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谁可留住乡愁——读潘灵中篇小说《一个人和村庄》

收录:2014-3-3  作者:赵月斌  来源:中国作家网  点击:37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赵月斌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临近年关,正值人们回家团圆的高峰期。据预测,2014年春运客流量将达36.2亿人次。通过“百度迁徙”,更可直观地看到每天都有数亿人次像候鸟一样穿越千山万水。大家之所以不辞辛苦地迁徙奔波,是因为有一个地方叫老家。哪怕你走得再远,变得多么阔,大概都要拖家带口回到那里。老家,如同绵绵无尽的根脉,让每一个背井离乡的人都割舍不下。正是这个时候,读到了潘灵的中篇小说《一个人和村庄》,禁不住感慨系之:我们总以为老家坚如磐石,可是就在不经意间,它已面目全非,千疮百孔,甚至可能消失得无影无踪。潘灵以其文学的敏感和忧患,写出了乡土中国正在领受的丧失之痛。

小说题目即点出了故事的关键:原本二百多号人头的丫口村,如今只剩下一个村民——光棍汉包伍明,其他人都被城镇化到了城市、镇上。在这个近乎废弃的村子里,包伍明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与他作伴的,是一条黑狗和二百多只羊。故事的背景显然有种极端的寓言性,别人都急着赶着进了城,剩下包伍明一个人,能不能守住他的村庄?为了给包伍明的顽固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作者特为他设定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前史”:他的父亲只因偷偷开垦了一小块荒地,便被打成坏分子,受辱而死。他在外流浪十年才回到故乡,分到了自己的土地——当年夺去父亲生命的那块地。但是土地带来的红利并不长久,远方的城市才是磁力超强的磁铁,乡亲们就像“来不及思想,来不及迟疑”的铁钉,丢下了原本视为命根子的土地,“抛下自己的老屋、祖坟,舍弃自己的猪、牛、羊、马,鸡、鸭、猫、狗”,铁了心地化作了城市的一颗颗钉子。整个丫口村人去屋空,田园荒芜,一片死寂。只有包伍明死活不走,成了最后一名村民,丫口村成了他一个人的村庄。这样,他的留守就有一种悲壮的象征意味。原本被胃病折磨得准备寻死的包伍明,意识到活着的重要:只要他活着,丫口村就还在。他把自己的生命和丫口村绑在了一起,这让他有了活下去的动力,还生出了从未有过的使命感、庄严感。假如仅是这样,包伍明的故事或也无趣,如今,类似的村庄、类似的老人并不鲜见,问题是怎样才能写出那种无家可归的乡愁?

为了表现包伍明的乡土情结,作者把他塑造成了一个热爱土地的人。对包伍明而言,农民种地,天经地义,离开土地便是背叛,好好的土地不长粮食更是罪恶。看到田地一季季抛荒,长满了茅草野蒿,到处都是田鼠洞,他痛心不已,想要把荒芜的土地重都种上庄稼。但这疯狂的想法根本行不通,因为,“他没这个能力,更没这个权利”。无奈的包伍明这才死了种地的心,任凭村里的田地荒芜下去。田荒了,地总还在,但是村子空了,就等于废了。因为害怕“记忆会把丫口村的乡亲丢失掉”,包伍明“用乡亲们的名字给羊命名”,这样就能经常数落那些走失的名字,他通过羊群虚拟了一个生动的丫口村。然而这也只是“一个人”的自我安慰罢了,包伍明并不能阻止丫口村的消失。

以上算是包伍明的个人行为,小说还用更多篇幅写了其他几个相关人物。他们走马灯一样在丫口村现身、离去,除了达到了增强故事情节的技术性效果,当然更突出了一个人的村庄的严峻性:包伍明对抗的不是一个空村,而是空村外面的世界。有行政上的压力。当官的转硬兼施,带了省里的好政策,再三动员他“农转城”,包伍明不为所动,还和镇长翻了脸。有生活上的压力。有为了把包伍明逼到镇上来,镇长下令切断了丫口村的电路,让他点不了电灯、看不上电视,包伍明仍是硬撑着,不肯就范。不过更大的压力却是精神上的:几个“回来”的原丫口村村民,将他小小的“巴望”击得粉碎,让他“彻底清醒”了。那些离去的人,是再也回不来了。首先,是在省政府吃国家粮的陈光宗,他送回父亲陈老者的骨灰。陈老者是包的老友,原来约定在省城呆一年就回村的,包伍明不得不接受陈患老年痴呆、跳楼自杀的事实,还不得不接受陈光宗的代其葬父的请求,因为陈光宗要赶回去为儿子填报中考志愿。作为报酬,陈光宗留下的是五百块钱。在陈老者坟前流泪的,却是陈家的黑狗小青。包伍明不由感慨:“最懂得感情的,不是人,是动物。”其次,是丫口村原村主任刘安文,这也是一个并未正面出场的人物。他举家搬到了省城,却给人签下合同,把丫口村的神树——有八百年树龄的银杏树——卖给了城里人。眼见一群无赖挖走了丫口村的根,自己却无力阻止,包伍明心里只有挥之不去的挫败感。他害怕所有的东西都被移走,害怕有一天丫口村也会完全失踪。第三个回村的人是尹小贵,这个成了“尹总”的暴发户,回老家是为了改风水。包伍明帮他改了院门,他送给包一部手机。包伍明以为,真的可以通过手机告诉“尹总”老屋的情况,岂不知那只是人家的一句说辞,没有人真正在乎老家怎样了。第四个回村的是阿莲。这个在城里“做鸡”的女子,回来是想给父亲“修一座气气派派的墓”,却不知坟头在哪里。阿莲只好留下一万钱,拜托包伍明逢年过节给丫口村所有坟头上都烧上两刀纸,这样她爹的坟头也就烧到了。比起前面几个有头有脸的“成功人士”,自认低贱的阿莲反而更有人味,至少她还记挂着给死去的父亲争个体面,至少她害怕愧对丫口村这样的故乡。所以,对丫口村故乡而言,亲近、守护、敬畏已属奢侈,疏离、背弃甚至出卖才是家常便饭,像包伍明这般“瞎折腾”,纯属吹鼓手赶集——没事找事。

谁可留住乡愁——读潘灵中篇小说《一个人和村庄》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谁可留住乡愁——读潘灵中篇小说《一个人和村庄》》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谁可留住乡愁——读潘灵中篇小说《一个人和村庄》》点赞!
精彩图文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31'

ʱѹ

/Theo/Show.asp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