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专题]周大新研究

《安魂》:从疗伤到拯救

收录:2012-12-21  作者:季亚娅  来源:人民日报  点击:533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周大新研究专题、或者季亚娅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一切想对周大新《安魂》(作家出版社出版)进行文体学归类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尽管它被称为“长篇小说”。写作在此,是沟通天国与人间的灵媒,是跨越生死界河的涉渡之舟,是往返于迢递时空的青鸟,在它翅翼鼓起的微风里,完成一个痛失爱子的父亲的回忆、眺望与自我拯救。

本雅明说,现代社会的写作者不再是讲述他人故事的人,不再是“围炉夜语”;只可能是“离群索居的个人”,只可能写他自己的悲伤、创痛和叹息。

从某种角度来说,写作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依赖于些作者的个人经验,但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经验本身却前所未有的贬值、惨遭挫折,以至于交流本身变得困难。这是封闭的任性的写作。但有时作者越是为自我演奏,越是能抵达听者的内心:我不要求你全神谛听,但你却从这无所遮掩、无所企图中听出了自己,我的生命感悟里回应着你的感受、你的经验。因而即使是这最纯粹的“个人写作”,也不仅只是个人的故事、一己之痛,而必然指向群体的大悲悯与大解脱,这就是作者在题记里说的“献给我英年早逝的儿子周宁”,也“献给天下所有因疾病和意外灾难而失去儿女的父母”——由己及人的“同情”之理。

理解这一点,你会发现对话体也许是最合适的文体选择。与逝去亲人的对话,是生者最直接、最本能而不可得的渴求,在想象与虚拟的世界里完成它、消解它,则离别之痛、相思之苦得以缓和与解脱。这是痴情文字,但也是最理性的文字,有一种受难之后的坦然与安详。因为对话体带来了生与死、我与他的双重观照视角,替情绪之重伤留下喘息与思辨的空间,在深情对唱与聆听中理解生老病死的深意。

在情绪与结构上,这一曲“安魂”二重唱又可分为上下两阕。上阕是亡者出生、成长、疾病、死亡的记录,对于叙事者,这一段可能类似于心理治疗的“情境再现”,描述疾病过程中最残酷和不堪忍受的细节,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卸负和解脱。对于读者,这些痛苦则另有意义,这不仅在于它们的普遍性,即疾病之痛是人性和生命从来存在而不愿看见的部分,还因为它们的特殊性,作者同时在讲述一个中国语境里“独生子女”成长与夭亡的故事,一个“失独父母”的哀痛故事。作者没有刻意表现、也没有回避这痛苦的社会语境,在一家三口的小家庭悲欢之外,这孩子的成长史也是一部不经意的体制与社会的变迁史,家与国的联系就在这平常岁月、生老病死里。个人失去亲人的特殊遭遇因而投射到“失独”群体的共同命运里,偶然的、个别的痛苦找到了社会学意义上的安置之地。这是最好的镇定与抚慰,死亡在此得到了更宽广、沉静与安详的理解。理智由此飞升。于是《安魂》由个人的疗救变成普遍灵魂的超度。

在下阕里,作者开始了对彼岸天国的眺望。如果上阕是痛苦在人间社会学背景里的落实,下阕就是它在宗教意义上的轻盈升华。作者倾其智慧与爱心将天国描绘成他心中的理想国,它平易、通俗、易于理解,从俗世智慧和经验中来,更像是一个父亲穷其一生所学,教导、引领儿子关于何谓幸福、何谓存在、何谓永恒的终极探讨。生与死、短暂与永恒、自救与救人在此握手言欢。而文学对于世俗世界和世俗生命的意义 ,就在于提供理想和观照、同情,哪怕只是一小片光华,文学创作也具有了普遍的意义。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安魂》:从疗伤到拯救》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安魂》:从疗伤到拯救》点赞!
精彩图文
一个少年在抗战年代的心灵成长史——读李东华《少年的荣耀》
一个少年在抗…
一部有着重要历史与现实价值的文集
一部有着重要…
“让我着迷的是遗忘的残片”
“让我着迷的…
非典之“典”——读《非典启示录》
非典之“典”…
祁淑英:美满人写美满人
祁淑英:美满…
接近一个真实的邵荃麟——写在《邵荃麟全集》出版之时
接近一个真实…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