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外国文学

与海地姑娘论波德莱尔

收录:2014-12-10  作者:沈大力  来源:中国作家网  点击:104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沈大力评论集  

“悲剧源于一种矛盾。我觉得波德莱尔自身就是一枝恶之花。如果我记忆准确的话,波德莱尔曾经在《我的心迹流露》里承认。‘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 能有两种并存的意向:一为向着天主的灵性,即升华的愿望;一为撒旦的欲念,或曰兽性,即堕落的快感’。这不正是《恶之花》的写照吗!据说,波德莱尔去世 时,仅有魏尔伦等寥寥数个‘颓废诗人’送他去墓地。下葬时,从早上一直阴沉的天空骤然雷鸣,落下一场暴雨,似乎上苍在为《恶之花》的作者敲响丧钟,为其幽 魂施洗超升……”

说到这里,我转变话题,询问曼菊对当今世界变化的看法。

她并不立刻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低下头说:“您知道,我们海地、马提尼克、瓜德罗普一带的克里奥尔族虽是白种人的后裔,但世代跟当地黑人混血,不 仅皮肤变黑了,而且风俗习惯也与他们同化,最终归属于‘尼格罗-黑非洲文化’族群,也以‘尼格罗意识形态’来思维,据此确立我们的民族形象。至于我个人, 曾祖父本来就是从非洲贩卖到美洲的黑奴,是大卫·狄奥普诗里那个‘失去一切的人’……”

“大卫·狄奥普去世了,可我认识他姐姐,曾受托将《失去一切的人》翻译成中文。”相逢何必曾相识。我兴奋地吟诵起狄奥普的诗来:

太阳在我的茅屋里微笑,

我的妻妾像晚风中的棕榈

袅娜又窈窕。

我的儿女们划船大河之上,

悄悄深入原始森林的死角;

我驾独木舟同鳄鱼搏斗,

踩着塔姆-塔姆鼓亢奋的节奏,

在月亮的清辉下舞蹈。

欢乐的塔姆-塔姆鼓!

无忧无虑的塔姆-塔姆鼓!

自由的篝火在燃烧。

曼菊对这首诗体会更深,她接着吟诵道:

突然有一天,

我的茅屋显得空荡荡的,

失去了生活的阳光。

我的妻妾将涂红的厚嘴

压在钢眼征服者冷酷的薄唇上。

我的儿女不再自然裸体,

换穿了铁血的军装。

而你呀,你也不再咚咚震响,

我深夜里的塔姆-塔姆鼓,

祖辈的塔姆-塔姆鼓啊!

奴役的锁链撕裂了我的心房!

“接踵而来的是‘三角贸易’,即贩卖黑奴。因为欧洲殖民者几乎灭绝了印第安人,突然发现新大陆没有劳动力了。”曼菊说:“殖民纪元的蓄奴一去不 返了,可我在想:如今之世,‘失去一切的人’又复得了什么?您问我>

与海地姑娘论波德莱尔 共有4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尾页  页次:3/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