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西柏坡飘来智慧的云

收录:2014-5-23  作者:戴长江  来源:河北日报  点击:30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西柏坡飘来智慧的云(戴长江)

历史宏大的叙事不一定非要取证于波澜壮阔的苍茫云水间,相反却可以追根明察于微观世界一花一草的震颤中,就像惊天动地的海啸可能源于大海深处一场微微的地震,对海底岩石与沉沙微妙变动的细致考察有时并不比关注表面的壮阔收获更小。1948年至1949年的中国天翻地覆,很多学者作家以及影视作品不惜笔墨倾力描摹那场决定中国两种前途、两种命运的大决战,以及党中央和毛主席在西柏坡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千古传奇。作为西柏坡研究专家的赵新月也这样做过,他总撰稿的40集大型电视纪录片《西柏坡来电》、12集电视系列片《西柏坡三人行》、《大西柏坡赋》以及长篇论文《莱茵河与滹沱河——马克思主义在西柏坡》等作品都属于这种风格。但是,他的《你来西柏坡看什么》这部著作则属于另外一种叙事方式——从当下出发向西柏坡时期中国乃至世界的宏阔背景中走去,穿过历史的云烟一直走到滹沱河宁静的水湾里,寻索草根深处一个甲子之前存留下的隐隐马蹄声、枪炮声和呐喊声,以及春犁翻开泥土时嘭嘭作响的讯息。这次,他把研究西柏坡历史的广角镜换作显微镜;他把粗笔写意换作工笔特写;他要找见一花一草拔节的律动怎样让新中国喷薄欲出的曙光在跃出海平面的一霎时发生了微微的抖动;他还告诉读者他发掘的一系列微妙的历史事件原与我们今天的生活息息相关——缺钙的骨骼借此可以强身,浮躁的灵魂借此可以熨帖,吊诡的时疾借此可以祛除。

一个国家和民族,没有什么重大的历史事件不波及、碰撞、擦伤和影响到即便是远隔千里的芸芸众生,但在重大叙事的描述中众生有时被忽略甚至被遗忘,就像写二十四史的作家只记得帝王家谱里的风云人物而遗漏了作为历史主体的人民一样,即便关注人民也只是在概念上含混而朦胧地一笔带过。赵新月笔下的“人民”乃至“敌人”不是笼统的概念而是一个又一个鲜活的面孔,是在解放战争中付出辛劳乃至生命的各类“小人物”以及他们的各种“小情节”。他们中有肠子被炮弹炸出来往肚子里一塞又踉跄着奔赴火线的年轻战士;有宁愿被敌人割掉乳头和头颅依然不说出军粮去处的农村妇女;有党中央进京之前平山县一场天花瘟疫中机智救难的文工队员;有女扮男装发誓替父报仇并屡立战功的当代花木兰;有在解放区民主政府婚姻法护佑下大胆自由恋爱的青年女子;有为推进土改而与要饭的老妪同吃同住的妇女干部;有为向不识字的农民宣传辽沈战役消息而挖空心思撰写大白话宣传稿的通讯员;有在战前诉苦会的白幡下泣不成声、发誓报仇的“解放战士”;有迷信鬼神而误把鸟粪当作灵丹妙药并在政府教育下获得进步的村民;有在老百姓蔬菜里投毒、在解放区商店里故意使用假钞的国民党军人;有饥饿难耐而主动要求坐牢的国统区小偷;有愿意参加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美国人、英国人、日本人……我不知道他这些故事是从哪里挖掘的,新鲜而震撼。虽然以前讲述西柏坡故事的人很多,但很多故事因为口口相传而失去了新鲜感带给读者的吸引力,赵新月讲述的这些故事因为陌生而使人惊诧不已并过目难忘。书中讲述的西柏坡时期解放区以及国统区老百姓的凡人小事和小情节,构成了这部书的主要叙事对象,读来让人惊喜复惊奇、神往又神伤。正是这种见微知著地对当时民生、民情、民风的细致描述,使读者在边区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的悠远意韵里组合出自己心目中解放战争历史大叙事的苍茫景观。

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乎山水之间。善于讲故事的学者,其意当然也不在故事而在哲理之间。赵新月善于讲故事,但是他所讲故事的背后总隐潜弥漫着智慧的光影。而这些哲理的光芒又恰恰照射在当下世道人心的幽晦不明处,使每个读者顿觉澄明光亮。学术必须面对人类社会的“迫切问题”,亦即人的生存境况。真正的学者总是要把学术当作讨论生活的一种方式,赵新月借助这部书就是要与读者一起探讨当今社会。正如赵新月自己在书中所说,把青史看了,栏杆拍遍,站在西柏坡上一声长啸,你会荡胸生层云,一览众山小,大块大块思想与智慧的云朵飘然而来,带给你无穷无尽的启示与载歌载舞的欢欣。西柏坡的大智慧可释古、可通今、可解纷然万象。

西柏坡飘来智慧的云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西柏坡飘来智慧的云》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西柏坡飘来智慧的云》点赞!
精彩图文
与海蜗牛和黑猩猩共眠——读《希望的理由——古道尔的精神之旅》
与海蜗牛和黑…
知识女性寻找精神自我的回旋曲
知识女性寻找…
老土和他的“土言土语”
老土和他的“…
顾维钧:第一次向西方列强说“不”——我为什么写《顾维钧在“九一八”》
顾维钧:第一…
党性的锤炼 灵魂的“拷问”——《忠诚与背叛》读后
党性的锤炼 …
《老人与树》的三境界
《老人与树》…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