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我的心在高原——叶多多散文集印象

收录:2013-12-9  作者:陈晓兰  来源:云南日报  点击:47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陈晓兰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在叶多多散文集《我的心在高原》序言里,作家林贤治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文学与土地的联系,可以从先民们的关于劳动、游戏、节庆和祭神活动的文字中看出来,其中,生命直觉、生命力、生命状态的表现生动而鲜明,后来,文学几乎为官方和专业文人所垄断,当文学被供进廊庙和象牙之塔以后,生存意识日渐淡薄,人生中的辛劳、挣扎、抵抗、忍耐与坚持不见了,多出了瞒和骗,为生存的紧迫性所激发的喜怒哀乐、也被有闲阶段的嬉玩,或无动于衷的技巧处理所代替,文学的根系一旦遭到破坏、枝叶枯萎、花果凋零是必然的事……”

可以说,叶多多的散文创作就是“文学与土地联系”的创作,是她从心底深处涌动的一股清泉、一腔热血,我们读这样的散文,自然也会感受到泉水的清纯和热血的沸腾。

在散文《两季的头几天》里,她这样写道:“一切关于哈卜玛的记忆,是从两季开始的,不大不小的寨子,居住着清一色的拉祜族,沿着坡地,一家一所茅草房,参差错落,倒也自然。暗光中,屋顶的颜色,有明有暗、由茅草的新旧支配,房屋周围,有着不太广阔的红壤、稀稀拉拉种着包谷和荞麦”。通过这样的描写,让人看到一幅云南边远农村寨子的生存场景:红土壤太贫瘠、庄稼耕种得艰难,但村民一年的口粮,主要还得靠村边的这些土地。好在这里是澜沧江下游的河谷地区,湿度大、雨水充沛,各种可以入药的草本植物很容易生长,能吃的野菜也不少,野面瓜、山竹笋、苦凉菜、野百合,以及各种各样的山菌,都是上好的野菜,虽然不是所有的日子都得辅以野菜,但哈卜玛所有生活的开端,都必定是从野菜开始的,在城里人看来,野菜是珍贵的、生态的,但对山里人来说无疑是贫困的象征,缺盐少油咽野菜的日子在富裕人家看来是不可思议的,而对山里人来说,确确实实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在《这是一个悖论》一文中,作者写到山林孩子初中毕业回家后,由于在学校没有学到基本的、必要的农业生产技能,自然就不具备改变传统的耕作方式的能力,又由于读了几年书,自认为是有文化的人,因而很不屑于再干又苦又累的农活,倒是很在乎诸如喝啤酒、看影碟等城市的生活方式,这样的孩子,用不了多长时间,学校里学的那点知识就忘得差不多了,而新的技能又没有机会学到,往往沦为山村的新混混,照着当地的说法,叫农村二流子。另外有一种孩子则正好相反,整天苦着个脸,长吁短叹,总是抱怨自己怀才不遇,山寨的日子对他们来说如同受刑,但又找不到奔逃的办法,无奈中却唯独不愿重走父辈们耕田种地的路子,哪怕是为了暂时的自救,这种景况怎能不让父母对读书的事心存疑虑?这就是我们山村农民的现状。

这些都是在叶多多文笔下活生生的事实,10多年来她走遍了云南的山山水水,到了别人无法也不能够去的地方,了解、看到了最底层人们的生活状态,生存的艰难使孩子们变得格外成熟和坚强,他们从一出生就习惯了面对生存的恶劣环境,这就是我们中国大地上的人民。应该承认,零距离接触乡村是毫无美感甚至是丑陋的,因此,叶多多从不轻易地空洞地赞美乡村,而是书写真正的乡村生活及乡村人生存状态,我想,这也是她这部作品获得第10届“骏马奖”的主要原因。

叶多多笔下的人物都是鲜活、富有个性的,人物的喜、怒、哀、乐都跃然纸上,她在写这些人物的时候,自身也在与他们一起尝受着这些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她把这些感受沁入到自己的骨髓和血液中。我认为,在当今,我们应该庆幸有这样的作家,她写的是最底层>

我的心在高原——叶多多散文集印象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我的心在高原——叶多多散文集印象》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我的心在高原——叶多多散文集印象》点赞!
精彩图文
哀民生之艰难
哀民生之艰难…
拥书与读书
拥书与读书
何人倚剑白云天——写在《中国军事文学年选:2013》出版之际
何人倚剑白云…
口语交际是语文教育的短板
口语交际是语…
九十年代的分歧到底在哪里?
九十年代的分…
《寂寞的公因数》:孤独与欲望的角力
《寂寞的公因…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