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

民国女作家:被走红与被误读

收录:2014-10-9  作者:周南焱  来源:北京日报  点击:1587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周南焱评论集  

林贤治深情地说,萧红的创造性被严重低估,文学史上的地位还不够高,她的小说具有散文化特征,对生活观察 很独到,对人性中恶与丑陋的暴露,以及对男权社会暴力的揭示比较深刻。萧红写《生死场》《呼兰河传》,把自己放进里面,不会隔岸观火,是用生命来写作。在 林贤治眼里,萧红的小说不迎合读者,而张爱玲的作品有讨好大众的一面。“张爱玲已经被读者神化。她对市民社会有独到的观察,富有灵性,但其气局不大,不宜 过于高估。除她之外,林徽因的文学作品并不多,文学地位也被高估了。”

曾经主流的作品变成支流,曾经支流的作品变成主流,张爱玲、 萧红、丁玲等人文学地位的变迁,背后也是一部现代文学史的变迁。“时代变了,有的作家退隐,有的作家显身。这叫拨乱反正,也挺正常。”止庵感叹,从一段较 长的时间来看,文学史还是比较公平的,文学以外的政治因素慢慢淡化,还是要靠作品本身说话,民国女作家们逐渐回归本位。

实际上,民 国女作家对今天女性作家的影响,除了张爱玲之外,其他作家都没多大影响,萧红也不例外。“民国和今天是不同的文学世界,文艺体系不一样,作家的生存方式也 不一样。”林贤治感慨,今天的主流女作家们养尊处优,关在作协大院里的生活和写作状态,就跟萧红不一样,萧红的作品很难对她们产生影响。

观察

“娜拉走后怎样”

“两个人一起是为了快乐,分手是为了减轻痛苦。你无法再令我快乐,我也唯有离开。我离开的时候,也很痛苦。只是,你肯定比我痛苦,因为我首先说再见,首先追求快乐的是我。——张爱玲”

“十年前,你爱我,我逃避不见;十年后,我爱你,你不在身边。人生的错过就是如此。一刹便是永远,追悔也是纪念。在心的修行途中,绝不允许投机,面具必被撕毁,谎言必被揭穿,谁也无法幸免。——林徽因”

“终 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邀约好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 湿诺言。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林徽因”

这里摘引的是微博 上的三条博文,标明是张爱玲、林徽因语录,其实是伪托。如今的微博、微信上,大量流传张爱玲、林徽因的句子,有的是俩人所作,有的则掐头去尾,还有的完全 是伪托。这些所谓的金句无非是谈一些婚姻爱情的浅俗道理,却被大众津津乐道。网上流传的这些句子,可以看出,张爱玲、林徽因变成了情感导师的角色,变成了 通俗流行文化的符号,变成了一种文化消费品,跟真实的张爱玲、林徽因实际上没有多大关系。

当民国女作家张爱玲、林徽因乃至萧红,进 入大众通俗文化领域之后,她们真实的面貌往往被遮蔽了,她们所处的时代环境和个人的困境遭遇,也被疏离而变得模糊不清了。作为中国现代新女性,她们的人生 都有着传奇色彩,但这传奇的背后,又有着许多付出。相比张爱玲、林徽因家境的优越,萧红、丁玲这类来自底层的女作家更不容易,当年的女性选择从事写作,比 今天的女作家要困难得多。谋生不容易,还背负旧婚姻,她们要打破束缚,走上独立自主的道路,才会有那些惊世举动。

民国女作家:被走红与被误读 共有6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页次:4/6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