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文化综合

小语种翻译:繁华背后的忧思

收录:2012-5-19  作者:张璐诗  来源:《新华文摘》2007年第17期  点击:1169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张璐诗评论集  
联盟网站www.ilf.cn低价转让,现寻求合作伙伴。有意者,请联系群主夏津——QQ:504582083,手机:13801035796。

经不起推敲的繁华

我们定义的“小语种”,是排除联合国通用语种(英语、中文、法语、俄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外的所有语种。事实上,跨文化时代的到来,交流和对话的增多,令市场上的小语种图书逐渐与英、法语图书平分秋色。

就以2006年至2007年间为例。我们只要环顾左右:2006年诺奖得主帕慕克的代表作《我的名字叫红》、《白色城堡》,捷克诗人塞弗尔特的回忆录《世界美如斯》,译介进国内后,都是畅销或受到高度关注的作品。还有捷克文学大师赫拉巴尔最著名的中篇小说《严密监视的列车》、蒋承俊译的大部头《捷克文学史》,艾柯的小说《波多里诺》,《玫瑰的名字》、《洛阿娜女王的神秘火焰》、《昨日之岛》等等,都是值得珍视的成果。据说2007年内卡尔维诺的几个单行本还会陆续面世。

然而细看,这是经不起推敲的繁华。引用我国专门从事东欧文学研究的老专家冯植生的一句话:“现在的情况是,东欧有人拿了诺见尔奖,国内却没有人了解。”捷克诗人雅罗斯拉夫·塞弗尔特1984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其引入瞩目的回忆录《世界美如斯》的中译版去年才现身。而参与翻译该书的翻译家杨乐云,也参加了从1999年开始的翻译赫拉巴尔文集的庞大工程。只是到了今天,距离这位捷克文学大师的19卷文集中译本全部面世依然长路漫漫;而当年杨乐云所在的中国社科院外文研究所东欧文学组,几年前早已解散了。

目前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译者。帕慕克的横空出世捧红了一个沈志兴,可全国上下找,似乎也就一个人能翻译土耳其文学。

“五四”时期的“开天辟地”

这跟从前小语种有过的黄金时代相比,实在让人忧思。我国的小语种翻译,与整体文学翻译一样,主要经历了几个转折:一个是20世纪初,由“五四”新文化运动点燃了火种:文学翻译的重任,是从外国作品中寻找新思想,改造传统的语言。到了抗日与解放战争时期,并未停止发展的文学翻译,则从精神上鼓励国民抵抗外侵,一个典型便是傅雷翻译的《约翰·克里斯朵夫》。接着是“文革”的空白过后,改革开放以来翻译界格局的重新“洗牌”。

当年,《新青年》杂志是译介外国文学的重要阵地。最早的介绍便是一些小语种作品:1918年6月出版的“易卜生专号”,把与传统势力对着干的《娜拉》剧本介绍了进来。1921年初文学研究会成立,翌年沈雁冰亲自主编革新版的《小说月报》,出版了“被损害民族的文学号”,“泰戈尔专号”、“安徒生专号”等陆续问世。

这时的文学翻译界,有鲁迅、沈雁冰、瞿秋白、耿济之、郭沫若、郑振铎等人“开天辟地”。鲁迅的翻译包含了日本、东欧国家的文学作品。而沈雁冰经常在《小说月报》上编译弱小国家和民族的文学作品。德国文学由郭沫若撑起一片天,他翻译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和《浮士德》,在当时擦亮了爱书人的双眼。郑振铎自1922年起接替沈雁冰主编《小说月报》。他每期撰写《文学大纲》,对古今的外国文学做了系统的介绍,还向读者译介了印度泰戈尔的诗集多种。潘家洵则翻译了易卜生等人的作品,在推崇外国戏剧方面居功至伟。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小语种文学翻译的火种并没熄灭。比如如今全国只有一所高校(上海外国语学院)开设专门课程的古希腊语文学,当时就有罗念生、叶君健等人担当顶梁柱。《译文》杂志在1953年复刊,从1959年起改名《世界文学》。当时俄国文学虽然始终占据“垄断”地位,但东南欧国家的文学译介也不逊色: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南斯拉夫、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等国,都受到国内读者关注。而为一代“文青”津津乐道的波兰的密茨凯维奇、匈牙利的裴多菲、保加利亚的波特夫的诗歌作品,都是在此时“进口”的。而当时蒋承俊还翻译了捷克作家伏契克的代表作《绞刑架下的报告》,该书已成为一代人的记忆符号。

小语种翻译:繁华背后的忧思 共有3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 网友点评
  • 点赞一族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小语种翻译:繁华背后的忧思》点评。
 ※ 水平一般哪?!暂时还没有网友给《小语种翻译:繁华背后的忧思》点赞!
精彩图文
好作风引领好风气
好作风引领好…
孔子为什么不算卦
孔子为什么不…
关于文化
关于文化
开拓者之歌
开拓者之歌
一个孙大圣难掩动画短板
一个孙大圣难…
角色转换中的精神坚守
角色转换中的…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