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老舍小说《大悲寺外》新解——文本细读与文化社会学分析

收录:2007-9-12  作者:吴永平  来源:www.laoshexue.com  点击:1173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近年来,随着老舍研究的深入,老舍早期教育思想已被列入重点研究课题,又有论者重提70年前的这场小小的争议。如,董炳月在《卢梭与老舍的小说创作》中指出:“此文(指凤吾的《教育小说》)引发了侍桁对凤吾的批评与凤吾的反驳。与此同时,《申报·自由谈》还展开了关于儿章教育的讨论……可以说,老舍是以自己对卢梭教育思想的接受与小说创作实践参与,回应了《申报·自由谈》关于‘教育小说’与儿童教育问题的讨论。⑧”笔者检索了当年的《申报》,惊异地发现“关于‘教育小说’”的讨论与“儿童教育问题的讨论”是两个绝不相干话题,而且老舍的这篇小说早于《申报》的这些讨论,因此,谈不上什么“参与”和“回应”。

无论是当年或在今天,论者将《大悲寺外》定位于“教育小说”,其偏颇就在于只关注于作品的上半部,关注于作品所表现的社会事件或“问题”:学潮或教潮;而忽略了作品的下半部,作品所表现的挣扎于十字架下的丁庚的更为深切的痛苦:灵魂的搏斗。如果细读作品,不难看出,老舍所专注的并不是学校的教育或管理体制方面的问题,他在作品中所欲展示的是一个崇高心灵所具有的“导人向善”的作用;反过来说,则是一个猥琐的灵魂在崇高心灵的感召下如何不至于更加堕落的心路历程。

说到底,《大悲寺外》不是通常意味的现实主义小说,更不是“教育小说”。

韩侍椼看出《大悲寺外》所执的并不是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黄先生和丁庚这两个人物是具有某种象征意义的“符号”或某种观念的“拟人化”,黄先生代表“善良”,而丁庚则是“他的反面”,等等。他显然比钱杏邨更为贴近老舍的创作思想及文本实际。

黄先生是小说至始至终的主角,是作家理想化的人物,用老舍的话来说,这个人物已上升为“一种什么象征”,明显地带有耶稣的影子。请看作者是如何用朝圣者的口吻来描写他对这位“天使”持续二十年的拜谒:“从城里到山上的途中,黄先生的一切显现在我的心上。在我有口气的时候,他是永生的。真的;停在我心中,他是在死里活着。”再请看作家如何描写黄先生“那对慈善与宽厚作成的黑眼珠”:“那是一个胖人射给一个活动,灵敏,快乐的世界的两道神光。他看着你的时候,这一点点黑珠就象是钉在你的心灵上,而后把你象条上了钩的小白鱼,钓起在他自己发射出的慈祥宽厚光朗的空气中。”还请看作家如何描写黄先生临终前对肇事者的宽恕:“刚一进礼堂门,他便不走了,从绷布下设法睁开他的眼,好象是寻找自己的儿女,把我们全看到了。他低下头去,似乎已支持不住,就是那么低着头,他低声——可是很清楚的——说:‘无论是谁打我来着,我决不,决不计较!’”黄先生临终前宽恕之语与耶稣被钉上十字架后的警世之语几乎完全相同,耶稣说:“父呀!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⑨”

恕和爱,是老舍所理解的基督文化精神,他想以此来唤醒国民的良知,挽救不良的国民性!这个努力,至迟开始于三十年代初期,《大悲寺外》的写作只是最初的尝试之一,类似的作品还有《黑白李》、《柳屯的》、《歪毛儿》等。

老舍小说《大悲寺外》新解——文本细读与文化社会学分析 共有7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页次:5/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