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儿童小说的早春天气——近年部分作品之读与思

收录:2015-2-13  作者:刘绪源  来源:中国作家网  点击:60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刘绪源评论集  

可是,战争还是无情地来临了,这时孩子们的真实生活是怎样的?文学又应如何表现这特殊时期的孩子?李东华作出了很好的回答。她以全新的观念描写 战争与儿童,她写的不是“孩子的战争”,而是“战争中的孩子”,这看似词序的颠倒,其实是让文学回归生活的一次艰苦的、创造性的努力。小说写了抗战中山东 乡间的几个孩子,展现了他们充满童趣的生活,也写了他们的苦难、惊恐、坚韧、仇恨和成长。这是真正的纯文学描写。事实证明,这种写法大大拓宽了战争题材的 内涵而非相反,它的感染力也胜过了那些大同小异的战斗故事。当然,此书的情节和结构还有不够完整、严密的地方,作者可在今后再版时作大幅修订,以使其成为 真正的传世之作。

探寻人生难言的奥秘

2014年7月,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舒辉波的四本小说:短篇集《十七岁,花要开》《小时候的爱情》,长篇《心里住着好大的孤单》和《飞越天使 街》。这是值得祝贺的事。我读舒辉波的作品,几乎每一篇都会带来惊喜,并常常因感动而鼻子发酸。作者在文学跋涉途中从不懈怠和取巧,因而能在作品中时时留 下自己的真生命。

短篇《小时候的爱情》写了两个幼儿园孩子的“结婚”协议,写了5岁男孩对小表姐的“爱情”,又写一群四年级小学生对一个像“妖精”一样漂亮的年 轻女教师的爱慕,作者在结尾时说:“如果有一天,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他或她过来跟我说,我爱上了谁,我一定会笑着告诉他或她,不要惶恐,不要害怕,心中 有爱,是多么美好!”——这是多么开明的家长,又是多么开明的情致。但这种思想和情感不可能凭空而来,只能是亲历人生磨难的产物。在另一则《十七岁,花要 开》中,就写了两个高中生在繁忙的学业中悄悄产生的真情,受到了老师的干预、压制和羞辱,女生在忍无可忍之下奋起反抗并付出了代价。他的小说常常从不同的 角度接触同一命题,看得出他在严肃地、不歇地探寻人生难言的奥秘。这些作品都真实感人,虽然也关涉少男少女情感纠葛,但读者决不会将它们与那种俗艳雷同的 “青春文学”混为一谈。

长篇《心里住着好大的孤单》也很不一般。它写了一个农民工孩子的四个不同阶段,因每一阶段的背景都不一样,所以不妨看作四则写得很结实的短篇。

儿童小说的早春天气——近年部分作品之读与思 共有7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页次:4/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