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的辩证精神

收录:2014-8-21  作者:董学文  来源:中国文化报  点击:303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董学文评论集  

列宁对列夫·托尔斯泰的批评也令人钦佩。一方面,列宁称赞他是“天才的艺术家”,“创造了无与伦比的俄国生活的图画”,“创作了世界文学中第一流的作品”,另方面又指出他是笃信基督的地主;一方面说他是直率、真诚的抗议者,另方面又指出他是颓唐的、歇斯底里的可怜虫;一方面说他是最清醒的现实主义,另方面又批评他疯狂地鼓吹世界上最卑鄙龌龊的宗教。列宁不赞成把托尔斯泰称为“公众的良心”“生活的导师”这类观点,认为那是“胡说”,是“空话”,是有些人“故意散布的谎言”。他认为“这样的话,比普通的庸人论调还要坏。这是用虚幻的花朵来装饰‘烂泥’,这只能用来骗人”。列宁评价道,托尔斯泰是俄国革命的一面镜子。在他的遗产里,“有着没有成为过去而是属于未来的东西”。这种高度辩证的批判精神,既触及了作品内容的实质,又升华了小说的美学高度。这种批评,同我们常见的那些赞歌式批评、广告式批评、隔山打牛式批评、红包批评、圈子批评、老好人批评以及“隔靴搔痒”“钝刀子割肉”“美化包装”式批评,不是泾渭分明、大相径庭吗?

我们不能说我们的一些作品包括那些获奖作品,比歌德、托尔斯泰的水平还要高吧,可我们怎么在文艺评论中就听不到经典作家那样对待作家作品的辩证批判的声音呢?一味地褒奖有加,一味地不涉及痛处,只会带来批评威信的滑落。这种缺乏马克思主义批评精神的风气,是需要加以反思的。

二、坚持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的价值评判

这是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精神内核的又一个方面。没有价值评判的文艺批评,可以说同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是不搭界的。马克思主义批评是一种文艺“公转”和“自转”结合的批评,是“美学观点”和“历史观点”、“内在分析”和“外在分析”融会互补的批评。它要求对作家作品的优劣得失、价值倾向做出符合时代脉搏和历史要求的判断;它要求在批评中有政治的、群众的、审美的透视敏感与视角。这是历史唯物主义在文艺批评中的应有表现。

我们不赞成把文艺批评变成纯个人的活动,变成“自己证明自己的自动机器”,不赞成批评家执意突破价值底线,干扰价值导向,或者摆出一副“价值中立”的架势,因为这样做的结果只会落得个圆滑、庸俗、投机、苍白的下场。文艺的价值评判,其实就是对文艺与一定价值主体之间关系的评价,对文艺现象对谁有用、对谁有利、对谁有益的评判。这种评价,事实上是谁也回避不掉的。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向来主张在文化冲突和思想斗争中隐瞒自己的观点是可耻的,文艺批评不能走逃脱“价值判断”之路。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明确赞赏那些表现叱咤风云的、革命无产者形象的作品。他们热切期望无产阶级能在现实主义中占有一席之地,真诚希望作家、艺术家能成为人民的歌手。他们不反对“倾向诗本身”,只是希望倾向要自然而然流露。他们坚持对作家、作品的阶级分析,抨击伪善的人道主义。他们认为有的作家“缺乏一种讲故事的人所必需的才能,这是由于他们的整个世界观模糊不定的缘故”。恩格斯甚至这样说道:“某个作家有一点点天才,有时写点微不足道的东西,但如果他毫无用处,他的整个倾向、他的文学面貌、他的全部创作都一文不值,那么这和文学又有什么相干呢?任何一个人在文学上的价值都不是取决于他自己,而只是取决于他在整体中的地位。”由此可见,文艺批评中的价值引领是马克思主义批评精神不可或缺的成分。

我们的文艺批评面临着纷繁芜杂的环境,面临着混乱、多元的潮流冲击。越是在这个时候,我们越是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的价值取向和价值判断。文艺批评倘若不秉持科学的价值观,不去弘扬“真善美”、抨击“假恶丑”,那么,它在意识形态领域就会打败仗,就会让腐败的东西滋长,就会落入虚无主义的陷阱。无数事实表明,文艺要发展繁荣,必须重视价值引领,这是文艺发展的“火车头”。离开价值引领的文艺批评,势必“缺钙”,患“软骨症”。反之,倡导和营构一种积极向上的价值系统,这正是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保持其生命活力的秘密所在。鲁迅说得好,文艺是绝不能俯就、媚俗的,否则“就很容易流为迎合大众,媚悦大众。迎合和媚悦,是不会于大众有益的”。

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的辩证精神 共有3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尾页  页次:2/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