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

谢望新的1980年代

收录:2012-5-19  作者:郭小东  来源:《南方文坛》2008年第1期  点击:1046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郭小东评论集  

我愿意绝不虚伪地说,没有一个广东作家不希望得到来自北方,更准确地说来自北京的认同。故稍有可能,广东作家作品,其讨论会都首选在北京召开;若在广东本土召开,也必得邀请一大批来自北京的评论家们,花重金请来,哪怕是对作品说几句无关痛痒的感言,也因之荣耀加身。指出这一点,再回过头来,重新体味谢望新的“走出五岭山脉”的文学期许,其中深藏的历史文化隐曲,是有深刻现实感悟,又是蕴含着地域的历史之痛的。这并不影响这个文学口号的理性高度。我理解谢望新提出这个口号,不仅止于希望更多的广东作家作品跻身于全国优秀行列,更在于希望广东作家,在深刻理解广东的同时,在全国背景上展开对广东本土的文化认知,冲破狭隘的地域文化樊篱,而实现文学的大气象和大作为。这是“走出五岭山脉”的基础。

1989年,谢望新在经过了五年的新时期文学历练和思考之后,他又提出了建立“广派文学批评”的口号,并以其自身的文学实践,证明了广派文学批评的建构实力和实现的可能性。这是一个“向内看”的口号。旨在构筑广东文学批评独特的形态、品格、风貌与个性。

这个口号的提出,直逼文学批评的文化主体性,也即对批评内部的文化构成,取其师法源流的内容和形式。谢望新是较早也较敏锐地把广东的当代文学批评,置于广东文化地理和历史传统之中,进行审视进行建设的先行者之一。他写道:“以广东为典型代表的南方文化,已从原来地域意义上的大南方文化中区别与独立了出来;以京派为代表的中原文化,以海派为代表的大南方文化,以广东为典型代表的南方(岭南)文化,形成了当代中国文化的三个主要潮流。”而南方文化,因伴随着无可抗拒的改革开放大潮的进一步兴起,现代商品经济运动的进一步发展……将更加使地域性与超越性、时空性与超前性、个性与时代趋向性紧密结合。

谢望新的断语虽然没有得到全方位的实现,但十几年之后的广东文化的确如他所预言的,正经历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超越,这就是新移民状态下,南方文化的重度改良。我称其为文学的新南方主义的文化现象。二十一世纪广东对于建成文化大省的努力与期许,也暗合他当初对于广派文学批评的建设性刍议。

这些文学口号的提出,都是植根于广东本土文学,在外砾冲击下不得不思索的话题。谢望新是1980年代广东批评家中,少数把文学批评目光射向全国,和中国新时期文学走向保持着同步距离的人。1980年代初期,他与李钟声就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对当时比较活跃的广东本土作家的创作评述,合著了评论集《岭南作家漫评》。1980年代中期,他开始把评论视野扩展到全国,密切关注新时期文学动向。《〈愿这里长起参天大树——读全国部分获奖作者、优秀青年作者小说专号〉致“延河”编辑部》、《“文汇”的风格——兼评〈文汇月刊〉1984年报告文学》、《在对生活思考中的探求——读1979、1980年的中篇小说》、《真实的,更是文学的——关于报告文学的一个观点》、《历史会记住这些名字》、《女性小说家论》、《夫妇作家论纲》、《中年女性评论家论》。这些宏观绪论,是他站在文坛制高点上的发言,也是他从广东本土文学出发,追寻文学的全局观念的牛刀小试。这是以往广东文学批评家较少涉猎的领域。同时,他的评论目光也逡巡到文学的远处,而不仅仅是本土的文学圭臬。批评的史诗角度是不囿于地域却充分散发着地域的魅力的。所以,进入他评论视野的作家作品,其地域意义是开广的。许多外省作家作品成为了他挥斥方遒的对象。他非常自觉地将自己拔离了广东评论家的限制范畴,而置身于中国新时期文学的批评群体之中。

谢望新的1980年代 共有4页,您还有2页没有浏览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4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