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风格与时代

收录:2014-8-11  作者:樊星  来源:中国作家网  点击:34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樊星樊星评论集  

风格多变的时代

优秀的作家都有与众不同的个性。杰出的作品都有独具特色的风格。这好像已是文学的常识。

只是,文学的玄机常常在“不确定”中。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发现之一是“测不准原理”。米兰·昆德拉也指出过:“每一部小说都对它的读者说: ‘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简单。’这是小说的永恒真谛”。(《被忽视的塞万提斯的遗产》,《小说的艺术》中文版,作家出版社1992年版,第19页。)对那 些文学常识,也不妨作如是观吧。

多年前,一位很有名的作家就说过,“风格就是死亡”。他的意思是,他不想以固定的风格束缚自己的写作。事实上,虽然文学理论常常用一些“主 义”、“风格”的标签给千姿百态、千奇百怪的文学现象分门别类,作家们却常常是在不断突破陈规、也不断超越自我的。巴尔扎克是批判现实主义的经典作家,可 他的长篇小说《驴皮记》却是典型的“寓言”作品,也与“现代派”风格非常相似;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夜》与《地下室手记》,前者感伤,后者却气势凌厉、富 有论战风格,完全是两副面孔;鲁迅的《狂人日记》与《故乡》也风格迥然不同。由此可见,一个作家可能写出不同风格的作品。优秀作家对于“思潮”、“风格” 的超越是常见的现象。因为文学的精神是自由。作家的心灵更是复杂多变(或者说丰富多彩吧)。而在现代社会生活日新月异、人们追新逐异的心理也不断升级的氛 围中,不断超越自我、不断求新图变就迫使作家的风格也得在多变中不断更新。而这样一来,用一种风格去概括一位作家的创作就常常显得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就说贾平凹吧,从《商州三录》的清新淳朴“笔记体”到《废都》的惊世骇俗“《金瓶梅》风”再到《怀念狼》的奇崛“魔幻体”,可谓上下求索、一变 再变、令人称奇。再看莫言吧,从早期的《民间音乐》、《透明的红萝卜》的感伤风格经《红高粱》《丰乳肥臀》《酒国》的狂野风格再到《生死疲劳》《蛙》的凝 重风格,也是不拘一格、玄妙多变、蔚为奇观。还有阎连科,无论是早期的《东京九流人物志》那样的“市井小说”,还是《日光流年》那样的哲理“寓言”,抑或 是以后的一些讽刺小说,也像川剧“变脸”那么不可捉摸、令人惊叹。慕容雪村是“70后”作家,他的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就很有“白领气息”、成都 风情,而纪实文学《中国,少了一味药》则充满了忧患意识和惊心动魄的“现场感”,也显示出广阔的才气。如此看来,多变已经成了许多作家的共同追求;而这样 一来,那种对作家固定不变的“风格”概括也就成为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虽然,我们也不应该因此忽略那些一直坚持某种恒定的风格,并也赢得了文学荣誉的优秀 作家,例如当代的汪曾祺、史铁生、迟子建等等。他们能够以不变应万变,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文学的奇妙。

风格,一个恍兮惚兮的概念,一种变动不居、变中又有所不变的气质、文风,好像是作家的个性所系,又受着变化无常的种种思潮、形形色色的纷繁事件 的影响制约,不时发生着渐变或是突变。正所谓:从“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到后来“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再到“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这是禅宗的 启迪,也是文学的玄妙所在。

关注“70后”、“80后”的创作

风格与时代 共有4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