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专题]话剧研究

园内开花园外香——浅谈话剧《立秋》中《清风亭·认子》一场

收录:2008-5-28  作者:李健  来源:网络搜集  点击:970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话剧研究专题、或者李健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话剧《立秋》讲述的是“丰德”票号马洪翰家族在民国初年时局动荡之时,面临的存亡考验,宣扬的是“勤奋、敬业、谨慎、诚信”的价值理念,倡导“天地生人,有一人应有一人之业;人生在世,生一日当尽一日之勤”的奋斗精神。“丰德”票号总经理马洪翰面对客户挤兑、天津票号被烧、大批国内外借款不能收回的困境,严守祖训,誓死为“丰德”票号护碑守门;副总经理许凌翔则主张革新,顺应潮流,抓住机遇,将“丰德”票号融入现代银行业的轨道。两个情同手足的挚友围绕票号的发展发生激烈交锋。昌仁与瑶琴是许马两家因商业利益而联姻的一对不幸儿女,瑶琴在绣楼上苦等昌仁六年,可是昌仁留学归来,另有所爱。马洪翰之子马江涛视戏如命,弃商从艺。父子近在咫尺,却陌路天涯。传统与革新、理智与情感,矛盾交错,悲情交织,让人感叹。

从戏剧的矛盾冲突发展来看,《立秋》主要从两个方向展开,一是“丰德”票号的命运。马洪翰主张严守祖训,为票号护碑守门。许凌翔则主张顺应时代潮流,改革票号体制,预备入股国家银行。二是马家与许家几代人的情感纠葛。上一代人马洪翰、凤鸣、许凌翔的情感纠葛;下一代人瑶琴、许昌仁、文菲的情感纠葛。这两条线索的交织既从宏观上融入了时代背景,使全剧立意高远,又从微观上结合了传统家族儿女的爱恨情仇,这样就好比建构了一张巨大的网,把家族兴衰、国运维新、儿女情长笼罩其中,这似乎也是一出大戏所必须具备的。应该说话剧《立秋》处理这些矛盾还是比较到位和深刻的,这也是《立秋》自开演以来盛况空前,好评如潮的原因。

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到这出话剧还行进着的另外一组矛盾,就是马洪翰和儿子马江涛之间的冲突。马洪翰一心希望儿子学习经营之道,传承家业,而马江涛视戏如命,弃商从艺,为追求自己的事业,负气出走。《清风亭》“认子”一场,父子近在咫尺,却陌路天涯。一曲晋剧《清风亭》述尽天下父子情,可惜同这一段戏中戏一样,父亲有意叫回儿子,儿子却意在告别商界,马洪翰与凤鸣只能慨叹:江涛不在,人去楼空。《清风亭·认子》配合以晋剧的唱腔,更显苍凉遒劲,衬出戏中人物的悲凉心情。

《清风亭·认子》这场戏的确别有一种凄凉之情,但是看完这出戏,却总给我一种疏离的感觉。就好比园内开花园外香,《清风亭·认子》一场是《立秋》这个“花园”里精彩的一枝,生长于这个园中,但是却把好看的花和好闻的香逸出园外,没有和园内其他姹紫嫣红的花一起为全园增色添艳。虽然这是一场感人的认子戏,道出了父子陌路的悲凉,但是总不能和全剧的冲突发展和感情变化连接在一起。仿佛《清风亭·认子》这场戏在《立秋》中的位置如晋剧唱段在话剧中的位置一样,是一场好戏,但不是一个好的关节点,它不能够集中剧中的冲突,似乎并不能够凝聚全剧的感情焦点。实际上《立秋》从第三场马家议事厅里的交锋和第四场马家花园内的“婚变”闹剧已经把全剧的冲突推向高潮了。在这两场中,剧中的两个主要矛盾都发展到极点,围绕“丰德”票号的生存,马洪翰与许凌翔的矛盾也终于极端化。同时在瑶琴走下绣楼,却发现昌仁与文菲已是恋人之时,昌仁与瑶琴的爱情梦幻终成悲剧,许家与马家两代人的情感纠葛至此也已全面爆发。全剧在的矛盾冲突和情感发展至此也达到顶点,而《清风亭·认子》在这个时候的出现,并没有将全剧的矛盾推向新的极点。如果我们可以推断编剧的意图是想通过写马江涛的新选择,背弃了父亲的传承愿望,使多事之秋的马家雪上加霜,同时这也寓意着时代变了,个人的选择要变,家族的思维要变,票号的经营也要变,这样《清风亭·认子》这场戏就与全剧的主题相契合。

园内开花园外香——浅谈话剧《立秋》中《清风亭·认子》一场 共有2页,您还有1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尾页  页次: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园内开花园外香——浅谈话剧《立秋》中《清风亭·认子》一场》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园内开花园外香——浅谈话剧《立秋》中《清风亭·认子》一场》点赞!
精彩图文
南明何以短暂
南明何以短暂…
钟祥有个冯道信
钟祥有个冯道…
田园的诗境
田园的诗境
被遗忘的顾随——品读《顾随诗词讲记》
被遗忘的顾随…
回首世事只茫茫
回首世事只茫…
我们都是一只只街猫
我们都是一只…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