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儿童小说的早春天气——近年部分作品之读与思

收录:2015-2-13  作者:刘绪源  来源:中国作家网  点击:60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刘绪源评论集  

第一则写他与另一农民工的小女孩在城里的传奇遭遇,他那时才5岁;第二则写他回到乡下,在一个和尚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故事表面更传奇,其实充满现实感; 第三则写他到城里看父母,自己卖报挣钱,竟还救了一个决心当众自杀的农民工,这似乎更偶然更离奇了,但读下来就会知道,它非常现实,并因其真实而催人泪 下;第四则,是孩子长大,成了高中生,回到城里就读,他像很多同龄的孩子一样嫌自己父母丢人了,他进入了尴尬、痛苦的“分裂时期”,这个看似比前三则平淡 的故事,读来却更感人。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作者的才华:他能将传奇的故事写得平淡自然,也能将平淡故事写得跌宕起伏回肠荡气。这奥妙在哪里?说来也简 单,就在于真——真实而真诚。同样,他的那些写青春少年的短篇,题材和情节多有接近的地方,但读来也没有一丝雷同,这原因也简单,还在于真——他不是在人 为编造故事。雷同大都是人为编造(编造者往往以为自己很聪明很别致)的结果。只是作者长篇的结构布局,还不如短篇那么精粹圆熟,时有人工的痕迹,故还须好 好磨炼。

“质感”及其他

这几年,成长最快的小说作者,是小河丁丁。在2014年5月公布的第三届”周庄杯”短篇小说大赛中,他的《爱喝糊粮酒的倔老头》获特等奖(原刊 《少年文艺》2013年11期)。这是一篇非同凡响的小说,近年所读的短篇中我以为还没有可与匹敌者,将它放入汪曾褀的集子里也一定不会逊色。作品一开始 津津乐道地铺陈酿酒程序,曾引起一些评论的诟病,我则以为这是非常出彩的笔墨。因这些过程写得极内行,细微而有趣,又加上了童年的眼光和心情,读来决不枯 燥。高晓声的《李顺大造屋》《漏斗户主》和汪曾祺的《羊舍一夕》等,都曾有这种一五一十、如数家珍的铺陈,都取得了特佳的艺术效果。转入故事后,作者更是 自信从容,不疾不徐描画民俗民风,几乎无一闲笔,处处引人入胜。人物更具传奇色彩,不仅神秘的倔老头写得好,母亲以及着笔不多的父亲,也同样“倔”,同样 精彩。最后,父母没有接受老头临终的转赠,那珍贵的玉葫芦竟跟着遗体而去,可能被埋,也可能被火化了——这里既有对传统道德的颂扬,却也包含了批判,一切 都在不言中,作者只以形象说话。这样一来,阐释空间反倒无限扩大了,这是形象大于思想,是极高明的文学手法。2014年8月,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了他的 “传奇小说集”《我本来可以大侠》;2015年1月,江苏少儿社又出版了他的另一本短篇集《松鼠拜年》。这位低调勤奋的作家迎来了创作的高峰期。

小河丁丁的笔墨充满“质感”。常听人谈论作家的语感,语感既指语言能力,更指语言表现力。但对文学创作而言,语感的核心也是质感。所谓质感,就 是写人像人,状物像物,一笔写到位,语中有质,不尚虚浮。这里的关键还是生活,即维特根斯坦所强调的“语用”。有时一篇作品华美生动,十分好读,但读后的 感觉就是浮软,没有质感,为什么?我在反复分析后得出结论:这样的作品中,作者编得出来的部分,必然超出了编不出来的部分。也就是说,作品中(或语言中) 的质感,是生活的赐予,它是由再聪明的作者也编不出来的那部分内容支撑的。此即质感的由来。

儿童小说的早春天气——近年部分作品之读与思(刘绪源)

儿童小说的早春天气——近年部分作品之读与思 共有7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页次:5/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