地才能理解人的存在。郭新民的土地诗从某种程度上说具有形而上的哲学意义,它是诗人对生命和存在之思的形象表达。诗人“最喜欢的艺术方式不是展示自身,而是使平凡琐碎的日常之事大放诗的异彩,从这些琐事中提取出更高的意义、更深的目的、更纯的情感,超出我们先前的设想,比我们曾经梦想到的更激动人心。”[2] 郭新民从身边平常的事物中领悟到常人难以捕捉的诗意,尤其是那些充满文化和精神意蕴的体悟,往往让读者为之震动。诗人在作品中这样表现他对“土地”的膜拜之情:“崇拜,往往使人执著/一往情深地给土地下跪/听高粱嘱托苞谷叮咛/倍感身上摇拽的绿叶/和脚下深入疯长的根须”。(《亲近土地》)郭新民对土地的崇拜源于对民族文化的热爱,也源于对劳动的赞颂,土地才会让拟物化了的诗人拥有“绿叶”和“根须”等生存之本。诗人以诗歌特有的表现力形象性地告诉了我们朴实而深刻的人的“存在”状态:崇拜土地,热爱劳动,人才会在土地上安身立命。人的存在也因此而与土地密不可分。由此,我们可以肯定诗人对土地的热爱一定源于他对生命本真存在状态和人类精神本源的形而上的思考。西方存在主义大师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1889—1976)在《此在与存在》(Existence and Bing)中说:“接近本源就是接近最大的快乐。故乡最玄奥、最美丽之处只存在于对本源的接近之中,而绝对不是其他。所以,因为对本源的接近而忠诚于故乡,这是很自然的。……诗人的天职是还乡,还乡使故土成为亲近本源之处。”[3]郭新民通过对土地的观照而接近本源,从而确认了自身的存在(being)和栖居(dwelling),在诗人看来,如果离开了土地,人们不但失去了生存之本,而且会违背生命固有的存在模式,那我们的精神就会萎靡不振。《亲近土地》这首诗就表明了只有亲近土地,我们才会拥有吸取并内化精神营养的“绿叶”和“根须”,土地之于人的存在何其重要!“天人合一”是中国传统观念中关于人如何在土地上生存的思想。在认识自然的能力还相当低下的古代,人们对“天人合一”的指认是以牺牲主体的能动性和创造性为代价去被迫适应“天”的结果,恰如郭新民在诗中所说:“一辈子靠天吃饭的人/是天天看天脸色的人/天叫下种就下种/天说开花才开花/天让结果方结果/天的能耐可真大”。(《天·庄户人》)农耕社会形成的天与人的和谐关系暗含着人对天顺从,人在土地上的存在实际上必然预示着主体性的泯灭,所以诗人要“将命运握在手中”,“用自己的脚走出了通天之道”。“从来就是能把政治家、哲学家说得很深奥的东西,变成感动人心的最朴素形象的人才是好诗人。”[4]这话对每一个诗人都具有非常现实的参考意义,此种表现能力是诗歌艺术表现力中最核心的元素,是诗歌取得较高艺术隶属度的关键。最感人的诗情来自于那些最朴素的真理,郭新民用朴素的乡村意象形象地表达出深刻的社会道理和生命哲学,在赋予诗歌文本深刻意义的同时凸显出其诗歌艺术的成熟,这样的诗人难道还不是好诗人吗?

论郭新民的土地诗 共有4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论郭新民的土地诗》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论郭新民的土地诗》点赞!
精彩图文
作家蒋晓云:用文字为民国时代留下剪影
作家蒋晓云:…
揭橥一代名伶的生命密码——读《裴艳玲传》
揭橥一代名伶…
八分之一的火候——从王凯的军旅小说谈起
八分之一的火…
家世是教化之源——读《家世》有感
家世是教化之…
错位的阵痛与融合——读俞胜《城里的月亮》
错位的阵痛与…
王月圣的休息创作论
王月圣的休息…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