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现代文学[专题]老舍研究

老舍研究活画出北京市民人物的灵魂——评老舍的长篇小说《离婚》

收录:2008-10-27  作者:徐冲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3446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老舍以“寸楷含幽默,片言振聩聋”[①d]的小说创作独步文坛、自成风格,成为公认的当代语言艺术大师之一。但是他最早的几部小说虽然显示了巨大的艺术潜能,艺术上却显得偏颇与幼稚。只是《离婚》问世,才标志了其艺术美学风格的定位完成。

老舍幽默艺术自成一家在于他的“幽默包含着哲理,不是光为了逗笑。他的幽默包含着哀愁,笑完之后,仔细一想,便又要落泪”[②d]。这种“含泪的笑”的艺术个性在《离婚》中得到充分的展示。作品已不是早期作品比较单纯的喜剧成分,在深层面上努力开掘了包蕴在一群可卑可笑的市民小人物精神弱点中深刻的悲剧因素,笑泪结合地写出了作者对人生、对社会的严肃思考,诚如茅盾所说:“在老舍先生喜笑怒骂的笔墨后边,我感到了他对于生活的态度的严肃,他的正义感和温暖的心。”[③d]

《离婚》中一群在衙门中混事的小职员的人生哲学、生活态度可以用“敷衍”二字概括,因此在恶欲横流的腐朽社会里要混下去只能苟且、妥协、软弱地向一切既成秩序低头,做出一桩又一桩可卑可笑的事情来。是不公正的社会扭曲了他们的灵魂,是沉重的封建思想文化桎梏了他们的精神。然而,他们对造成人生悲剧“只剩了一团黑气,没有半点光亮”的世界没有认识,也从不希图进行改造,他们保持着原地踏步的态势,继续昏天黑地的混下去。在这群小人物中,老李是唯一带有一点光亮的人物,他终于无法忍受折磨辞职回了乡下。这件事在死水一潭的财政所引起的震动无异于晴空霹雳,这群小人物“好像白天见了鬼:‘老李这家伙是疯了,疯了!辞了职!辞!’这个决想不到的‘辞’字贴在大家的口腔中,几乎使他们闭住了气。”特别是被祸害得惨不堪言刚刚缓上一口气来的张大哥也认为老李此举太“奇怪”了,“诚心的为老李难过”,竟然说:“老李不久就得跑回来,你们看着吧,他还能忘了北平跟衙门?”

读到这里,有谁还能为这群卑微人物做出的种种可笑事情笑出声来!我们只能感到巨大的心灵撞痛,这是多么可诅咒的滞重的时代!在愚昧中沉沉昏睡的民族何时觉醒啊!如果不是出于对祖国的现实作严肃的思考,如果不是对民族的现状抱以深沉的历史责任感,是绝不可能写出如此撼人心魄的一篇文字来的!

深刻的思想内容,有赖于精湛的语言艺术表达,《离婚》可谓二者统一的典范。整部作品俗白如话,清浅易懂,如同清澈的溪水自然流畅,恰如老舍所说:“把顶平凡的话调动得生动有力”[①e],“把白话的真正香味烧出来。”[②e]比如作品中写西四牌楼早市一段:

猪肉、羊肉、牛肉;鸡,活的死的;鱼,死的活的;各样的菜蔬,猪血和葱皮冻在地上;多少多少条鳝鱼和泥鳅挤在一汪儿水里乱挤,头上顶着冰凌,泥鳅的眼睛像要给谁催眠似的瞪着。……鱼摊边吆喝着腿带子:“带子带子,买好带子。”剃头的人们还没来,小白布棚已经支好,有人正扫昨天剃下的短硬带泥的头发。拔了毛的鸡与活的鸡紧邻的放着,活着的还在笼内争吵与打鸣儿。贩子掏出一只来,嘎——啊,嘎——没打好价钱,拍的一扔,扔在笼内,半个翅膀掩在笼盖下,嘎!一只大瘦狗偷了一挂猪肠,往东跑,被屠户截住,肠子掉在土上,拾起来,照旧挂在铁钩上。

老舍研究活画出北京市民人物的灵魂——评老舍的长篇小说《离婚》… 共有9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页次:5/9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