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老舍早期小说《小铃儿》新解——文本细读和文化社会学分析

收录:2006-10-12  作者:吴永平  来源:www.laoshexue.com  点击:917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作品描写小铃儿接受“国耻”和“家仇”教育后逐渐“变坏”了——半个月后,“聪明可爱”小铃儿开始和张纯等坏孩子混在一起,“永不招惹人的小铃儿”开始欺负同学,受到欺负的女同学向老师告状,“顶好的孩子”小铃儿还“恶狠狠的瞪着她们”。一向偏袒他的老师也不由得很不高兴地说:“可真是学坏了!”不久,小铃儿便在小伙伴的怂恿下围殴洋人小孩。

也许我们可以揭示这篇小说的题旨了:《小铃儿》正是一篇从“儿童、家庭与社会”三方面表现当时儿童教育的“问题小说”。作家笔下的小铃儿虽然可爱,但并不是他心中的理想人物,而是一个人格发展不甚健全的儿童形象。作家试图通过这个典型形象批评当时教育的缺陷。他站在宗教教育者的立场上,呼吁从“家庭、学校和社会”三方面改善儿童教育,提倡培养儿童健全的人格。作品情节的发展与主题的关系环环相扣,很难产生歧义。

学者关纪新在《老舍评传》曾提出一个揣测,他写道:“舒舍予这位基督徒,在《小铃儿》里面,竟叫他所喜爱的小主人公去袭击‘洋教堂’里出来的外国孩子,作者的心理状态似乎有点难以把握。”他认为老舍入了“洋教”后,心中一直不踏实,小说里打洋人这个情节,“悄悄地披露了作者心头的苦衷和秘密。”这个揣测不无道理,老舍心中确有“苦衷和秘密”:父亲死于洋人,自己却入洋教,这个“心结”必须打开。许多研究者探讨这个问题时,乐于引用老舍《老张的哲学》中李应入教后的表白来进行解释:“我想只要有个团体,大家齐心作好事,我就愿意入,管他洋教不洋教。”有的研究者还引用同书中赵四入教的心理活动加以补充:“学学好勇,和鬼子一样蛮横,顶着洋人的上帝打洋人!”

根据老舍入教后积极参与教会的活动、踊跃宣讲福音等史实来分析,他入教的动机比较接近于李应,至于他的潜意识中是否也有赵四一样的想法,目前尚无史料证实。不管怎么说,老舍既然领洗入教,说明他的心结已经基本打开,如果说心底里还有一些阴影的话,剩下的只是如何舒解的问题,而研读宗教教义正是舒解积郁的最佳途径。就在创作《小铃儿》的同时,他正在埋头翻译神学家宝广林的《基督教的大同主义》⑨,这篇论文的主旨是宣传“铲除种族国界之恶根性”,为基督教的“普世合一”运动推波助澜⑩。译文中有这样一段话:

“任何基督教宗派,当其承认为基督徒时,被信仰所覆,不啻已承认加入一‘世界的神圣的家庭’,家庭之父为上帝,上帝永生而慈爱圣洁,其第二步,即对于天国之义务,无论何国信徒,视异邦信徒尤亲切于本族者也,譬若中国信徒与日本信徒间之情感,且亲密于中国信徒与中国非信徒也。英国信徒,在灵性上与德国信徒之交谊,且优于英国非信徒也。吾辈固未稍轻视全世人民,而自尊为天之骄子,不过此种奇异的显示,教徒不应轻忽之耳!凡接受圣灵洗礼者,是已成为新人类,而耶稣为其模范,此种事实,鲜有感觉到者,故无从知其信教后与世界之关系若是之深也!”

老舍在神学理论中找到了解开“心结”的途径:失去了尘世之父,得到了天上之父,基督教是超越国界的“神圣家庭”,所有的信徒都是“新人类”。心结已开,他又何须通过小说创作来发泄心中的积郁呢?他在作品中所要表达的,无非是要从儿童心中“铲除种族国界之恶根性”,以无远弗届的“博爱”取代“仇恨”,以完善的教育塑造“人格”,以宣扬“普世合一”的基督教理想。仅此而已!

老舍早期小说《小铃儿》新解——文本细读和文化社会学分析 共有6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尾页  页次:5/6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