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文化综合

文学时尚:一种“新”的写作方式

收录:2004-1-10  作者:杨经建  来源:文艺报  点击:388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杨经建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讨论文学时尚的问题,首先得对这一概念有一个较为确切的说法。然而,不要说对文学时尚,就是对“时尚”作出界说也是不容易的。是否可以这么认为,时尚是指社会上新近出现的、现实生活中广为流行的某种行为习惯、某种社会心理现象或某种事物,它通过不断地改换人们的价值判断被人们所接受、采用、进而迅速推广以致很快消失。如果给时尚作一个粗略的类别区分的话,那么时尚大体上有实用(包括物质和劳务)时尚和观念时尚,文学时尚显然是指后者。尽管观念时尚也会给追随者带来某种实际的利益(如交往或提高知名度),但与实用时尚不同的是,观念时尚关键在于其追随者获得的是一种感性的精神满足——主要是情感上的愉悦,即使这种情感上的愉悦常常是不纯粹的。

准确地说,当前的大众文化是文学时尚生成的最为直接的文化语境,换言之,在当代中国,严格意义上的(都市)大众文化出现之前文学的“时尚化”还未具备生成的必要条件,我们通常所说的“伤痕文学”、“反思文学”、“寻根文学”等都只能称是文学思潮而不是文学时尚,因为它们都有鲜明的自律性原则和明确的理性意识,是对当时的主流文化形态和国家权力话语体系的一种自觉的艺术转译形式,而且,在其内在的的精神价值的构成上它们都有一脉相承的对艺术自律的价值追求。而在市场经济体制确立后大众文化迅速崛起的文学“新”时期,大众文化所特有的消费主义文化品行使得包括审美关系在内的所有物质的、精神的关系越来越带有临时的、常“变”常“新”的性质。于是在文学消费市场上,琼瑶、汪国真、席慕蓉、三毛、王朔、梁凤仪……一浪逐一浪地“时尚”不断,连以严肃、高雅面孔出现的纯文学也不能幸免,可谓追“新”逐“后”,风骚各领三五年。

还必须看到,文学时尚化的倾向也是人类文明的发展变迁中工业文明向信息文明转化所致。众所周知,人类的信息文明是随第三次技术革命迅速出现的,它以电子技术、计算机技术、空间应用技术、光纤技术、激光照排等为现代信息传送手段,并已成为现代文明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而信息文明的特征之一是可以跨越时空限制,将信息及时、准确、综合性地联结为一个信息整体,从而使人类能够“同时知道”,这也为人类的艺术活动提供了普及性和流行性(文学时尚化的物化前提)的需要。二是信息一体化和信息量的激增推促了当代社会文化快速而频繁地更新,同时亦导致了包括文学在内的文化评价系统始终处于动态的不稳定的态势中,加之当代信息文化借助大众传播媒介以其普泛性、快捷性、时效性而影响并改变当代人的生活方式、思想方式和情感方式,成为制造社会时尚的高手。简言之,当前文学时尚化的趋势与当代人类信息文明的日新月异的发展密切相关。

从精神价值的构成来看,文学的时尚化倾向具有典型的“当下性”特征,这就意味着绝大部分时尚化的文学作品一方面与当代人的俗望和生存状态紧密胶结在一起,另一方面又成为社会的流行趣味与大众媒体的传播功能相结合的产物。其实时尚流行说穿了不过是某程式和俗套的流行,当文学作品以这样的程式或俗套面对大众时,它既简化了(从某种程度上说又不得不简化)接受的难度,同时又实现了大众文化所特有的消费享乐主义的意识形态功能。有学者论述大众文化时认为其特征是“话题型”,我以为“话题型”正好用来指证文学的时尚化倾向。所谓话题型是与系统型或逻辑型相对而言,它围绕着社会的热点话题或时髦话题而展开,这些话题一方面与当下的社会生活息息相关,同时又具有趋时性和易变性。换言之,不是艺术创造的逻辑,而是当下生活的动态或者说生活的实践决定了文学时尚的走向。比如文坛排行榜现象的风行。近些年来文坛盛行排行榜,用流行歌曲这类方式来操作、评定本不可也不应定量分析的文学作品。以致各种名目的文坛奖项纷沓出笼,为获奖而写作、将获奖当作时尚的作家并不鲜见。与此同时,纯文学刊物普遍遇到生存危机,纷纷向时尚化、通俗化、纪实化转型以求生存。而出版社与公众人物、时尚人物合谋炒作,各界名人纷纷披挂上阵,不惜采取各类形式制造时尚卖点:或请名家捧场,或请书商包装,或请报刊炒作,如“主持人文学”、“韩寒现象”就是典型的范例。所谓“新新写手”、“领导新潮流”、“全新感受”、“最新震撼”常常是追逐时尚文学亮出的徽号和护照。无疑,对文学“时尚”的谋求是对都市大众的自由享受的肯定中,提供了一种文化“民主”和精神“解放”的途径,但是由此也使文学失去了内在前提和先天的基础——艺术自律精神,艺术品不再是艺术家自由独立的产物,因此也不再能够直接成为他的个性和自由的体现。这个过程中,时尚即美、新即美的“唯美主义”成为艺术活动的主导精神,艺术的“形式”主义原则取代或压制了艺术的超越意义和精神理想原则,这使得艺术活动被简化为审美——娱乐形象的生产和消费活动。君不见,时下的作家由“边缘”走向“中心”的途径:一是获主流奖,二是向流行文化和创作时尚化认同,仿造明星生产方式寻求“成功”之道。而所谓“成功”主要不是以艺术含量更多的是以“人气”(受公众关注的程度)作为创作与评价的尺度。“后余秋雨时期”(创作《文化苦旅》《山居笔记》之后)的余氏格外“明星化”、“时尚化”,他的“千禧之旅”、“欧洲之旅”被称为通过电视“用嘴写作”,而且他还用“封笔”来抗议盗版等举动被传媒热炒。如果说以往的作家被视为大众的精神导师,那现在的时尚化的作家在某种程度上不啻为大众情人(也许苛刻了一点)。女作家卫慧的《上海宝贝》出版后更是在评论界和读者中引起了阵阵哗然:作者见面、签名售书、人们争相传阅、盗版书跟风书铺天盖地,美女与作家的因果、先后关系一时成为热门话题。“美女作家”一度抽象成一个流行的、时尚的符号,各级“美女”、“金童”粉墨登场,类似的作品成为都市大众时尚文学的标本。这使人很容易联想起,一个经济获得稳步发展、崇尚商业文明的时代,往往伴随着文化上的快乐原则和生活中的现实原则的并行。都市大众的日常生活成为一块巨大的“流行榜”,生活形式的“时尚化”在成为都市大众的自觉的文化追求同时更成为对日常生活本身的浪漫修饰点缀,成为人们对“当下”的尽情欢乐的享受。被誉为“新感情”盛行的60年代的美国社会正是这种时尚化的样板>

文学时尚:一种“新”的写作方式 共有4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文学时尚:一种“新”的写作方式》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文学时尚:一种“新”的写作方式》点赞!
精彩图文
说说文化产业的战略问题
说说文化产业…
人文因缘的当代辉映——寒山寺新添沈鹏诗碑
人文因缘的当…
喜看旧剧新姿
喜看旧剧新姿…
忧国于危机之前
忧国于危机之…
文艺评奖与“评奖文艺”——关于“文艺评奖”活动的若干思考
文艺评奖与“…
马未都:收藏家的软肋
马未都:收藏…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