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网络文学联盟理论评论当代文学[专题]军旅文学

中国当代军旅文学的“第四次浪潮”

收录:2012-5-19  作者:朱向前  来源:《南方文坛》2005年第2期  点击:3245
赞一个 赞 0  损一下 损 0
更多精彩文章,敬请点击浏览军旅文学专题、或者朱向前朱向前评论集  

与周大新的《第二十幕》不同,阎连科在《日光流年》中把目光投向了现实。阎连科能写出《日光流年》是令人惊异的,惊异之处在于:90年代以来,阎连科是以新乡土小说家和新军旅小说家的双重身份崛起于当代文坛的。其写作风格和写作对象比较吻合,偏于“实”的和“土”的一路,正好是“虚”的和“洋”的《日光流年》的一个反照。如果说,此前阎连科“以最洋的形式来写最土的故事”的《年月日》在圈子里博得了一片喝彩,但美中不足依然存在,借鉴的蛛丝马迹过于明显——《年月日》很像一个完美的《老人与海》的中国版本,它的人物,它的象征寓意,它的叙述节奏都容易使人想起海明威。而《日光流年》就大为不同了,就像一位高明的花匠,把各种外来的肥料、养分都深深地埋进自己的土地中,最后长出了一朵中国的奇异的花。首先,《日光流年》直逼死亡主题的异乎寻常的勇气和镇静给人以震撼。它讲述的是一个闻所未闻的惨烈的死亡故事——数百口三姓村人为了战胜40岁的生命极限而不停歇地与宿命奋斗抗争。他们卖淫、卖人皮、引水、翻地、种油菜,为死而生,为生而死,在一次次绝望的循环往复中展示了希望的力量,在一次次失败的无情命运里歌颂了精神的永恒。这是一个以死亡写生存的主题,以死亡的虚无和不可战胜来反观生存的意义和无意义,生命的真谛蕴藏于故事的荒诞之中。这是一个中国农民生存韧度的现代象征,一则人类社会渴望生命长度的古老寓言。其次,《日光流年》繁复而精巧的结构表现了作家对长篇小说本质某种独到的理解。长篇小说可以是重思想的,重生活的,重故事的,重人物形象和命运的,但也可以是重结构的,阎连科显然是偏于后者或至少是将结构和其他元素等量齐观的。结构服务于内容,但也能深化内容。《日光流年》从后往前,从死到生的总体倒叙就大大凸现了死亡的主题,极度强化了对生之来路的回归与眷恋。但五卷各个不同的文体变化,在简单中寻求复杂,在和谐中富于变化,在宏大中追求精致,充分显示了结构的独立意义和独特魅力。最后,《日光流年》以其语言的华丽与铺排,展现了作家挑战汉语写作极限的决心与才气。一般说来,“写短篇就是写语言”(汪曾祺语),而对于长篇小说的语言则似乎不必过于苛求和考究。但阎连科却不服这口气,偏要铤而走险,以短篇的语言来要求长篇,四十余万字几乎是句句琢磨、一丝不苟,到处运用感觉的互通、夸张与变形,充满了魔幻色彩、神秘意味与诗化氛围。读来如梦如靥,虚无缥缈,扑朔迷离。一部长篇小说的语言达到通篇的陌生化效果,确实不易。以此几点为参照,作家此后的《坚硬如水》、《受活》则反倒有所不及。

中国当代军旅文学的“第四次浪潮” 共有12页,您还有4页没有浏览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  页次:8/12
我来说两句......
赞一个  损一下
热门理论专题
理论评论
名家评论专栏

Microsoft OLE DB Provider for SQL Server '80040e14'

ݿ 'i9a7b81124b5h2a1c0l2n6e8' ־Ҫ޷־еĿռԭ sys.databases е log_reuse_wait_desc С

/Theo/Show.asp 92