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专题]儿童文学研究

以孩子的眼看复杂人生——林海音与朱氏姐妹的儿童文学

收录:2013-9-27  作者:刘绪源  来源:中国作家网  点击:711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儿童文学研究专题、或者刘绪源评论集  

朱天心的《昨日当我年轻时》写一个和爸爸一起生活的单亲女孩,她处处遭人冷落,后来才知道她母亲是精神病人,跟爸爸离婚后全家出国了。她的哥哥在骑车时遇到车祸死了,她想学骑车,又不敢跟爸爸说。一天她提前回家,发现隔巷子的宋阿姨和爸爸的关系不正常,她不敢看爸爸,找了个借口往外走,心里乱极了,但只感到对不起爸爸。她给心爱的老师写了信,却不敢看他的回信。爸爸好像知道她的心事,悄悄给她买了自行车,还告诉她,以后宋阿姨不会来了……这篇小说也是通过一个孩子来看复杂的人世,但构思上也多少存有《城南旧事》的影子。也许作者并不谙熟林海音作品,可毕竟已是“崔灏题诗在上头”。

三篇之中,我以为,朱天文的《小毕的故事》更为难得,也更为杰出。它合于林海音开创的路数——以孩子的眼睛看复杂的人生,其中的生活场景真实得令人战栗,但故事、人物、人物关系和所有细节,都是独创的。这种独创只能是生活的赐予。小毕和“我”是隔壁邻居,她刚搬来第一天,小毕就隔着篱笆叫她,又当面将一条绿精精的毛毛虫分尸吓唬她;后来他们在同一小学同一班上课,小毕在球队打球,常常夹泥夹汗跑进教室喝一大罐水,留下满室汗酸味。与林海音在优美的诗的氛围中写驳杂的人生不同,朱氏姐妹的这三篇小说,都是在充满原生态的嘈杂肮脏的俗世气氛中,渐渐地、悄悄地透出一点人性美来(就是电影《风柜来的人》的那种气氛)。尽管二者都不回避人世的沉重,但后者已主动避开了小说表层的文学美的纱幕,从这一点看,年轻一代的朱氏姐妹受西方现代派影响显然更深。小毕的妈妈年轻时在一家工厂做事,小毕是她跟工厂领班恋爱时怀上的,但领班有妻室,不能娶她。毕妈妈割腕自杀过,救过来后生下小毕。后来毕妈妈嫁给了大她20岁的来台老兵,她惟一的要求是必须供小毕读完大学。毕家夫妇都是好人,毕伯伯待他们母子特别周到。只是小毕太淘气,书读不好,还不断闯祸,毕妈妈经常给左邻右舍赔不是。进中学后,小毕被分到了成绩不好的班,学抽烟,跟人打架,与不良少年纠缠不清。终于有一天,小毕把给他交学费的钱交朋友花掉了,当晚毕伯伯大声盘问,“第二天毕妈妈开煤气自杀了。”

这是惊心动魄的描写。这样强烈的冲突——是深入内心的强烈而非指外在事件的剧烈——在儿童文学中还未曾见过。处于青春期逆反状态的小毕的不懂事,与这样一个后组合的家庭的尴尬处境,将好心的毕伯伯逼得没了退路,以至说出了“我不是你爸爸,我没这个好命受你跪,找你爸爸去跪!”的气话。前面小毕那句“你不是我爸爸你打我”,儿童读者能够理解,也知道这话里揪心的、致命的分量;但后面毕伯伯那句“找你爸爸去跪”,孩子就未必理解。正是这后一句话要了毕妈妈的命,因为他们夫妻10年从没红过脸,丈夫一直对她好,她因此更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何况先前,她就曾有过自杀史)。在这类分量极重的小说中,有一部分内容小读者一时不能吃透并非坏事,这正像他们看人生不能看透一样。此后,毕伯伯非常周到地办完了后事,又坚强地把小毕带大。他一定要让小毕读完大学,这是他对毕妈妈的承诺——在这一点上,他甚至变得很不讲理。小毕后来去读了军校,再后来,终于长大成人了。

以孩子的眼看复杂人生——林海音与朱氏姐妹的儿童文学 共有5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尾页  页次:4/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