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现代儿童文学文论解说》:重构中国儿童文学批评史

收录:2015-5-28  作者:刘绪源  来源:中华读书报  点击:29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刘绪源评论集  

书中还曾举到一例(见第143页),说竟有人指周作人《儿童文学小论》不过是“一点儿小论”,是“随感性的文字”,根本算不上理论。我读后哑然失笑,未曾读懂周作人的读者往往会上这个当,因周氏从来喜欢把自己说小,从不打什么大招牌,他的著述一概谦称小书、小论,在如日中天时出的书也叫“苦雨斋小丛书”,他的重要论述从来只以清淡的随笔文字出之,但真正的行家(诸如胡适和鲁迅)都能读出分量。这一关未过,怎能了解周氏理论?只好以“都都平丈我”一类塾师视之罢了。但也由此可见,这一行业中的粗疏已达到怎样的程度。

本书解说的另一特点,是充满论辩性。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朱自强初登文坛,以一篇《新时期少年小说的误区》令人瞩目,文中点名批评班马等人的创作,一点不留情面。他的观点有重要的独创性(如对于儿童观的重视),但行文也有莽撞处,给人以“黑旋风”的印象。时过境迁,朱自强在界内地位彰显,在高校也成名教授,谈话著文稳健起来,板斧抡得少了,印象似已渐近“入云龙”。但近年锋芒又复凌厉,在本书中,与界内诸同行一一点名论战,寸步不让,而行文周密,材料充实,已无莽撞之气,颇似“豹子头”或“小李广”了,这是十分喜人的。

在郑振铎《〈稻草人〉序》一文的解说中,他旗帜鲜明地提出:叶圣陶的童话集《稻草人》和郑振铎所编的《儿童世界》,都存在前后不一的转向,这与强调“为人生的艺术”的文学研究会成立有关;“儿童文学(包括童话)‘为人生’这绝没有错……问题在于,其主张表现的人生和‘成人的悲哀’的绝望性。儿童文学不是任何的成人观念和情感都可以投注进去的容器”;这段解说还借助德国凯斯特纳等作家的话,强调,“只有对人类持有信心的人才能对少年儿童有所帮助”,怎样将苦难“显示给儿童”是一个需要儿童文学探究的大问题。他对郑振铎的肯定意见持否定态度,对王泉根等当代学者的赞颂则作了有力批驳。在冰心《〈寄小读者〉四版自序》的解说中,他对冰心这部名著的文学价值也提出了大胆怀疑,并说:“无论是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研究,还是中国现代儿童文学批评史研究,都极有必要对冰心所代表的‘传统’进行深入的反思。”这篇解说对方卫平等人的观点也进行了大段辩驳。在茅盾(化名“惕”)《再谈儿童文学》一文的解说中,他借助茅盾的分析,强调了凌叔华的儿童文学创作事实上高于“一直被置于极高的地位”的叶圣陶和张天翼,表达了“重写”儿童文学史的冲动。论辩最为激烈而密集的,当数与吴其南等争论“儿童本位论”的问题了。

行文至此,我忽然想到,当年赵家璧请蔡元培、胡适、鲁迅等一起编定第一个十年的《中国新文学大系》,除创作外,还专设“建设理论集”和“文学论争集”——新文学草创之初,理论上抓住“建设”和“论争”,那是抓了要害。中国儿童文学批评史严格说仍在草创阶段,所以自强文风中突出了“论辩性”和“建设性”,我以为是极有益的。他的建设,首先在方法论上。他提出“建构的本质论”的方法,与我以前提的“建构论须与本质论相统一才有价值”颇相似,但他的提法明显高于我,因我还在防范后现代理论的消极作用,他则能在不伤既往学术传统的前提下对后现代理论作积极的应用。通过这一方法,他论证了“一切儿童文学都是现代文学”的重大命题(见本书自序与附录),又理出“儿童在人格权利上与成人平等,在心理、生理上与成人不同”这两个中国的“儿童的发现”的逻辑支点——这其实就是“儿童本位”的理论(见《儿童研究导言》的解说)。统观全书,我感觉到,在朱自强所构建的未来的中国儿童文学批评史中,“儿童观”应是其逻辑起点,这与他早年入行时的思考相一致,可谓一以贯之;而真正潜伏着、发展着、有着无穷前途的理论内核,就是“儿童本位论”——周作人、郭沫若、严暨澄等对此都有精辟论述,本书也处处闪烁着这一理论的光泽。

《现代儿童文学文论解说》:重构中国儿童文学批评史 共有3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尾页  页次:2/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