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老舍研究活画出北京市民人物的灵魂——评老舍的长篇小说《离婚》

收录:2008-10-27  作者:徐冲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3444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没有雕凿,没有粉饰,整段都是通俗明白的大白话。顶平凡的字,经他点化,就有了韵味情致,充满生命与活气,让读者感知,调动出生活经验,产生丰富的联想,不仅使人感到嚣杂热闹的市声盈耳,而且简直就嗅到了鱼肉的腥味。这种在一段描写中同时领略到声、色、情、味的语言运用的精湛工夫,简直令人拍案叫绝!

《离婚》中的叙述性语言是极尽铺张之能事的,这种艺术特点,在以后的作品(例如《骆驼祥子》)中有了更完美的发展,这也是我国民间说唱艺术以及古典白话小说常用的表现手法,颇受市民群众的喜爱。老舍早年出入于北京街头茶馆、戏园、书场,并阅读了大量中外古典名著,从中汲取艺术营养,接受了广泛深入的民族美学薰陶,所以作品中铺张的文字部分,用笔酣畅、饱满恣肆、机俏幽默,艺术感染力极强。请看作品这样介绍张大哥的儿子张天真:

天真漂亮,空洞,看不起穷人,钱老是不够花,没钱的时候也偶尔上半点钟课。漂亮,高鼻子,大眼睛,腮向下溜着点,板着笑脸,所以似笑非笑,到没有笑而笑的时候,专门展列口中的白牙。……头发分得讲究,不出门时永戴着压发的小帽垫。……高身量,细腰,长腿,穿西服,爱“看”跳舞,假装有理想,皱着眉照镜子,整天吃蜜柑。拿着冰鞋上东安市场,穿上运动衣睡觉。每天看三份小报,不知道国事,专记影戏园的广告。非常的和蔼,对于女的;也好生个闷气,对于父亲。……

说他硬,他只买冰鞋而不敢去滑冰,怕摔了后脑海。说他软,他敢向爸爸立楞眼睛。说他胡涂,他很明白;说他明白,他又很胡涂。

父亲不给钱,他希望“共产”。父亲给钱,他希望别共了父亲的产,好留给他一个人花。钱到了手,他花三四块理个发,论半打吃冰激凌,以十个为起码吃桔子,因为听说外国的青年全爱吃冰激凌与水果。

泼墨铺排,酣畅淋漓;刻画人物,穷形尽相。张天真胸无点墨,图慕虚荣,贪图享乐,轻浮自私的卑琐形象跃然纸上。

然而老舍的铺排艺术手法,又绝不同于外国文学作品中常见的那种写景状物、心理刻画纤毫毕现,极尽形容不厌其繁的铺张描绘。老舍的铺排,是典型的民族风格、中国气派。同一段中,简缩的句型和描写的堆叠紧密结合,跌宕起伏配置有序。如上引文,一层意思往往两三句结束,句式形同排比,如同相声艺术中的“贯活”,曲艺快板的“急口令”,快速的节奏,对称的设置使全段悬瀑直下般一气贯通,将人物的主要特征十分集中地突现出来,给读者留下强烈的印象绝难忘怀。老舍先生控制把握语言空间与旋律的能力工夫是相当精深的!

那么,是不是老舍作文仅仅只顾铺排而不注意语言以少胜多的简洁美呢?不是的,他对字斟句酌的锤炼语言是极其重视的。他说:“世界上最好的著作差不多也就是文字清浅简炼的著作。初学写作的人,往往以为用上许多形容词,新名词,典故,才能成为好文章。其实,真正的好文章并不随便使用,甚至干脆不用形容词和典故的。”[①f]老舍这段前人创作成功经验的总结,也包含他的创作实践体会,《离婚》即如是。这部作品清浅俗白、简炼有力,形容比喻不滥用,每用则内蕴丰富恰到火候,如同戏台上技艺精湛的鼓师敲打锣鼓家伙,敲打得极是地方,而又能清脆响亮,特别提神。例如:来自乡下的财政所二等科员老李,对上面交办的事“事事特别小心”,从不敢半点懈怠;待人也处处谨慎诚惶诚恐,甚至“人家要是给他倒上茶来,他必定要立起来,双手去接”。即使这样,他也没混出个模样来,“受累的是他的事;见上司,出外差,分私钱升官,一概没有他的份儿。”任何人都敢轻慢他。老舍写道:“小科员,乡下佬,循规守矩在雾里挣饭吃,社会上最腐臭的东西,你也得香花似的抱着,为那饭碗。”简洁的研究何等辛酸,把阴暗污秽的社会环境,把李老寄人篱下的可悲际遇,把老李被严重扭曲的懦弱灵魂,都形象地表达出来了。

老舍研究活画出北京市民人物的灵魂——评老舍的长篇小说《离婚》… 共有9页,您还有3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6/9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