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田汉研究

田汉的“剧诗”及其艺术审美价值

收录:2012-3-16  作者:杨经建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693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田汉研究专题、或者杨经建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田汉话剧作品的“剧诗” 基调首先体现在对人物形象塑造的诗化思维上。具体来说,田汉运用抒情诗的主观性原则, 着意从人的心灵情感世界、特别是从人的灵魂的悲剧性痛苦中去表现人生境况,以诗人的敏感去体验人物内心的感情变化和情绪抒发, 并善于渲染气氛, 营造情调, 将诗意的抒情与真实的情节融合起来, 使作品充满悲剧性的美感力量。由于田汉总是力求使人物内心外形化, 把人物的复杂丰富的情感世界在诗意的抒情中袒示无遗, 因此在田汉的“剧诗”作品中尽管一些人物形象并不显得深刻和典型化,但却具有巨大的艺术感染力和审美吸附力。田汉的这些“涂了浓厚的我自己色彩”的剧作将创作主体自身的情思附丽于作品人物丰富复杂的心理情绪的表达上, 既发掘人物形象对生活感受的七情六欲,又浸透了作家的人格烙印、生活理想和审美情趣。生活的真实性、表现的真切性、情感的真诚性和艺术的逼真性达到高度和谐, 从而也给“剧诗”提供了显明的抒情诗基调和主体自我表现的广阔空间。

田汉“ 剧诗” 作品大多数同传统戏曲中的折子戏一样, 一般不以尖锐的矛盾冲突取胜而凭人物的抒情见长, 人物抒情显然又是依借散文诗式的台词来完成的。与此同时, 田汉对“剧诗” 文本的充分诗化还落实在注重文本中的舞台设置语和舞台指示语的诗化品性。《古潭的声音》一启幕便显现出一派富于静谧氛围的诗意情景。《灵光》中作者借顾梅俪的梦, 用舞台设置语描绘出诗意葱笼的“凄凉之境” 和“欢乐之都”;《湖上的悲剧》的开端以及柳梦梅夜半听见西湖边有人吸泣之声而寻声出去时的舞台的景置散发着凄森可怖、神秘难测的情调气氛。要言之, 田汉“剧诗”中的舞台景置说明和描述, 首先给人的是一种“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的美的享受, 而且, “剧诗”中的舞台指示语一也十分精美讲究、简洁传神, 往往只写下一两行描述性语言,?演员根据规定的情境用无一右的动作和表情,以无声的抒情表演进行再创造。

总而言之,所谓“话剧加唱”,实际上是田汉从传统戏曲“唱”这种诗歌和音乐的表达方式中得到启发,将“剧诗”文本整体性地抒情诗化。对于别的剧作家来说,“话剧加唱”无所谓有无, 但对于田汉而言, “话剧加唱” 却是“剧诗”不可或缺的诗化基质。

统观田汉的“ 剧诗” , 在意境中展开戏剧冲突这种诗化运思方式具体表现出三种审美形态:一是戏剧冲突的强度,如《关汉卿》、《获虎之夜》、《秋声赋》等。二是戏剧冲突在意境的藏氢中有淡化的趋向, 如《咖啡店之一夜》、《灵光》、《湖七的悲剧》等。 三是以意境取胜, 戏剧冲突被虚化, 如《南归》、《古潭的声音》等。夕一类中最具典型意味的是《秋声赋》。该剧对意境的追求表现在以“秋声”为意象。简言之, 上述剧作对意境的孜孜追求使其必然遵循中国诗歌创造意境的规律,但他们毕竟又是戏剧, 这又使其在营构意境时具有与一般诗体相异的特点—谋求一种“ 冲突性情境” 。正是这一点造就了田汉的“剧诗” 。

(《田汉的“剧诗”及其艺术审美价值》,杨经建)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田汉的“剧诗”及其艺术审美价值》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田汉的“剧诗”及其艺术审美价值》点赞!
精彩图文
鲁迅的书信从周建人毁掉鲁迅给他的300多封信谈起
鲁迅的书信从…
“回到鲁迅那里去”
“回到鲁迅那…
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非议鲁迅现象…
这才是一等一的大诗人大手笔——毛泽东诗词的三个艺术特点
这才是一等一…
鲁迅为什么不写科幻小说
鲁迅为什么不…
对经典岂能一笑而过——《雷雨》遭遇观众哄笑引发的思考
对经典岂能一…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