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骆驼祥子》:没有完成的构思——文本细读及文化社会学分析

收录:2006-9-9  作者:吴永平  来源:www.laoshexue.com  点击:782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从《小坡的生日》到《猫城记》,老舍的思想完成了一轮痛苦的螺旋,从盲目的乐观转向深沉的思索;他开始向社会政治主潮靠拢,也开始接近革命文学运动。在这螺旋上升的半环上有一个不能忽略的点,那便是《大明湖》(1931年8月),这部作品取材于1928年震惊世界的济南“五三惨案”iv。从自身经历之外的社会生活中攫取长篇小说创作素材,对老舍来说,这是第一次;试图表现重大政治事件,也是第一次;试图正面描写共产党的活动,更是第一次。

《大明湖》原稿在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变”中被焚毁。两年后,老舍凭着记忆,把其中的部分章节抽出来提炼为《黑白李》(1934年)另行发表。这部作品明显地带有革命文学运动的影响。此时,他的思想超越了《猫城记》,又开始了新的螺旋。《骆驼祥子》便是新的螺旋期的代表作。

其次,作家对《骆驼祥子》主角的性格特征、活动空间和活动时间诸方面的精心设计,显示出“高呼革命”的意图。

小说的主角祥子是个农村青年,这个构思耐人寻味。

老舍非常熟悉北京洋车夫的生活,他的亲戚朋友中有不少人是这行当中人,他可以随便从他们中间挑选一个,或者揉合几个来充当小说的主角。然而,他却偏偏不用他们,充分表现出此期他对北京市民阶层的道德观念、精神和生理状况彻底失望的心情。在《猫城记》中他曾对市民阶层的道德观念进行过残酷的嘲笑:“处处是疑心,藐小,自利,残忍。没有一点诚实,大量,义气,慷慨!”在《离婚》中他对市民阶层的精神和生理状态曾极而言之地评价道:“北京除了风没有硬东西!”他要“高呼革命”,这些人物显然不是合适的对象。

可以设想,老舍如果想在这部作品中表现重大主题,他需要找一个没有受过腐朽的市民文化浸染的“硬汉”——“地狱里的好鬼”,来承担重任。

祥子便是老舍所设计的这类无论从心理上和生理上都堪称“硬汉”的角色。祥子 “生长在乡间,失去了父母与几亩薄田,十八岁的时候便跑到城里来”,没有受过市民文化的毒害;他在城里“没有父母亲戚,没有任何财产”,是一个彻底的无产者;他“带着乡间小伙子的足壮与诚实”;他“要强”、“豪横”、“硬气”;他没有“一般洋车夫的可以原谅而不便效法的恶习”。祥子所具备的这些品质都是作家在当时的市民阶层所没有看到的。

老舍把祥子这个“硬汉”放在北京,放在无比热爱又无限憎恨的北京市民文化与市民社会中,目的仅仅是通过他“写出个劳苦社会”,还是企图让他另有作为,这是需要探讨的另一个问题。

如果只是想“写出个劳苦社会”,作家犯不着特意设计祥子这样的人物,有二强子一家人就够了,从这一家人的境遇就可以活画出“地狱是什么样子”。然而,这样的主题并不符合作家此时的思想状况,《猫城记》已经活画出一个人间地狱了,《月牙儿》几乎令读者不忍终卷。老舍没有必要不断地重复自己。

最为重要的是,老舍精心地为祥子选择了一个充满了重大历史事件的时间段。

《骆驼祥子》:没有完成的构思——文本细读及文化社会学分析 共有5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5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