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文化综合

一个人的文学史

收录:2010-8-13  作者:高洪波  来源:文艺报  点击:149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高洪波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高洪波:一个人的文学史摆在大家面前的是一本推迟了近三十年才面世的书。本来我以为当年写下的这批文字已湮没难寻,没料到在搬迁新居之时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是一批或手抄、或油印、或打印得十分粗糙的文稿,纸质松脆中透出岁月沧桑抹上的枯黄,但字或词的背后,却把我一下子拉回到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初期,拉回到沉浸在“新中国儿童文学史”框架下的疯狂写作状态中。

这里我要说出一个人的名字:崔坪。

正是这位人民文学出版社的老编辑、《朝花》大型儿童文学丛刊的主编和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激励、催生了我从事儿童文学理论研讨的热情,也正是在他的语言学院并不宽敞的家中,一度成为几个乐于著述儿童文学史的“野心家”的沙龙,我记得的有孙钧政、崔乙两位先生,还有一位浙江瑞安的张先生,他因口音的难以听懂无法交流曾让我苦恼万分……

我们企图编写一本新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核心人物自然是崔坪,但他述而不作,只负责出主意、拿方略,还有不断点燃大伙的著述热情。这个群体里我最年轻,经常骑着自行车从城里奔到北京远郊的语言学院,领了任务又骑车快乐地回家。这近一个多小时的旅途人迹稀少,在月光和树影下骑车的感觉美妙异常,这结果是大大触动了我诗的神经,不少儿童诗(如《森林组曲》)都是在行进状态下得到灵感。

那个时期真的很有趣,生活艰辛,居住斗室,四方求学,还要工作和写作,日程排得满满的,我当时边搜集资料边写作,平均一周一个专题,不到半年时间,把分配给自己的章节全啃了下来。

这应该是在1982年和1983年期间的事。

我记得由于摊开的资料小书桌摆放不下,便掀起被褥以床板为写字台,坐在小马扎上赶写书稿;还记得由于当时太过劳累,医院检查出我的转氮酶单项指标偏高,差点没当成急性肝炎患者住院。

后来,后来就不了了之了。因为似乎没有哪个出版社乐于出版这类大而全且不是学术权威写的书;更因为那时儿童文学理论著作是罕见品种,罕见到没有识货之人,诚如本书附录中收入山东老作家邱勋先生的创作自白所言:“在社会上,在文学界,也还有一些轻视儿童文学的不正确的议论和倾向。有人以为儿童文学是‘小儿科’,不会产生伟大的作品,不屑为之……”邱勋先生写信给我时,我们尚不相识,但他当时对我的研究热情给予极大的支持,他信中建议我补充阅读的作品,似乎是为我修改订正涉及他的专章而留下的。事实上,我当时与不少被研究者都通过信,不知为什么搬家找出的这包资料里,独独留下了邱勋先生的两封来信和一份创作谈。这就是缘分吧!

我想起2003年12月24日在山东济南出席邱勋同志创作生涯50周年纪念会上少先队员为他系红领巾的一幕,想起他后来创作的一系列优秀作品,想起我们共同参加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的若干活动。

邱勋先生的信与文章让我想起很多很多,尤其在我校订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张秋林社长亲自送来打印好的文稿时,记忆涌动,往事鲜活,我28年前论及的许多作家,冰心、张天翼、严文井、金近、阮章竞直至较为年轻的郑文光和崔坪先生,都先后离开了我们,当年刚过而立之年的我,如今也已年近花甲,锐气早已消磨殆尽,留下的,似乎惟有沧桑浩叹了。

一个人的文学史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一个人的文学史》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一个人的文学史》点赞!
精彩图文
中国知识分子论文剽窃大揭秘
中国知识分子…
中国近代文化的哲学解读
中国近代文化…
一个人的文学史
一个人的文学…
试办“文化特区”可成文化体制改革的突破口
试办“文化特…
“夏商周断代工程”对古代文明研究的意义
“夏商周断代…
为什么偏偏是德国?
为什么偏偏是…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