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老舍小说《大悲寺外》新解——文本细读与文化社会学分析

收录:2007-9-12  作者:吴永平  来源:www.laoshexue.com  点击:1173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时空跳跃是老舍短篇小说创作中惯用的艺术手法,然而,将20余年的前尘后事绾系在少年的一桩无心之过上,将一个死魂的宽恕之语化为一个生人挣扎不开的心灵死结,让睽隔于阴阳两界的两个灵魂无休止地纠葛着矛盾着斗争着,从这个视角来表现社会生活,在老舍的小说创作中还是第一次。小说以“我决不计较”为枢机,展开灵魂的搏斗,宽恕者坦然地辞世,而被宽恕者却背着“诅咒”活着;逝者的大慈,化为生者的“大悲”,这便是《大悲寺外》的主题。

毫无疑问,这是一篇中国现代文学画廊中不多见的“灵的文学”。

众所周知,老舍是在居留英国时期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起步之初便创作大部头的长篇小说,其创作方法和技巧得益于广泛涉猎的西方近现代小说。30年代初,老舍从英国返国后,在山东齐鲁大学执教,讲授文学概论课程。由于没有现成的教材,他只得自编,于是又研读了大量西方文艺理论著述,得此机会,他所具有的西方文学的感性经验迅速地被系统化和理论化,并从此在小说创作中开了新生面。他在文学概论“讲义”中这样谈到对小说艺术形式的新认识:

“小说的形式是自由的,它差不多可以取一切文艺的形式来运用:传记,日记,笔记,忏悔录,游记,通信,报告,什么也可以。它在内容上也是如此;它在情态上,可以浪漫,写实,神秘;它在材料上,可以叙述一切生命与自然中的事物。它可以叙述一件极小的事,也可以陈说许多重要的事;它可描写多少人的遭遇,也可以只说一个心象的境界,它能采取一切形式,因而它打破了一切形式。②”

如果没有理论上的这番“升华”,如果作家此时尚未把握短篇小说艺术的深厚的美学内蕴,他在30年代初也许不会开始短篇小说创作“实验”。勿庸置疑,老舍此时不论是在形式上、内容上或是表现方法上,都具备了突破“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樊篱的理论认识。于是,此期他的短篇小说“实验”才能呈现出万华撩乱的局面,几乎篇篇都是新形式,篇篇都有新意境,令人有目不暇接之感:《柳屯的》是“写实的”,《歪毛儿》有“神秘”的色彩,《黑白李》风格“浪漫”,《抓药》则借“极小的事”来“陈说许多重要的事”,而《大悲寺外》却“只说一个心象的境界”。应该指出的是,迄今为止,老舍短篇小说文体“实验”的实践尚未得到研究界的重视。

《歪毛儿》只是作家此期实验性的作品之一,它的情节和人物虽有现实生活的依据,但由于作家选择了另类的创作方法,将素材进行了改造和重组,偏重于“心象的境界”的描摹,突出了“神秘”化的倾向。尽管他此时还没有提出“灵的文学”这一概念,但已创作实践中展现出了它的最主要的艺术特点。《大悲寺外》上半写黄学监的部分大体写实,下半写丁庚的部分则多用象征、暗示等超现实主义手法;上半的误伤先生事件,只是下半他备受精神磨难情节的引子。一言以蔽之,上半“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和斗争只是为了下半“灵与灵”的矛盾和斗争所作的铺垫。

老舍小说《大悲寺外》新解——文本细读与文化社会学分析 共有7页,您还有5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7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