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周李立:碎片化叙述诗学的探索

收录:2014-6-4  作者:周新民  来源:《芳草》  点击:253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周新民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周李立的是一位80后作家,曾出版过中短篇小说集《欢喜腾》。《如何通过四元桥》和《八道门》是她新近创作的两篇小说。周李立的小说普遍具有较强的哲理思考和沧桑感,在小说艺术形式上着意创新。《如何通过四元桥》和《八道门》这两篇小说延续了原有小说的一些特色,也有新的探索。

《如何通过四元桥》的情节相对比较简单。教授刘一南和女友贾小西约好在一家咖啡店见面。刘一南要通过一座名曰四元桥的立交桥,才能到达贾小西等待的咖啡店。刘一南尝试三次通过立交桥,都没有找到通往咖啡店的“东四环”出口。待刘一南找到出口时,出口因为施工已经被封死。折腾三个多小时后,贾小西已经离开了咖啡店。小说情节简单。但是,上述整一的故事情节,是被众多叙述碎片掩盖着、经过梳理归纳重新整合出来的。事实上,整个小说只有两个空间场景:一是教授刘一南在四元桥反复折腾,企图寻找“东四环”的出口;另一空间场景是贾小西在咖啡店通过手机和纸质地图,为刘一南寻找“东四环”的出口。但是,小说并没有仅停留在四元桥和咖啡店这两个物理空间之中,而是不停地插入刘一南、贾小西的人生经历。刘一南、贾小西的人生经历,显然溢出了四元桥和咖啡店的时空,不断地切割四元桥和咖啡店的场景。于是,刘一南、贾小西的人生历程,包括刘一南寻找“东四环”出口的经过、贾小西通过手机和纸质地图寻找“东四环”出口的历程,相互切割。不同时空反复交错,最终形成了众多的叙述碎片,造就了小说《四元桥》碎片化的叙述状况。和《四元桥》一样,《八道门》的叙述也是碎片化的。《八道门》似乎有着完整的故事情节。测绘师康一西由省城公司调入北京公司总部工作,租住在高档小区堂宁小区。工作期间没有通过公司的考核,最终退租堂宁小区,回到省城工作。《八道门》也有两个物理空间:堂宁小区和康一西的公司。但是,康一西的人生经历,不断地插入堂宁小区和康一西公司的叙述场景,堂宁小区和康一西的公私生活空间不断地被康一西的生活经历所切割,貌似完整、明了的物理空间,最终被碎片化的叙述所切割。

《四元桥》和《八道门》碎片化的叙述方式,成为这两篇小说最为突出的叙述方式。传统小说追求线性的故事情节的营构,故事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在全知全能的叙述视角统摄下,一一交代得清楚明白。与传统小说注重故事不同的是,现代小说注重场景的描绘。随着现代哲学的崛起,人物的内在世界的揭露与展示,成为现代小说圭臬。外在的场景展现转化为内心场景展示,是现代小说发展的新阶段。外在场景或者内心活动都被整合,无形的“上帝之眼”仍然是小说的叙述源泉。这和注重故事情节的小说的叙述内在机制是一致的。当今世界已经进入了信息化时代,“历史的去魅”是信息化时代的基本特征。小说艺术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再追求情节或者场景的整一性。于是,碎片化叙述,就成为小说艺术的至高追求。传统小说追求道德认同,现代小说塑造个体神话。无论是传统小说还是现代小说,都在找寻某种特定的“认同感”。然而,碎片化叙述的出现,颠覆了小说的“认同”机制。交流困境乃至隔膜,成为 “认同”危机时代的重要主题。这也是《四元桥》、《八道门》碎片化的叙述,所要表现的重要信息。

《四元桥》中的教授刘一南,是凭借个人知识与智慧生活的一代人。知识、修养、人际交往能力是这一代人生存与发展的基本素质。在刘一南这代人看来,事情是有真伪的,只有个人亲眼所看到的,只有个人亲身经历的,只有经过大脑判断的,才可能是真实与可靠的。因此,刘一南仍然对信息化时代的许多工具持排斥态度,他的车上不装信息化时代有车一族所不能缺的GPS。与刘一南过分相信自我不同,贾小西是与刘一南完全不一样的人:“她遇到问题的第一反应,总是‘搜一下’——去吃什么,搜一下大众点评网,去看什么电影,去搜一下豆瓣网,读什么书呢,搜一下亚马逊,要找路呢,搜一下google地图,穿什么衣服呢,搜一下天猫。她甚至连超市都不去,因为自然有快递员会把她在网上购买的那些卫生纸和洗衣粉送货上门……吃穿住行,还有什么是互联网不能为她提供的呢?”贾小西所代表的是信息化时代成长的一代人。这代人所有知识和信息的来源是互联网,“搜一下”是这代人的最重要的生存方式。在语言与信息符号之间漂移,构成了贾小西这代人的生存状况。当刘一南把车开上四元桥后,面对像“中国联通”标记一样错综复杂的线路与出口,刘一南失去了判断能力,他的经验与能力在这个时候丧失了力量。经过三个多小时的等候,贾小西认定是刘一南有意不和她会面。而这种误解、隔阂产生的原因除了有刘一南的生活经验在这个信息化时代显得捉襟见肘之外,信息化时代自身的桎梏也影响了刘一南和贾小西之间的关系。正在刘一南焦头烂额地在四元桥上找出口时,贾小西已经“搜”到了“东四环”的出口。信息化时代的优越性,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来了。但是,信息化也存在着问题。当贾小西把“东四环”的出口通过手机短信告诉刘一南时,刘一南并没有及时收到,因为短信延时到达。于是,相信知识与经验的刘一南在信息化时代的束手无策,而信息化崇拜者贾小西的短信偏偏在刘一南最需要信息的时候延时。这二者凑在一起,就造成了刘一南和贾小西之间的误解。最终,刘一南和贾小西之间出现了无法消弭的隔阂。

周李立:碎片化叙述诗学的探索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周李立:碎片化叙述诗学的探索》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周李立:碎片化叙述诗学的探索》点赞!
精彩图文
麦考利与《二重人格》
麦考利与《二…
扩展历史文化视野 提升西部文学品格
扩展历史文化…
闲适与雅意——读《笼中鸟集》
闲适与雅意—…
麦家 “走出去”的解密
麦家 “走出…
择取一个时代的美丽——读施施然,兼及她的诗和画
择取一个时代…
品钦、昆德拉和拉什迪,才是先锋文学尽头这立体三维旗的三个面
品钦、昆德拉…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