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在丘陵中隆起——序郑文秀诗集《水鸟的天空》

收录:2013-7-18  作者:郭小东  来源:海南日报  点击:418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郭小东评论集  

“笑声沿着水莲回忆着森林的丰满/路上没有行人/流动的灯光,祈祷着带着潮湿的心/纯蓝的风摇弹着伤感/你依稀看到前方的牵引/夜的祭台已经垒成/你飘向远方的心正回归”

水鸟的意象与形象以及由此形象所蕴蓄着的隐喻与联想,在一个苍然广袤的历史环境与空间中,被无限度地伸张,赋予这个命名,以超越本我本象向六合延展辐射的功能。水鸟被升腾为一种仪式,一种民族自诞生、成长,并自由地穿行于宇宙时空,在卓绝中绵延,在血火中涅槃的精神祭奠。这种描写抒怀,始终坚定着对民族的自我指涉。而这正是诗性的自觉表现,一切向自我情感、自我指涉、并由此带动起自觉意识的审美行为,它与生活细节和环节粘连愈近,它对人生人性的刻痕和历练愈深,它对历史时间所形成的压力和推力,以及由此时间表意而出的文化阵痛愈剧烈愈频繁,诗的神性特质就愈加神圣同时被嵌进历史之中。

郑文秀的诗,他的思想是开阔的,他的目光深邃而绵远同时深蓄着忧虑。这种忧虑飞离族群的孤绝而进入一个风的世界,流动的世界。形成了鸟瞰的鸟的姿势。

“这个季节来临时\明月,被落叶的声音唤醒\风,扑面而来\山谷的姿态开始改变\渐渐隐去的山峦\被暮色轻轻传递”

奇崛的想象所形就的意象,有一种暗自驱使的动力和心灵的解释,其思维逻辑是轻灵同时指向对沉重的点拨。这是一个怎样的季节?明月竟然被落叶的声音唤醒,以轻柔与无言召唤起高悬的存在,而山峦,却经由暮色传递而游走在空间与时间里,大象无形。风的流动,使山谷有了姿态同时改变了姿态。生命力,是诗人自觉指涉的一种精神性伟力。

郑文秀的诗里没有黎族民歌的简单复制,也没有民族韵律的初级还原。但是,黎族文化作为一种精神资源,应说是沉入了郑文秀的血液里,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在郑文秀这里,民族文化既是资源更是天外之水,流经之处无不留痕,是大道无痕。他把民族精神融入了汉语形式并变身为广谱的义理,即内容,我们读出了奇崛的民族意象和峭立的风格,以及独特的民族生活所由,那是一种引发奢华想象的文学境遇。

关于母亲,关于父亲,关于海南的形迹,吊罗山、清水湾、双帆石和百日红,关于黎族、关于陵水、陵河和大墩村,凡是水鸟飞过的地方,郑文秀都怀着出世的好奇,阅读着大海,阅读着无数个生灵羽化的空白。于是,一切欲开未开的东西,却在诗人的心中迸放,小溪便成了大河,丘陵便隆起高原,天空中便有千百年的水鸟飞过。

他把灵魂注入土地,注入河流和森林,灵魂就有了重量。就从此地传输彼地,就和树木一起生长。这就是郑文秀的诗。

(本文有删节)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2/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